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万去哪儿了?生死兄弟撮合父母再婚之后(上)

Zhiyin - - 目录 -

家住北京市顺义区的万海,与刘凯旋曾是大学同班同学。大三那年,万海遭遇车祸生命垂危,刘凯旋主动为他输血,两人由此结为生死兄弟。2013年,万海撮合母亲张玉莲,与刘凯旋的父亲刘铁明再婚。两人更是成了名正言顺的异姓兄弟。谁知两位老人没多久闹离婚。就在办理离婚手续时,刘铁明突发心梗离世。刘凯旋不能释怀,迁怒于张玉莲。加之清点遗物时,他发现父亲的70万养老金不翼而飞,更是认为张玉莲谋害父亲,侵吞了巨款,将其告上法庭,逼得张玉莲差点自杀证清白。万海与刘凯旋因此反目成仇,闹出血案。那么这70万究竟去了哪里?这对异姓兄弟又该何去何从?

车祸促成生死兄弟:撮合父母再婚成亲人

2009年5月11日,万海在办公室刷微博时,铁哥们刘凯旋的一则动态,让他心情沉重:“遭遇世上最揪心的事,干脆出家算了。”万海拨通他的电话“:为啥这么悲观?”刘凯旋黯然长叹“:薛晶的父母给我下了最后通牒,,33个月内不买婚房,就要我俩分手。看来这辈子结不了婚了。”万海安慰道“:下班后我去找你,咱俩一起想办法。”

万海1981年出生于北京市,刘凯旋与他同龄,也是北京人。两人是大学同班同学,因志趣相投,大学4年,他们每天同进同出形影不离,好得像一个人。

2003年“五一”,万海与刘凯旋结伴去北京西郊的十渡踏青。在景区门口,万海被一辆出租车撞倒在血泊中。刘凯旋与出租车司机惊惶将他送往当地卫生院。因失血过多,万海必须立即输血!可卫生院条件简陋,没有备用的血浆。要是转院,万海很可能死在路上。生死关头,刘凯旋挽起袖管“:我是O型血,抽我的!”医生用粗大针头刺破他的左臂静脉,抽了600CC鲜血,然后注入万海体内。3个小时后,万海转危为安!这血的馈赠,让两人的情谊更浓。

2004年大学毕业后,万海进入中关村的科技公司就职,刘凯旋被国企录用。工作后,两人节假日总会抽时间聚到一起喝酒、吹牛,诉说生活的酸甜苦辣。2008年,万 海与河北女孩方迪组建家庭,次年有了儿子。万海的父亲早年因病去世,母亲张玉莲为了儿子一直没再婚。万海没买婚房,一家三口与母亲住在一起。刘凯旋的爱情之旅却颇为坎坷,两次恋爱失败后,才与北京女孩薛晶谈婚论嫁。刘凯旋13岁时父母离异,他跟随父亲刘铁明长大。担心儿子受委屈,刘铁明一直没再婚。父子俩住的是一套58平方米的一居室。京城房价连年飙升,刘凯旋与父亲没能力购买新房,想在老房子里结婚。可薛家父母坚决不同意,下了最后通牒……

当天傍晚,万海与刘凯旋约见。万海说“:婚房是丈母娘的硬指标,没有房子结不了婚,还是先想办法凑个首付。”刘凯旋叹息“:我和爸爸所有积蓄加起来只有22万,可一套小两居的首付最低不少于37万。”万海答应帮他凑首付。回到家后,万海与妻子和母亲商量,准备把自己积攒的买房钱先借给刘凯旋。方迪有些犹豫,万海说: “好歹咱们是二居室,还能将就。就帮帮凯旋吧。”张玉莲也劝儿媳“:小海和凯旋是过命的交情,总不能看着凯旋打光棍吧。”第二天,万海将家中积

蓄及母亲的养老金悉数取出,凑满15万,打到了刘凯旋的银行卡上。

2009年6月,刘凯旋在北六环按揭购置了一套89平方米的两居室。这年国庆节,他如愿与薛晶举行婚礼。婚宴上,刘铁明再三对张玉莲及万海夫妇表示感谢,表示这份情会记在心里。

2012年,刘铁明居住的小区拆迁,他分到了一套两居室,及120万补偿金。刘铁明将50万给儿子儿媳,剩余的70万存进银行养老。刘凯旋用这笔钱还清了万海的15万借款及房贷。无债一身轻,加上刚做了爸爸,刘凯旋觉得生活幸福圆满。唯一的遗憾就是父亲即将退休,却还单身一人。

万海也有着刘凯旋同样的遗憾:当年妈妈为了自己放弃再婚,而今她一天天老去,自己和妻子虽很孝顺,但他觉察出妈妈心理和感情上是寂寞的。

2012年9月,刘铁明退休了,生活更是孤寂,频繁托人张罗老伴。刘凯旋不反对父亲再婚,就是担心女方带有功利目的与父亲走到一起。12月初,他与万海在酒吧看英超联赛,顺便说出心事。万海灵机一动: “我妈也单着,能否撮合他们在一起?”刘凯旋捶了万海一拳“:要是我爸与你妈再婚,咱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两人越想越觉得兴奋:他俩关系这么好,父母再婚也不用担心家庭矛盾,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回到家后,万海将想法告知母亲。张玉莲在刘凯旋的婚礼上见过刘铁明,对他印象不错“:只要凯旋爸没意见,我愿意尝试与他接触。”而刘铁明听了儿子的介绍后,也同意与张玉莲交往。

2013年1月3日,在万海与刘凯旋的撮合下,张玉莲和刘铁明在公园见面了。因两边儿子非同寻常的关系,两位老人对彼此多了一份好感,感情进展迅速,仅仅四个月后便领取了结婚证。婚后,张玉莲住进了刘铁明家。两边儿子经常约着一起过来看望他们,让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再婚时光。

然而随着相处日深,两人个性与生活习惯的不协调便显示出来。张玉莲性格内敛,饮食清淡;刘铁明则嗜烟嗜酒,个性粗放。各自单身了几十年,都比较自我,也不愿向对方妥协。两人冲突不断,万海与刘凯旋经常被他们叫过去“熄火”,都效果甚微。

2015年6月,张玉莲与刘铁明闹起了离婚。万海和刘凯旋极力挽回,但两人铁了心要离。就在两人准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时,一场意外发生了……

兄弟反目恩怨丛生:70万巨款去哪儿了?

2015年7月12日,张玉莲与刘铁明协商后,准备次 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当晚,他们又因琐事争吵,一直吵到凌晨3点。

次日早晨8点,张玉莲突然听到洗漱间传来闷响。她疾步过去,只见刘铁明昏倒在地,嘴角挂着白沫。张玉莲慌忙拨打120,并通知刘凯旋与万海。

送医途中,刘铁明因心梗身亡。刘凯旋悲痛欲绝。听张玉莲提及前一天两人有争吵,他不由冲着张玉莲发火“:你明知道我爸有高血压,你还跟他吵,都是你害了我爸!”张玉莲气得嘴唇直哆嗦。

把父亲的遗体送到殡仪馆后,刘凯旋清点遗物,发现父亲70万养老金不见了!父亲与张玉莲再婚前有过约定,婚前名下财产归个人所有。刘凯旋问张玉莲: “阿姨,我爸存的70万养老金不见了,您知道钱款的去向吗?”张玉莲还在生气刘凯旋在医院对她的指责,闻言脸更拉长了“:你爸从未提起70万存款的事,我不知道。”刘凯旋不相信。张玉莲赌气给儿子打电话“:我跟刘家没关系了,不想再住这里碍眼。”万海很快将母亲接回了家。悲痛中,刘凯旋细细梳理父亲去世的前前后后:张玉莲与父亲感情不和,就在去世前夜,两人还吵得不可开交。如果张玉莲善待父亲,他也不至于过早离世。愤怒、悲伤纠结下,他甚至怀疑是张玉莲为了侵吞父亲的70万,将他谋害致死!

7月16日上午,刘凯旋来到万海家,直接向张玉莲索要父亲的养老金“。你凭啥污蔑我?”张玉莲一头向他撞去,刘凯旋一躲,她差点跌倒。万海愤怒了“:刘叔死了我妈也很伤心,你不能冤枉她!”张玉莲表现得越过激,刘凯旋越觉得有猫腻,当即报警,说张玉莲谋害了自己的父亲,并要求追回被她侵吞的70万。

在刘凯旋要求下,法医对刘铁明的遗体进行尸检,发现死者的心肌坏死部位有明显的溶解吸收现象,局部纤维化。其胃部、血液中未查出有毒成分。由此得出结论:刘铁明死于心梗。刘凯旋所说的70万被继母侵吞,因缺乏证据,警方不予立案。

7月19日,刘凯旋将父亲的遗体火化,万海与母亲没有出席葬礼,他更觉得这是母子俩心虚的表现。8月3日,刘凯旋向顺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张玉莲归还父亲的70万。万海陪着妈妈站在被告席上,与刘凯旋对簿公堂。刘凯旋坚称父亲的70万养老金被张玉莲侵吞了。张玉莲则说刘铁明生前经常被卖保健品和理财产品的人忽悠,这些钱也许是被他们骗走了。万海告诉法官,自己探望妈妈时,亲眼见过刘铁明吃保健品。最终因刘凯旋无法提供张玉莲的相应银行记录,证据不足,法院驳回了刘凯旋的起诉。

刘凯旋不甘心,几次去万海家吵闹。这顿时成了

万 影 ● 秋 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