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妻何辜?“戏精”老公的离婚突围阴诡连连

Zhiyin - - 目录 - □ 编辑/张 哲

韩晓舟与吴丹是陕西省榆林市一对结婚才一年半的90后夫妻。婚后不久,两人就发现彼此不合适,矛盾频生。韩晓舟提出离婚,但遭到怀孕的妻子和双方家长的强烈反对。此后,韩晓舟处心积虑精心谋划,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惊险大剧。2017年12月,当他的精彩演技被揭穿,一场悲剧令人唏嘘—————

车祸背后有蹊跷:真相触目惊心

2017年12月13日傍晚时分,陕西省榆林市的吴强和妻子反复拨打女儿女婿的电话都无人接听,夫妻俩坐立不安。就在几个小时前,女婿韩晓舟载着女儿吴丹离开娘家回清涧县的家,早该到了,却没有打来电话报平安。吴强拨通了亲家的电话,听到亲家说,他们也联系不上两个孩子,也正担心中,吴强和妻子更加心慌了。万没想到的是,最终等来的竟是民警的电话。当听到“你的女儿和女婿在210国道出了车祸,请速来现场”时,吴强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跌跌撞撞就拉着妻子往事故现场赶去。

原来,就在十几分钟前,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在210国道清涧县境内石咀驿路段发生一起车祸。清涧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来到现场

后,只见一辆白色轿车歪倒在路边的浅沟里。交警打开车门,发现副驾驶位的女性已无生命迹象,正驾驶位的男性呈昏迷状态,民警立即将其送往清涧县人民医院救治,并通过两人手机通讯录通知了家属。

吴强和妻子来到现场,看到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女儿此时已阴阳两隔,禁不住嚎啕大哭。女儿才23岁呀,是夫妻俩的掌上明珠,并且已怀有8个月的身孕,夫妻俩怎能接受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现实?随后赶来的韩晓舟父母也难掩悲伤,与亲家抱头痛哭。得知韩晓舟昏迷不醒,四位老人又急忙赶往医院去看望劫后余生的他。来到病房,只见韩晓舟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医生说刚做过CT,并无大碍。吴强心中陡生疑惑:为什么女儿在车祸中丧命,开车的女婿却毫发无伤?既然没有受伤,又为何昏迷不醒?再联想到女儿女婿之前的激烈矛盾,吴强越发觉得这起车祸也未免太蹊跷了!第二天,吴强来到清涧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得知韩晓舟刚刚被以“交通肇事罪”立案,他 向民警提出了自己的质疑。民警说,通过对事故的调查,他们也感到了蹊跷。因为据事故检测,事发时韩晓舟驾驶的车辆时速只有56公里/小时,且车辆基本无损。韩晓舟称,他是在行驶过程中,迎面开来一辆大货车,他为躲避该车,一打方向盘,就把车开到了沟里,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交警随后通过调取事发路段视频监控,发现并无这样一辆大货车。同时从监控视频中发现,韩晓舟驾车到事故现场仅仅五六公里的路,他却走了足足两个小时,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很快,交警将该案移送至清涧县公安局刑警大队。

刑警的调查取证,更加印证了大家的怀疑。韩晓舟面对警方的讯问,表情平静对答如流,看不出任何悲伤,根本不像是丧妻之人。而据与韩晓舟同病房的病友家属反映,韩晓舟每天晚上都跟一个女孩视频聊天到很晚,白天则呼呼大睡,根本不像是一个刚刚死了老婆和出了车祸昏迷的人。面对刑警将一个个质疑和证据摆在面前,韩晓舟终于承认:他是因为在车里跟妻子发生了争吵,激动之下才将车开进了沟里,而他与妻子争吵的原因是,妻子有了外遇!他还告诉民警,妻子的外遇对象名叫张卓,住在清涧县东安大厦。可民警到该处核实,却根本没有张卓这样一个 人。同时,经法医和专家联合对吴丹的遗体进行鉴定,结果也戳破了韩晓舟的谎言:吴丹的死因系机械性窒息,属他杀!至此,警方将韩晓舟列为重大嫌疑人进行立案调查。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无法自圆其说的韩晓舟终于低下头承认,是他在车内杀害了妻子,随后制造了车祸的假象!

离婚不成生邪念“:戏精”的突围阴诡连连

1992年出生的韩晓舟是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人,在一家公司做铲车司机。2016年初,经人介绍,他与小他三岁、在清涧县一家公司工作的榆林市女孩吴丹恋爱,半年后结婚。在他人眼里,小两口有房有车,工作稳定,日子过得相当不错。然而,婚后不久,两人就开始争吵不断。吴丹怪韩晓舟极度自私,从不知道关心自己;韩晓舟则认为妻子娇气不爱做家务,又不会说话,性格太内向,难以沟通。结婚不到一年,他就提出了离婚。而那时,吴丹刚被查出怀孕,她念及肚子里 的孩子,坚决不同意,并求助双方家长对韩晓舟进行劝解。几位老人都认为,两人刚刚结婚不久,即使有了矛盾也应想办法解决,修复夫妻感情,而不是轻易就提离婚。况且吴丹还怀着孩子,要韩晓舟多多体谅妻子。起初,韩晓舟态度坚决,非离不可,要吴丹打掉孩子。韩父求韩晓舟看在自己面上,一定不能离婚。韩晓舟这才心软下来,答应再相处一段时间看。

此后,随着吴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妊娠反应也越发强烈,更不能做家务了。韩晓舟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婚后他每天工作到很晚疲惫不堪,回家还要自己动手做饭,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却还要搞卫生。妻子有时说想吃酸的,他烦不胜烦,气鼓鼓地去买回来,不耐烦地丢给她。吴丹一心等待小生命的出生,以为有了孩子,做了父亲的韩晓舟就会有所改变,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隐忍最终会换来一场灾难。

2017年上半年,上网解闷的韩晓舟在一个论坛里结识了比他小两岁的女孩郑红。郑红也是清涧县人,在西安市一家公司工作。见韩晓舟头像上的照片挺拔而帅气,又得知他年纪轻轻已有房有车,郑红怦然心动。听他说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她善解人意地说: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你可要注意休息,身体是本钱,年

轻的时候不注意,等老了身体也垮了,后悔都来不及……”韩晓舟从未听到过如此贴心的话,感动不已。他假称自己未婚,对郑红展开了追求。一个月后,韩晓舟去了西安。见面后,两人彼此更加满意,很快爱得如火如荼,开始以“老公老婆”相称。

有了郑红后,韩晓舟离婚的心情更加迫切了。可吴丹仍是态度坚决:不离!再说多了,吴丹就要找公婆和父母来。韩晓舟见这条路走不通,便开始琢磨:只有自己抓到吴丹的把柄,才能顺利离婚。可吴丹一向安分守己,实在挑不出大毛病,怎么办呢?几天的冥思苦想后,他计上心来。一天,韩晓舟在跟郑红网上聊天时,要郑红在西安帮他买一个非实名制的手机卡,并谎称是帮一个哥们买的,郑红便买好快递给了他。韩晓舟又买了一个新手机,换上这个手机卡,随后注册了一个名叫“淡忘回忆”的微信账号,加了吴丹为好友,开始跟她聊天,对她嘘寒问暖。

韩晓舟假称自己叫“张卓”,住在清涧县东安大厦,在一家公司做工程师,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吴丹怀孕期间饱受丈夫冷落,又不想让同事和朋友知道,正需要一个能倾听她诉苦的人。面对“张卓”的坦诚,她也将自己婚姻的不幸和苦恼倾倒了出来。韩晓舟见自己的伎俩并未被妻子识破,暗自得意,在对她极力安慰的同时,开始向吴丹发动感情攻势“:你的苦恼我都感同身受,我非常能够理解你。今后,我就是你的蓝颜知己……”说完,还发了几个抱抱的表情。见“张卓”的态度暧昧起来,吴丹只好发了个咖啡的表情,就借口自己还有事,下线了。

见自己的“勾引”并不奏效,韩晓舟又改变了策略。此后,他再找吴丹聊天时,不等吴丹说话,就先发上一堆暧昧的话“:宝贝,你让我越来越放不下,你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感到温柔妩媚,你就是我这辈子梦想中的爱人。”“我不要你再受苦,等你离婚我就娶你……”等等。吴丹见此只好删除了他,可是他每天发无数个好友添加请求,并留言“:如果你不通过,我就找到你家里去,反正你告诉过我你家住在哪里……”吴丹只好又通过了他的请求,但她经常假装自己不在线,不再理会他。而韩晓舟每天回到家,仍是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暗中却在观察妻子的反应。吴丹做梦都没有想到,张卓竟是丈夫假扮的。更不会想到,韩晓舟竟会如此处心积虑地算计自己。

一计不成,韩晓舟又生一计。见吴丹不理睬自己,他又导演了另一出戏。他找到自己最要好的哥们王琪,给他1000元钱,让他帮个忙。王琪答应下来,他便把自己想好的戏码跟王琪讲述了一遍。第二天晚上9 点多,按照韩晓舟的安排,王琪来到韩晓舟家附近,捡起一块石子就朝窗子砸去,窗玻璃立即被砸出一个洞。声音惊动了屋里的韩晓舟和吴丹,两人出来查看。这时,就听到王琪按照韩晓舟事先教给他的,大声喊道“:吴丹,我爱你!你不是答应要嫁给我的吗?跟我走吧!”吴丹并不认识王琪,感觉莫名其妙,大声问他: “你是谁?哪里来的酒鬼,跑到我家来胡言乱语……”韩晓舟也假装不认识王琪,故意上前跟他扭打起来,吴丹吓得打电话报了警。韩晓舟想阻止她已经来不及,辖区派出所民警不一会儿来到现场。见双方并无大碍,民警只是进行了例行询问和调解。王琪按照韩晓舟编好的剧本说,他叫张卓,是吴丹的情人。并说,吴丹之前骗了他,说她没有结婚,这天来到她家才发现她是有老公的,并假装乖巧地说,自己很后悔,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民警见他态度很好,且韩晓舟也说只要以后不再纠缠妻子,就算了。故对“张卓”教育一番后,就让他走了。

回到家中的韩晓舟立刻大怒,装出自己是受害者的样子,骂吴丹在外勾引别的男人,给自己戴绿帽子。吴丹百口莫辩,她说自己确实在微信上认识了这个叫张卓的人,但自己跟他清清白白,绝没有任何背叛家庭之举,更没想到张卓是这样一个癫狂之人,她以后绝对不会跟他有任何联系。可无论她怎么解释,韩晓舟仍义愤填膺。在丈夫的责骂下,吴丹一再向韩晓舟道歉,可韩晓舟还是不理她。郁闷之下,吴丹把这事告诉了一位要好的女同学“:网上的人真的不能相信,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本来我老公就想跟我离婚,这下被他抓住把柄,我真的无法解释了。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婚,我老公就是年轻任性不成熟,他人并不坏,我更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或者没有母亲……”同学安慰吴丹“:人生总是难免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你也不要太自责了。安心养胎,等孩子生下来就好了……”在好友的劝解下,吴丹的情绪好了许多,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等待她的,是更大的凶险。

连环杀孕妻何辜?爱了散了何不坦坦荡荡

风波过去,日子又恢复了往常。韩晓舟对肚子日渐隆起的妻子视而不见,心里装的全是郑红。2017年国庆节,他借口单位派他到外地出差,到西安陪郑红去了。两人一起如胶似漆地缠绵了几天。郑红说,她已经把两人恋爱的事告诉了父母,父母要她元旦把韩晓舟带回家去见个面,韩晓舟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很是忐忑,更加迫切地想搬掉吴丹这个绊脚石。

依依不舍从西安回到清涧县后,韩晓舟处心积

虑想好的新剧本又上演了。11月20日晚,他忽然给岳父打电话,语气十分气愤地说“:爸,这日子不能过了,你要给我们评评理!”岳父吴强不明就里,忙问女婿出了什么事,韩晓舟情绪激动“:今天我接到一个男的打来的电话,他说他是吴丹的男朋友,让我离开吴丹。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吴强一听,感到事态严重,忙安慰女婿说“:你先不要着急。凭我对女儿的了解,丹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咱先把事情弄清楚,如果确实是丹丹做错了事,我绝不袒护。”

随后,吴强立即来到女儿家里。可吴丹矢口否认自己跟别的男人有染,韩晓舟就说,是不是还是那个张卓?吴丹说,不可能,她早就把他拉黑了。韩晓舟激动地指着吴丹说“:你这个臭女人还嘴硬,上次那个男的闹到家里,还闹到了派出所,丢死人了。这次又一个男的打电话跟我叫板,想把我赶出这个家。你这样的女人还能要吗?今天非离婚不可!”吴丹气得哭了起来,说韩晓舟冤枉自己“:我挺着个大肚子,怎么可能去搞婚外恋……”吴强心疼女儿,更觉得事情没有弄清楚,不能让女儿不明不白地离婚,可他又劝不了气势汹汹的女婿,毕竟女婿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于是,他打电话给亲家,要韩晓舟的父母过来。韩父一听小两口又闹开了,也十分着急,来之前,还喊上了韩晓舟的舅舅和舅妈一起来做工作。

六位老人齐聚小两口家里,都觉得说吴丹有外遇并无实质性的证据。吴母甚至对女儿说“:丹丹,如果你确实有了别人,咱就敢做敢当……”吴丹哭着说: “妈,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做不光彩的事!”最后,经轮番劝说,家长们一致意见是,不能轻易离婚,一切等吴丹生下孩子后再说。但韩晓舟显得余怒未消。吴强只好提出,先把女儿带回娘家,让两人都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吴丹于是跟着父亲走了。

一晃,吴丹在娘家已住了20天,韩晓舟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妻子打,每天在微信上跟郑红诉说思念之情,还休了年假又去西安跟郑红住了几天。缠绵间,两人又说起元旦见父母的事,郑红对两人的未来满是憧憬。从西安回来后,眼看着元旦日益临近,韩晓舟更加焦虑了。思虑再三,他决定不能再等了。12月12日,他开车去了岳父家,说是要接妻子回家。吴强夫妇见女婿突然来接女儿,还以为夫妻俩和好了,当晚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热情招待女婿,吴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但晚上睡觉时,韩晓舟却提出要单独睡一间房,不跟妻子睡。他给吴丹的理由是,妻子怀孕期间不能同房,他怕把持不住自己,吴丹便顺从了他。但吴强夫妇有点不解,吴丹还为丈夫打圆场“:妈,他怕打鼾影响 我休息,就让他单独睡吧。”

然而,凌晨时分,睡梦中的吴丹起来上厕所时,忽然听到寂静的家里传出一种奇怪的“呲呲”的声音。她感觉不对劲,敲响了父母房间的门“:爸爸,你快起来,这是什么声音?”吴强急忙起来,打开灯,循着异响,在厨房里看到的一幕令父女俩大惊失色:只见家里的液化气管已掉落下来,液化气正在泄漏!吴强大喊一声“:不好!”赶紧将液化气总阀门关掉,再打开所有窗子,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熟睡中的吴母和韩晓舟也被惊醒了,都出来查看。两位老人惊魂未定,念叨着: “奇怪,好好的燃气管怎么会掉了呢?”但谁都没有往最坏的方面去想。据后来韩晓舟向警方交代:燃气管正是他趁家人睡着,偷偷起来拔掉的,目的就是制造燃气泄漏的假象,从而神不知鬼不觉地造成吴丹死亡。可怜善良的吴家人根本没有想到女婿会如此恶毒,第二天下午,吴强 俩没有任何防范之心地让女儿跟着女婿走了。

再次害妻失败,韩晓舟孤注一掷。在驾车带吴丹返回清涧县的路上,他故意又开始指责吴丹有外遇。吴丹辩驳,韩晓舟趁势大声跟妻子争吵。吵到激烈处,他将车停在路边,猛地狠狠掐住了妻子的脖子,直到吴丹不再挣扎,才松开了罪恶的手。见吴丹已没有了气息,他继续驾车往前开了一段。当行驶到210国道清涧县石咀驿路段时,他故意将车开到路边沟中,伪造车祸,拨打报警电话后,再假装昏迷不醒……

得知女儿竟是被女婿处心积虑谋杀致死,吴强夫妇无法接受,想不通女婿何以如此残忍,甚至连自己未出生的孩子都毫不顾及。

2017年12月30日,韩晓舟被清涧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1月初,榆林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其批准逮捕。失去自由的韩晓舟,终于有了悔意。他说“:我很后悔自己的冲动,不应该去谋害妻子的生命。如果不爱了,完全可以坦坦荡荡地离婚,我太不男人了。”而得知与自己相爱的韩晓舟竟是这样一个心机重重的戏精,杀人恶魔,郑红震惊不已,也十分后怕。办理本案的清涧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李周在采访中感慨地说“:此案提醒当下的年轻人,尤其是90后们,爱情婚姻是神圣的,一旦结婚就要承担一生的责任。因此,在婚前一定要三思再三思,慎重再慎重。婚后则要彼此忠贞坦诚,即使感情破裂要分手,也要分得坦坦荡荡,决不能触碰法律和人性的底线。”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办案人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