隐形穷人“破局”:女白领千万巨款打赏女主播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戴志军

豪掷千万打赏女主播,这样的人一定是男性土豪吧?错!这个烧钱打赏女主播的人也是个女人,名叫龚莉,只有26岁,是上海市一家装饰公司的出纳。一个女出纳,为何为了另一个女人而不惜代价?

2018年4月,涉嫌挪用资金罪的龚莉被上海市检方批捕。随着案件侦破工作的深入展开,令人唏嘘的隐情也浮出水面……

隐形穷人:女出纳的都市生活很讲究

2017年2月底的一天晚上,上海市一家装饰公司的出纳龚莉,躺在租住的公寓里,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逛一逛各大网上品牌商城,或者刷刷朋友圈,借以打发无聊的时光。这时,闺蜜给龚莉发来了一条微信: “小莉,明天有场演唱会。怎么样?约吧!”听说有演唱会,龚莉高兴地回复“:好!”看着单价高达600元一张的票价,龚莉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果断下手了……

1992年,龚莉出生在江西省上饶市。2014年,从上海市的一所大学毕业后,龚莉应聘进了上海的一家装修公司担任出纳。离公司20公里左右的地方,有尚未开发的城中村,房租比较便宜,1000,1000元能租到30余平方米的单间。但龚莉觉得那个地方太LOW,最终在公司附近的一个高档公寓里,和另一个女孩合租了一套40平方米的房子。尽管房租贵了一倍,但她仍觉得划算。

和大多数同龄女孩一样,龚莉的吃穿用度十分讲究。各个季节流行的服装款式,她的身上一定会有;口红用的不一定是最贵的,但一定是有品位的;公司20多岁的女孩几乎都办了健身卡,龚莉也不例外。龚 莉还是一家高档发廊的VIP会员,每个季度充一次值。虽然每次的洗发剪发要消费80至150元不等,但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此外,龚莉在微信朋友圈里,时不时地晒一些外出旅游的照片。这次是在云南省的西双版纳看大象,下次则到哈尔滨赏冰雕,或者到海南省三亚市的海湾冲浪。其间,她会买一些小手镯、工艺品等东西,在朋友圈秀一秀。

作为国际大都市,上海经常会有世界各地的歌星来演出。知道龚莉爱看演唱会,闺蜜们经常拉着她一起去听。所以,这一次,当闺蜜将演唱会的信息透露给龚莉时,她才会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张门票。

在那次演唱会上,龚莉认识了徐志林。同样来自江西省上饶市的徐志林,目前在上海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任市场部主任。乡音让两个年轻人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演唱会结束后,他们交换了手机号、微信等联系方式。此后,徐志林对龚莉展开了追求,常常开着他的宝马车来装修公司接她。有一次,天下暴雨,徐志林与龚莉两人都忘了带伞。徐志林二话没说便脱下外套,给她遮上,而自己却淋感冒了。此举令龚莉十分感动,她接受了他的爱情。

接下来的一两个月时间里,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那个周六的上午,徐志林说要开车带龚莉外出兜风。路过一个刚刚开盘的小区时,徐志林将车开了进去。龚莉问他想干吗,徐志林笑着说“:咱俩的事,我已经告诉我爸妈了,他们非常高兴,并催促我们抓紧时间结婚。所以,我想物色物色婚房。”

在置业顾问热情的介绍下,徐志林最终看中了一套面积97平方米的房子。置业顾问帮他算了一下,

房子总价要805万。首套房,首付只需三成,即240余万。徐志林说,他第二天就交首付款。

离开楼盘上车后,徐志林一边开车,一边对龚莉说“:在市区还能找到这样的房子,真是幸运。我手里的钱差不多有200万,只差40万,就可以交首付了。”说完,他瞟了一眼龚莉。龚莉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后大气地说“:剩下的钱我来搞定!”

次日上午,徐志林问龚莉,钱准备好了没有?置业顾问已经催他交款了。龚莉称自己的钱都在股票账户里,转出来需要时间,让他等两天。

可一周过去了,龚莉那边的40万还是不见踪影。徐志林只好再次追问她。龚莉称这几天情况不妙,她手里的好几只股票都跌破了发行价,钱全被套在里面了。她正在想办法,看能否找其他人先借一点,待大盘回暖后,再还给别人。

一天上午,徐志林和龚莉证券账户所在的一家证券公司的朋友聊天时,试着打听情况。巧的是,徐志林的这位朋友,正好是公司客户部的,掌握着所有客户的数据。他查了一下,发现客户里根本就没有龚莉这个人。当晚,徐志林将龚莉约出来,质问龚莉为什么要骗他?龚莉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终只能坦白: “我确实很想和你一起把首付款凑齐,可我手上确实没钱,你不要因此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徐志林叹了口气“:其实,你早点告诉我,我也能理解,我只是无法接受你几次三番地糊弄我。”说完,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到柜台付了账,而后悄然离去。留下龚莉,独自在那里黯然神伤。

徐志林的绝情离去,让龚莉痛苦了好久。和多数九零后大学毕业生一样,龚莉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不仅仅希望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更追求一种有品位的生活。难道,这有错吗?

龚莉的父母是普通工人。因为她是独生女,所以被父母奉为掌上明珠,即使自己的日子过得再苦,也绝不让女儿受半点委屈。所以从小学到大学,并非富人家孩子的龚莉,从未感受过经济上的窘迫。

毕业并参加工作后,龚莉依然在消费上不吝支出。可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她,工资只有区区4500元。每个月的房租水电,就要花走她工资的一半。而同龄女孩们钟爱的健身、旅游、购物等时尚生活,她却一样都不想落下。虽然这些消费都并非高大上的土豪生活,却十分精致讲究,同样需要一定的财力支持。龚莉区区数千元的月薪,常常不够花。

好在父母虽然不富有,但几十年辛苦劳碌下来,多少有点积蓄。独生女在上海一个人打拼不容易。所以,女儿一次次地要钱,父母也就一次次地满足。除此之外,她还办了两三张信用卡。每张卡的消费额度虽然只有一两万,但加起来也很可观。且每个月最低还款额度只有几百元,万一哪个月透支特别多,她还可以透支此卡去还彼卡。毕业两三年来,她的信用卡就从来没有还彻底过,一直欠着钱。因为生活讲究精彩,很多人都觉得她有钱。只有她心里明白,自己是个负翁,隐形的穷人。带着感情失败的伤痛,以及对高房价的望而却步,龚莉继续着她“穷开心”式的讲究生活。一天晚上,身上无钱的龚莉,龟缩在自己租住的公寓内刷手机时,进入了一个公司同事推荐的直播间。房间里,女主播声情并茂的歌声,瞬间吸引了龚莉的注意“。每当累了,总想有个伴。不是一杯咖啡一本书的夜晚,偶尔也能习惯……”

熟悉而亲切的民谣旋律,将龚莉带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那个时候,大家除了学习之外,什么都不用管。而现在呢,买房、结婚,哪一样能够回避?

现实生活越逼仄,龚莉就越想寻求解脱的路径。这个名叫杨楠楠的女主播似乎真切地感受到了龚莉的心思,字字句句,每个音符,都唱到了她的心坎儿里。当天晚上,她毫不犹豫地买了份价值68元的礼物,打赏给了女主播。

见龚莉第一次来自己的直播间,就出手大方,女主播高兴得连声道谢。其他粉丝们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新来的朋友,有几个网友甚至更直接地对龚利说“:土豪,我们做朋友吧?”这种现实生活中很难享受到的虚荣,让龚莉的幸福感爆棚。

杨楠楠的粉丝,简称“楠粉”。公司的几个同事都是忠粉。在她们的告召下,龚莉经常会去逛,攀比着打赏。渐渐地,龚莉被杨楠楠注意到了。每次只要龚莉一进直播间,杨楠楠就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我的女神来了,楠粉们鼓掌致敬。”一些忠实的楠粉,便纷纷给出鼓掌欢迎的表情。那一次,杨楠楠一连唱了8首民谣。楠粉们纷纷打赏,金额从10元至100元不等,并吆喝着龚莉“:女神,怎么还不下手?”被楠粉们这么一闹,龚莉当即打赏了600元,直播间里一片欢腾。

4月,杨楠楠所在直播平台和其他直播平台举行“打榜”比赛,粉丝越多,打赏越多,主播的名次就越靠前。杨楠楠向自己的粉丝发出号召,恳求大家多为自己助力。

比赛开始后,杨楠楠的名次一路领先。但是,另一家直播平台一个名为Mark的男主播,却像一座大

山堵在杨楠楠的面前。眼看比赛离结束只剩3天了,杨楠楠比排在第一名的Mark还差1.8万元的打赏金额。楠粉们纷纷叫嚷“:大家加油啊,把我们的女神楠楠抬上去哇!”有的楠粉则呼吁“:平时那几个土豪呢?此时正是你们表现的时候。”在这种氛围下,有几个打赏排名靠前的人,纷纷使出了洪荒之力,可一圈打赏下来,不仅未能让杨楠楠超越Mark,差距反而扩大了。情急之下,龚莉补办了几张信用卡,将每张卡的2万元额度全部用完,一次性给杨楠楠打赏了10万元!

于是,赛场形势逆转。比赛结束时,杨楠楠以高出第二名8万元的绝对优势,摘取了当期的桂冠。

龚莉豪掷千金的作派,不仅让所有楠粉肃然起敬,其他直播平台的粉丝也知道了她的大名。那天上班的时候,企划专员小敏看见龚莉后,给她竖了个大拇指“:莉姐,你牛!看不出来,深藏不露啊。”原来,小敏是另一家直播平台的粉丝,目睹了龚莉豪掷千金打赏的作派,猜想她肯定是个富二代。小敏的恭维与讨好,让龚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狂欢“破局”:人生失控滑向深渊

2017年5月中旬,当龚莉再次打赏杨楠楠时,却发现自己的卡上的余额仅剩区区230余元!那天晚上,龚莉本来不想进直播间,但还是忍不住进去了。杨楠楠见她进来,马上笑颜如花“:我的女神,你来啦!还以为你要抛弃我们这些崇拜者了呢。”楠粉们也纷纷向龚莉问好。不忍拂了杨楠楠及楠粉们热情的龚莉,再次打赏了200元。

次日中午,吃完饭后,会计小余去了洗手间。办公室里只剩龚莉一个人。看着小余办公桌上随手放着的U盾,一个邪念突然出现在龚莉的脑海里:若利用自己保管的U盾制单,再利用小余的U盾审核出钱,一定会神不知鬼不觉。反正公司的钱花几年没问题。等自己将来赚了大钱,悄然还上就是。

由于小余和龚莉一个是会计一个是出纳,平时相互借U盾,都知道对方的密码,所以,龚莉果真很隐秘地将此事给做了。第一次,她将公司账上的20万转入了自己的账户。此后,龚莉着实忐忑了几天。可她发现,公司对此毫无觉察。如此一来,她的胆子更大了。

在此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龚莉继续挪用公司的钱款,频繁地打赏各个平台的主播,当然,仍以打赏会唱民谣的杨楠楠为主。直到10月底的一天,她悄悄整理公司的账目时,才赫然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地挪用了公司高达千万元的公款!这一次,龚莉是实实在在地害怕了。为了填补公司的资金缺口,龚莉再次挪 用近700万元用于理财和炒股,希望能赚钱将窟窿补上。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快钱可赚?

2017年12月,龚莉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被公司领导找去谈话了。原来,公司年底扎账,一盘点,发现竟有1000多万资金无法对上账。仔细调查,发现问题出在龚莉身上。考虑到她只是个25岁的姑娘,公司领导决定给她一个机会,暂时没有报案,只是让她尽快将钱款补上。龚莉赶紧将自己用于理财、炒股的钱全部转了出来,还给了公司。可这些钱还远远不够。

万般无奈下,龚莉找到女主播杨楠楠。杨楠楠原以为龚莉是个土豪,没想到打赏自己的钱竟是挪用的公款。根据法律规定,杨楠楠的钱不适用善意取得。综合这两条,杨楠楠将自己所得的300多万,悉数还给了龚莉。但炒股亏空以及平台消费的另一部分钱,则很难追讨回来。无奈之下,公司报警。

经警方初步调查,2017年5月至2017年12月间,犯罪嫌疑人龚莉利用职务之便擅自挪用公司银行账户资金1900余万元人民币,及其管理的保险箱内现金130多万元人民币,均未在公司财务账面作记载,至案发尚有900余万人民币无力归还公司。龚莉到案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称挪用的上述公司资金中,有670万元人民币被其用于个人炒股及理财,其余钱款均被其用于打赏网络直播平台主播。

2018年4月,龚莉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上海检方依法逮捕。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 隐形穷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未解决温饱的穷人,而是因为选择一种超过自己收入能力的生活方式,使他们看上去有钱,实际上很穷,存款甚至为负数,而这必然造成表面的体面和现实的窘迫产生冲突,一旦失控,就是一场人生灾难。

●励 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