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父爱温柔了岁月:我和“弟弟”都很好

Zhiyin - - 目录 - □编辑/王 茜

25年前,湖南姑娘徐细妹生下私生女徐不悔。面对漫天流言,徐细妹给女儿找了一位“爸爸”。那位远在西藏的男人,明知这是谎言,还是以爱为名陪伴徐不悔的成长。2017年1月,徐不悔惊悉“:爸爸”一家惨遭车祸,只留下重创的“弟弟”。她将“弟弟”接到身边照顾。如今“,弟弟”好了吗?这对朝夕相处的年轻人,又有着怎样的命运……

为爱生下遗腹女:颠沛流离终不悔

1993年初春,时年21岁的徐细妹离开老家湖南省汨罗市新市镇,来到广州市白云区盛亚达电子厂打工。男友罗浩是机修工,贵州人。1993年6月初,徐细妹意外怀孕,两人准备领了工资就回罗浩的老家办结婚手续,把孩子生下来。

灾难来得猝不及防。6月16日晚,罗浩外出买夜宵,被一辆渣土车撞上并碾轧,当场身亡。罗浩的父母从深山赶来,处理儿子的后事,徐细妹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想抢赔偿金,没有透露怀孕的事。小姐妹劝徐细妹“:流掉孩子吧,会拖累你一辈子的。”但重情重义的她,决定留下这个爱的结晶。

6月23日,徐细妹找到车间工头盛四军结算工资。盛四军年近40岁,经常对女工们动手动脚。他谎称结算工时表放宿舍了,让她同往。

谁知,徐细妹刚一进屋,他就迅速关上门,准备图谋不轨。徐细妹拼命反抗,大声呼救。在最后一刻,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盛四军并未得手,仅将体液残留在徐细妹的裤子上。徐细妹冲出宿舍房间,看到同事周百文站在门口。惊慌中,徐细妹换了衣服前往同德派出所报案。因为没有证据,警方遂做不立案处理。随后,盛四军造谣说徐细妹是暗娼,流言四起。徐细妹请周百文为她作证。周百文也是汨罗市人,1990,1990年春节来厂工作,妻子在老家。但他担心空口无凭,退缩了。当晚,徐细妹准备洗衣服时,发现了裤子上的痕迹。她带着证据再次来到派出所。警方立案后,周百文被传唤作证,终于将盛四军绳之以法。几个月后,盛四军被判刑三年。在等待法院判决的日子里,一个荒唐的流言在工友和老乡中间发酵:徐细妹是被强暴后怀孕,腹中胎儿是盛四军的!

徐细妹百口莫辩,想起了罗浩的父母。可是,他们家没有电话,留在厂里的电话也是邻居家的。她把电话打过去,对方说“:他们一家都搬走了,估计去了女儿那里。”徐细妹听罗浩说过,他

有个姐姐远嫁。徐细妹居无定所,只好说“:我过

阵子再打。”

汨罗的家人听到流言,多次打电话让她“处理”掉胎儿,但她不舍得。1994年1月底,徐细妹在一家地下诊所生下一个瘦弱的女婴,取名徐不悔。徐细妹生下孩子后,周百文送去200元钱。徐细妹说“:周大哥,你要帮我澄清,孩子的爸爸是罗浩。”周百文回去后,试图澄清谣言,但没人相信,盛四军的亲友对他不依不饶,他只能辞职离开。

1994年3月,徐细妹带着孩子回到汨罗老家。镇子很小,流言满天飞,她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她的父母也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安

无奈,6,6月底,徐细妹带着半岁的女儿前往湖南省郴州市,投奔一个小姐妹。为了生存,她把女

儿背在背上,在街上摆地摊。这期间,她不断给罗浩父母的邻居打电话。终于有一次,她打通了。在电话里她说明徐不悔的情况。谁知,老人说“:是不是罗浩的孩子,我们都养不起了。”原来罗浩去世后,罗父查出胰腺癌,赔偿款全部用来治病。徐细妹欲哭无泪。

女儿满了两岁,徐细妹将她送进幼儿园,自己应聘到依江春酒楼做服务员。她吃苦耐劳,又有头脑,两年后被提拔为领班。

生活似乎对徐细妹母女展露了笑容。然而,仿佛中了魔咒“,被强暴生子”的流言竟传到了郴州。徐细妹深感悲哀。当时,亲子鉴定技术还不普及,她也想不到用这种方式还自己一个清白。

1999年秋天,周百文突然出现在徐细妹面前。5年前,他离开广州,前往西藏拉萨,在纳金东路开了一家旅游用品专卖店。这次来郴州是进一批货。离开时,他感叹道“:我儿子比不悔小半岁。你真不容易,有什么困难记得找我。”徐细妹感激地点点头。

时光荏苒,徐细妹升为酒楼分店的店长。为了女儿,她不敢轻易走进婚姻。徐不悔问母亲“:爸爸在哪里?”徐细妹据实回答“:他去了天堂。”徐不悔一脸懵懂,她不知道天堂在哪里。

“爸爸”来了:以父之名狙击流言

2002年5月的一天,徐细妹一个同事的女儿与徐不悔发生争吵,骂她是“强奸犯的女儿”。徐不悔哭着去找母亲“:为什么别人说我爸是强奸犯?”

徐细妹看女儿哭得伤心,不忍揭露她没有父亲这个事实。这时,她想到了周百文,随口说“:那是谣言,其实你有爸爸,他在西藏,叫周百文。”她谎称,当年与周百文恋爱,他被派往西藏,她发现自己怀孕,却无法联系上他,只好先把孩子生下来。

“那个孩子就是你。”徐细妹长叹一声。徐不悔当即说“:我要去找爸爸!”徐细妹暗暗叫苦。徐不悔却开心极了,逢人就说爸爸是“援藏人员”。

2003年春节,周百文打电话问候徐细妹。徐不悔听到“周百文”三个字,抢过电话就喊“爸爸”。徐细妹与女儿争抢手机,手机摔坏了。徐不悔大哭起来。徐细妹只好解释“,爸爸”已经在西藏成家,不能惊扰他的家庭“。放心吧,爸爸还是你的爸爸,只是,大家都要时间适应。”她说服了女儿。

第二天,徐细妹买来新手机,向周百文说明情况并道歉。周百文说“:就让我来当不悔的爸爸吧。”他主动给徐不悔打电话“:孩子,对不起,我才知道你的存在,西藏的妈妈和弟弟也很喜欢你。“”爸爸”的出现, 照亮了徐不悔晦暗的天空。她变得充满活力,学习成绩也进步不少。周百文“认亲”一事,先是告诉了妻子刘文娟,但没告诉儿子周逸龙。2005年9月的一天,周逸龙知道了此事,他目瞪口呆,爸爸还有一个女儿?

趁父母不注意,他偷看了徐不悔的信,看她一口一个“爸爸”,顿时生气。他给徐不悔写了一封信,要她别再联系他的爸爸。徐不悔接到信很伤心,又给周逸龙回了一封信,措辞激烈地宣示自己的权益。周逸龙气坏了,回复道“:我爸没你这个女儿!”周百文哭笑不得,他将事情原委告诉儿子。从那以后,周逸龙懂事多了,不再怼徐不悔,两人渐渐亲如姐弟。

2009年夏天,周百文来郴州与徐不悔见面。见到“爸爸”,徐不悔激动得又哭又笑。在父亲的激励下,徐不悔用心读书,2011年7月,考上了湖南商学院。她决定在入学前去西藏住一个月,充分享受“父爱”。徐细妹慌了,周百文说“:让她来吧。”7月底,徐不悔飞赴西藏拉萨。那一个月,周家三口待她如亲人。周逸龙主动带着姐姐到处游玩。浓浓亲情让徐不悔不舍得离开。

旅行归来,徐细妹认定女儿成人了,不能再瞒她。这天晚上,她郑重向女儿说明“:周百文不是亲人,而是恩人。”她将多年来的经历娓娓道来,徐不悔听得泪流不止。第二天一早,她对母亲说“:周伯伯一家待我那么好,我会感激一辈子的。”此后,徐不悔仍然和周家保持着联系,她与周逸龙无话不谈,两人感情甚笃。

大爱流转:今生你是我的缘

转眼到了2017年,徐不悔已经大学毕业两年,在郴州从事会计工作,并交了一个男友小赵。1月初,周百文邀请徐不悔母女去西藏旅游。但此后,周百文再也没有和她们联系,一家人手机也打不通。

3月初,徐细妹从老乡处听到一个噩耗。1月18日上午,周百文驾车从拉萨市前往曲水县途中,与一辆皮卡车相撞,翻下山沟,周百文夫妇当场死亡,周逸龙头部受伤,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

听到这个噩耗,徐不悔的心开始滴血。她当即向公司请假,赶往西藏拉萨。她敲开位于纳金东路的周家大门,眼前的一幕令人心酸,地上散乱着各种外卖盒,散发着异味,周逸龙神志不清地问“:你是谁?”徐不悔哭道“:逸龙,我是你的姐姐啊!”

徐不悔从邻居口中得知,周家出事后,周逸龙就一直是这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状态。好在有其父的生前朋友老李不定时来看他,给他送来各种吃的。老李沉痛地说“:这孩子大脑受损,属于器质性和精神性双重损伤,治疗过程将极其漫长。”

怎么办?徐不悔望着神志不清的周逸龙,反复问自己。后来,她下定决心,带周逸龙回到郴州。

第二天,母女俩带周逸龙去郴州市人民医院做彻底检查,医生给出的方案是医药治疗和家庭康复双管齐下。徐细妹从家里腾出一间房给周逸龙住。

徐不悔每次将几种药丸按服用量分出来,放到周逸龙手里,看着他服下,隔几天就带他去医院做高压氧舱治疗。为了好好照顾弟弟,她从公司辞了职。她告诉母亲“:周伯伯一家当年给了我一缕阳光,如今,我不过是将这缕阳光反射回去。”

小赵看到女友突然带回一个清秀帅气的男生,还辞职照顾他,感到很不解。徐不悔一再解释,小赵仍难以接受,赌气离开。周逸龙察觉了,要求离开徐家,徐不悔说“:这里就是你的家。”

2017年3月底,徐不悔带周逸龙来到长沙脑科医院,在这里治疗了十天。小赵追到长沙,提出由他来照顾周逸龙。徐不悔很快发现,小赵竟是劝说周逸龙回拉萨去。徐不悔把小赵拉出来,她说: “周逸龙对我很重要,我不会放弃他,一定要治好他。”

小赵生气道: “难道他比我们的感情还重要?”徐不悔语塞了。男友甩下一句话“:他不走,我走!”徐不悔苦恼不已。夜深人静,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熟睡的周逸龙,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眼睫毛轻轻颤动。这是一幅多么令人心安的画面。徐不悔突然意识到,是的,就是这种心安的感觉“。心安之处即故乡”,多年前听那个善意的谎言,也是这种感觉。

从长沙返回郴州后,周逸龙的病情略有好转,他再次提出回拉萨,徐不悔一口回绝。

4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正准备入寝的徐不悔听到楼下有人惊呼“:六楼有人要跳楼!”她立刻跑向周逸龙的房间,周逸龙果然站在窗台上!徐不悔迅速冲上去抓住他。周逸龙仰面倒地,压在徐不悔的身上。她好一会儿才哭出来“:周逸龙,你要是跳下去,你永远对不起周伯伯,对不起我!”第二天,徐细妹请工人给所有的窗子安装了防盗网。

2017年7月,小赵约徐不悔见面,他伤感地说“:没 想到,我们的感情败给了一个疯子。”徐不悔说“:他不是疯子,只是暂时的伤病。”小赵说“:我给了你时间,我们分手吧。”说完起身离去。

徐不悔哭红双眼回到家里,却看到周逸龙已经把行李打包,正准备离开。她大叫道“:你走,你快走!因为你,我辞去了工作,小赵也离开了我!你根本不是我的弟弟,你就是个大麻烦!”她冲进卧室,关上门大哭起来。半晌,她打开门。周逸龙怯怯地站在门口,认真地说“:我向你保证,再也不走了。”

此后,周逸龙积极配合治疗。他连续做了四个疗程的治疗,逐步恢复到接近正常水平。

2017年8月的一天,徐不悔翻出了十多年前的旧信,两人难为情地笑了。半晌,周逸龙哽咽道“:爸爸真是个好人,我想他了。”徐不悔也伤感起来“:我也想他。”不知不觉间,徐不悔将头靠在周逸龙的肩膀上。压抑不住的感情在两人心间传递……

9月底,周逸龙通过了长沙脑科医院的各项测试,全面康复。10月初,周逸龙在郴州市青藏缘公司找到一份工作,这是一家销售藏族特色产品的公司。他离开徐家,住在单位附近。谁知,三个月之后,他突然辞职,回到了西藏。徐细妹母女都感到不解。徐不悔在他的微信签名里,看到一句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徐细妹心如明镜,试探地对女儿说“:周逸龙可能恋爱了,你觉得呢?”徐不悔慌了“:是吗?他喜欢上了谁?”她在微信上给周逸龙留言,他没有回复,却将签名内容删除。徐不悔失眠了。

朝夕相处近一年,徐不悔和周逸龙亲密有间。不知从何时起,两人靠得很近却又保持着距离,他们心里都清楚并非亲姐弟,而是两个青春鲜活的男女。周逸龙刻意躲着徐不悔,又有着某种期待。徐不悔,也对周逸龙有了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十多年来积累起来的情感,只是,今日才突然发现。

2018年4月5日,徐不悔对母亲说“:妈,我好像喜欢上了周逸龙。”徐细妹扑哧笑了“:我早就看出来了,逸龙也喜欢你。“”他故意躲着我呢!”“傻孩子,他是怕配不上你!”徐不悔下决心似的说“:我要去西藏把他带回来!”“去吧!妈妈支持你!”

4月11日中午,拉萨纳金东路,澄澈纯净的天空下,徐不悔出现在周逸龙的面前。他们深情地对视着。楼下店铺里传出歌声“: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此时,所有的话语都显得多余,只要一个拥抱就够了。

徐 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