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鸡汤”有毒!少女的呼救远在雪山之巅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李明洁

“真爱就要敢于说走就走!”这条宣扬“爱的勇气”的网红视频点赞量超过了300万。北京高三女生王嘉莉为此“中了毒”。早恋受阻的她,放弃留美机会,豪气地带上父母的钱和热恋中的男友,出发前往4000公里外的视频拍摄地—————达拉日雪山。

以下是她的自述—————

2018年2月的一个周末,我走进了一家美发店,想做个时尚的挑染。因为,半年后,我要到美国去读大学。一位名叫龚启俊的美发师接待了我。龚启俊高大帅气,还健谈。那一刻,我的心怦怦直跳。他跟我设计了一个酷炫的灰绿色挑染,在得知我担心父母不让我挑染后,又提出把颜色做到头发中间层。这样一来,我在家只要把头发扎起来,父母是很难发现的。走出家门,散开马尾,灰绿色挑染立刻能随风飘逸。

当晚,我扎着马尾辫,美滋滋地回了家,父母压根就没有发现端倪。晚上,我在微信上跟他热聊起来。

18岁的我偷偷恋爱了。很快,父母就知道了我早恋的事情。全家炸了锅!父母共同经营一家科技公司,有且只有我这一个女儿。高三开始,他们就为我请了

第二天,我一早出门就发现,父亲已经在楼下守着了,他们决定轮流接送我去学托福。父母越是严格监控我,我越是满脑子都是龚启俊。我忍不住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托福班上的同学袁佳,袁佳说“:我特别理解你,得不到祝福的爱情,就应该说走就走,去远方!”说完,她通过微信发过来一个抖音视频的链接。我点开一看,一首唯美的音乐先声入耳: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流浪/不是因为我厌倦了家乡/不是难忍这里的冬天太长/而是我终于得知了你的方向……

我像中了毒一样,一下子被音乐击中,再细看画面:一个女孩的背影,身穿白色长裙,赤足下床,推开床前的玻璃门。哇!眼前竟然是连绵的雪山!女孩赤脚走到露台上,虔诚地在雪山前祈祷爱情。

此情此景让我震撼,仔细一看,这条视频的点赞量竟高达330.5万!留言15万条!有个网友说:我一直在爱情和现实中挣扎,现在才发现“说走就走”才是爱的勇气。另一个网友跟帖:这座雪山在西藏的山南市,当你跋山涉水到雪山面前时,你就会明白,你和爱情之间只差这座山。这不正是我想说又说不出来的吗?我郁闷的心情一下子打开了。

我激动地对袁佳说“:我也想去!”袁佳又丢过来

三个链接。我点开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萌生了这种想法,抖音上已经有很多情侣效仿了这个视频。他们到拍摄地,拍出了一模一样的视频。唯一不同的是,女主角换成了她们自己。

我将这条视频转发给了龚启俊:我们走,让雪山见证我们的爱情!龚启俊问我“:这个地方可是在西藏的山南市,离北京有4000公里!你父母会同意吗?你真的不去美国了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爱情,就算去了美国,也没有意义。我成年了,我卡里的零花钱就攒了3万。你明天就去辞职,费用我来出,我们一定要去!”听到我豪爽地表态愿意支付全部费用,他立刻表示“:我愿意陪你去,不管是雪山还是火海!”

抖音做赌:15秒的诱惑即刻出发

出发的计划定在1周后。我在网上搜索到,这条视频是在西藏山南市措美县境内的达拉日雪山上拍摄的,需要先从北京到拉萨,再转大巴去山南市。我让龚启俊在网上订好了北京飞往拉萨的机票。同时,我网购了一部云台,这是拍视频必不可少的设备,能防止手机抖动。我把收货地址都写的龚启俊的宿舍,让他在那边先把行李打包好……

2018年2月15日,我中午就从托福班偷偷溜出来,顺利逃离父母的看管,和男朋友在飞机场会合了。中午12点40分,飞机起飞,我们怦怦跳动的心才终于放下。窗外的蓝天白云让我的心情彻底放飞。

下午6点钟,我走出机场打开手机,母亲的电话立刻就追来了“。莉莉,你到哪里去了?”我镇定地说“:爸爸妈妈,世界这么大,我要趁年轻多看看。如果你们继续逼我,我就关机,永远都不回来了。”父亲和母亲不敢再刺激我,只好在电话里面放缓口气道“:莉莉,你先回来,任何事情都可以一起商量。”我挂断了电话,并决定每天只给父母发一个报平安的短信。

当晚,我们先是找到一家快捷酒店,180元一晚。但是龚启俊觉得条件太差了,要换个好酒店,说为了留下美好的记忆。我想想他说得有道理,于是换到一家四星级酒店,800元一晚,我豪爽地出了房费。

我俩第一次住到了一起,我换上白色裙子,让龚启俊先试拍看看效果。当我赤脚下床走向窗边时,龚启俊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我“。你太美了,跟视频里面的女孩一样美丽,我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我红着脸转身投入龚启俊的怀抱,我学着视频里写的那句话回应道:我们的爱情只差那座雪山了。

临睡前,龚启俊说自己有点感冒头晕,我没在意。半夜,我迷迷糊糊地被龚启俊推醒,伸手一摸,发现龚 启俊额头滚烫。龚启俊嘴巴里呜呜喊着:“头疼,头疼!”我吓坏了,立刻拨打了120。在车上,龚启俊突然口吐白沫。护士启动了急救程序,一到医院他就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我手足无措之时,护士要我赶紧去办入院手续。缴费时,对方竟然要我交一万元押金。我没想到这么贵,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银行卡。

医生告诉我,龚启俊现在还在危险期,身体指标不稳定。高原反应可大可小,有可能两天后就能恢复,也有可能突然恶化成肺水肿。就在我最惶恐的时候,父母打来电话,我犹豫片刻,直接挂掉了,文字回复“一切都好”。父亲的微信追过来“:莉莉呀,求你用语音回复一句,你妈眼睛都快哭瞎了,只有听到你的声音才能安心。”父亲从来没有这么示弱过,我发过去一条冷冰冰的语音:我没事!

此时的我已经一天粒米未进,晚上,我就睡在长椅上。第二天一早,护士又来催费“。昨天不是交了一万吗?”护士告诉我:重症监护室费用是以小时计算的。一个小时是一百块。昨天龚启俊抢救两次,自然费用高一些。我匆忙又到一楼去刷了一万块。

第二天下午,龚启俊终于从ICU出来了。两天不见,我紧紧抱着他不撒手。这次意外,前后一共花了一万七千元治疗费,加上机票住宿,我账户上只剩下了一万元。龚启俊自始至终没有问过费用问题。我也没有主动提,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个计较钱的人。

医生建议我们尽快返回北京,可是我压根没有回去的打算,坚持要坐汽车去山南。临上车前,我取了五千元现金放在身上。打开网络,我又看到父母给我发了上百条微信。大意就是求我给他们发语音。我以“胜利者”的姿态发了语音给他们。

“鸡汤”有毒:爸爸妈妈带我回家

上车后,我们前排坐着一个本地模样的小伙子。手里的手机也传出了抖音熟悉的音乐。

“哇!你也玩抖音?”大家一秒钟熟络起来。小伙子自我介绍说,他叫阿布,是本地向导。当他得知我们的目的地时,他一脸惊讶“:你们不知道那个山顶酒店总共只有4间房能看见雪山吗?可现在被抖音炒火了,房间根本订不到。”我俩一听傻眼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阿布说“:因为这个老板是我的朋友。”说完,阿布掏出手机,用藏语打了个电话。他挂断电话说“:我帮你们确定了,现在除了老板自住的一间,剩下的房间都订到了一个月后。但我刚才跟朋友说了你们的情况,他被你们的勇气感动了,说他自己住的这一间,如果你们今晚到之前没有客人要,就可以让给你们住。

只不过房价两千一晚,你们承受得了吗?”我连忙回答“:没问题,那如果有人比我们先到呢?”“那老板也无能为力了!”“那我现在就把房间的钱转给老板!”我势在必得。阿布点头同意了“:那我要老板找辆车来接你们。”我们顺利地完成了手机转账操作。下了大巴,就有一辆小巴士来接我们。阿布跟司机简单交流了两句,自己并没有上车,而是礼貌地双手合十“:祝你们玩得愉快。”很快,车子进入盘山公路,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颠簸了两小时,终于到了。

我们一下车,傻了眼。这分明就是一间普通民房,灯光昏暗。我们意识到上当了,一回头,老板走出来,凶神恶煞,身边还跟着一条巨大的藏獒。我连连退到龚启俊的身边,但我明显感到龚启俊也在瑟瑟发抖。最后,我身上的5000元被他们强行收走了。交了钱后我们根本不敢住,落荒而逃。

在山里摸索着走路,我越来越冷,从背包里搜出所有的衣服穿上,可还是感到寒风刺骨。龚启俊从自己背包里又翻出一条轻便毛毯和一块巧克力。他二话不说,披到了自己身上,然后把巧克力也一口吃掉了。我看了很吃惊,没有想到,关键时刻男朋友只顾自己的死活。龚启俊慌忙解释说,出院时医生交代,说他一定不能再感冒,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我听完解释,安慰自己说,他确实更需要食物和毛毯。

龚启俊手里紧紧拽着一根棍子,沿着山路一直往下走。此时,我们早已没有心情拍视频了,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一直走到天亮,我们终于找到一家名为战狼之家的青年旅社。此时我俩已经体力耗尽,这里的房间已经客满,只有一个沙发和一张地毯可以勉强躺下休息一会儿。这一次,龚启俊又抢先躺在了沙发上,连解释都没有,立刻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前台摇醒我们,说有房间空出来了, 150元一晚。可前台说这里信号不好,刷不了卡,只能给现金。我为难地看了一眼龚启俊,谁知他反问我: “你的钱呢?”“我身上的钱都被骗子搜走了啊!”我有些生气,龚启俊只好掏出了自己的钱。

当晚,我惊吓过度,加上受了凉,发起了高烧。我哀求龚启俊带我去医院。可是龚启俊不耐烦地说“:明天吧,大半夜出门不安全,再说我也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医院。”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确实不想在父母面前认输,我倔强地擦干眼泪,苦等到天亮。龚启俊睡够了才起床送我到了医院,交了押金后,他开始埋怨“:就是你出的馊主意,害我丢了工作,自己身上一共就带了2000元,这下好了,全拿出来交了押金。这钱你以后要还我!”我彻底傻眼了,自己带的三万元已经花得所 剩无几,龚启俊还要我还钱。失望至极的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当天下午,龚启俊说要回旅社给我拿生活用品。晚上6点,我看他迟迟不回来,就给他打电话,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我发疯似的给他发微信,也全部石沉大海。已经退烧的我不顾护士阻拦,回到旅社,发现房间已经被龚启俊退掉了,他背着行李走了!

我两腿一软,坐到地上,曾经的海誓山盟竟然在我最虚弱的时候化为了云烟,而且就在见证爱情的雪山脚下。我坐在大堂拼命抓自己的头发,服务员和几位驴友纷纷围上来,关心我,直到我情绪平复下来,将我扶到沙发上坐下来。老板娘得知我情况后,给了我一间房,让我安心休息。但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我想走到雪山下结束生命。我提出想走,被老板娘拦住了。她让店里的女店员,24小时轮流陪我。

2018年2月25日,凌晨,我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父母就在我的眼前。我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睛。母亲的眼泪滴到我脸上,热乎乎的。

一家人重聚,片刻沉默后,全家抱头痛哭。我的眼泪浸透了母亲的衣襟,哽咽道“:妈妈,带我回家!”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是老板娘趁我睡着,翻看我的手机联系了我父母。她说在这里开了3年客栈,每年都有很多年轻人,很冲动地来雪山,结果走着走着就要死要活。她那天一看到我,就明白了几分。

其实,自从我走后,父母五天五夜没有合眼,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打听我的消息。当他们从袁佳口中得知我可能去了西藏,他们立刻飞到拉萨,每天24小时搜索关于我的一切信息。当他们接到老板娘的电话时,立刻就包车赶了过来。正是父母那颗爱女之心,让我的生命结局发生了逆转。雪山虽然没有见证我的爱情,却见证了亲情!谢过老板娘,我随父母回到了北京。龚启俊再也没有出现在美发店。我休息了半个月后,删掉了手机里的视频软件,回到了托福学校,备战出国。我明白了“:鸡汤”不是真实的生活。说走就走也不是爱的勇气!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进行了技术处理。)

[编后] 时下的年轻人,特别喜欢刷“小视频”,并且热衷效仿,他们常常冲动之下,干下一碗“鸡汤”,或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或为爱去冒险。殊不知,这些“鸡汤”往往有毒,离真实的生活相差甚远,如果盲目效仿,很有可能遭遇无法预知的风险,甚至带来生命危险。

早恋受阻:任性的爱情要流浪 专业老师,全力复习备考托福,然后送我到美国去读大学。母亲强忍焦虑,问我龚启俊的情况,我只知道他在美发店上班。父亲吼道“:这个男人是社会上的人,不知根不知底,你知道多么危险吗?”原本还有点内疚的我,一听这话立刻逆反起来“:他和你说的根本就不一样!”说完我跑回房间,门关得山响。 那晚,我一口气给龚启俊发了几十条微信。龚启俊告诉我:他只比我大一岁,出生在江西南昌一个普通的农家,16,16岁随舅舅到北京的工地上帮工。第二年,舅舅把他介绍到一个老乡的美发店做学徒。两年后,成为一名发型师。他问我“:你不会也和你父母一样,觉得咱俩不合适吧?”被他这样一问,我反而愈发坚定!我才不要在爱情面前做个势利的人“:怎么可能,我爱你,哪怕为了你放弃去美国,我都愿意!” ●多 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