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富翁揪出冷血红颜:不要动不动装“佛系”(下)

Zhiyin - - 目录 -

[前情提要] 《知音》2018年6月下半月第17期讲述:成功企业家魏志雄因出轨和妻子离异,不久后患上了癌症。魏志雄有心无力,只得将公司交给高智商的情人吴志玲帮忙打理。在生活上,他不想给情人名分,可在事业上又 得仰仗情人帮助。为此,他“佛系”地将公司交给情人,暗地里却派人监督。这一切很快被吴志玲识破,不仅铲除了他的“督军”,不久还甩给魏志雄一个更大的彩蛋—————

情人釜底抽薪, “佛系”老总栽了

魏志雄真是恨铁不成钢,原本希望这些人好好监督吴志玲,没有想到他们却监守自盗,扰乱了他的全盘计划。后来,吴志玲以不服从管理为由,相继将中层领导大换血,魏志雄心中不爽,可也 不好说什么,因为他早已“佛系”地让吴志玲全权做主。

张坤和黄玲的出局,让魏志雄对公司的 掌控仿佛失去了耳朵和眼睛。为了稳住吴志玲,魏志雄决定“割肉”,年底给吴志玲30%的公司股份。

可是2015年底,魏志雄结束美国西部自驾游,回到公司开年会,等待他的却是一堆烂摊子。在会上,他才知道公司半年的时间,不仅连丢了两个大单,还在通信器材行业的招标会上全军覆没。这意味着,如果不加紧开拓市场, 2016年,志雄通讯公司将会陷入无米可炊的境地。

“这是怎么回事?”魏志雄在会上大发雷霆,因为公司发生这么大的危机,没有一个人向他报告。吴志玲解释完亏损的原因后,她说不敢告诉魏志雄是考虑到他的病情,怕他担心,以为自己可以挽回局面,最后却是无回天之力,还提出引咎辞职。

令魏志雄不安的是,公司的 中层领导口径和吴志玲的一模一样:市场行情不好,竞争太激烈,规模小,成本上升……魏志雄知道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但当前境况只有团结一心,才能扭转局面。于是他安慰吴志玲“: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现在还不是问责的时候,咱们现在要想办法拿到新的订单!”不管魏志雄怎么劝说,吴志玲坚持辞职。离开公司后,她还提出要去西藏散心。魏志雄被公司弄得焦头烂额,也只有随她。

魏志雄“佛系”了三四年,市场发生很大变化。他重新接手管理公司后,发现经营思路完全跟不上市场的变化。而且南通市场有一家高通器材公司,经营范围和志雄公司相同,抢了他们不少大客户。

魏志雄费尽心力,可公司还是不断亏损。2016年2月,魏志雄因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这一次,

吴志玲对他没有像上一次那么紧张,医院也来得少了。魏志雄很失落,打电话问吴志玲在忙什么,怎么不来陪陪他?吴志玲说手上有个项目在忙,等他出院后再详说。

不过没有了吴志玲的阻挠,罗云倒是带着两个孩子到医院看了他几次。孩子们长高长大了,特别是女儿,贴心地叮嘱爸爸一定要好好休息。罗云一进病房自然而然开始忙碌,给他打水,收拾桌上的垃圾!这一幕,让魏志雄心中五味杂陈。

休养半个月后,魏志雄出院了,医生告诫他不能再操劳了,否则癌细胞随时会“反攻”。为了身体的健康,魏志雄考虑将公司卖掉。吴志玲得知后表示支持,她还建议找南通同类企业商谈,比如高通公司。提起这家公司,魏志雄就郁闷至极。这家公司不仅抢走了大部分生意,还高薪挖走了公司许多得力干将。这家公司什么来头?短短一年的时间竟然能够做这么大?魏志雄让助手去调查调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高通公司的法人代表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但她另一个身份是吴志玲的表姐!魏志雄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脑袋嗡嗡作响。对于这个枕边人,自己到底了解多少?那天等到夜里十点多,他才见吴志玲回家。一身酒红色的小礼服,精致的妆容,一看就是刚应酬回来。

“高通公司的大老板,我都不知道你竟有这么大的本事!”魏志雄语气很冲。吴志玲没有半点慌张,她慢条斯理地换了居家服,一边卸妆一边说“:我知道你迟早会发现的,我也没打算隐瞒你太久。是的,这是我找人在开发区注册的一家新公司。你知道的,以我的能力,想把高通做大易如反掌。”

魏志雄冷笑说“:你要不是踩 着我的公司上,你有这本事?”魏志雄气愤地提出要告吴志玲利用职务之便,窃取他公司的商业机密,构成不正当竞争……吴志玲一听比他更生气,大骂魏志雄没有良心。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压根就没想过和我结婚,又希望我替你卖命!我有那么傻吗?我拼死拼活,到头来不过是给你前妻和孩子们打工!”见魏志雄一时语塞,吴志玲又降低语调,诚恳地说“:志雄,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只是你的做法让我太寒心了。我想过了,如果咱俩成为一家人,新公司不就是你的吗?只是换了个名字,如果你还不满意,我可以现在就给你高通公司45%的股份,你觉得怎样……”吴志玲的这番话,让魏志雄一时间无话可说。他最终同意了,表示愿意接受高通公司45%的股份。虽然达成了共识,但是魏志雄心里仍有疙瘩,夜里一直背对着吴志玲。

没想到第二天,吴志玲又反悔了,还提出新的方案:高通公司收购志雄公司,作为补偿,魏志雄才能持有高通公司45%的股份。

魏志雄一听,坚决不干。这意味着,吴志玲承诺给他的股权,要用志雄公司去换得。魏志雄觉得吴志玲太阴险狡诈了。

曾经柔情蜜意的恋人,把卧室变成了商业谈判的战场,在锱铢必较中感情日渐淡薄。

随着高通公司的一路高歌猛进,志雄公司走到了尽头。2016年年底,因为欠银行近千万的到期贷款无法偿还,志雄公司被宣告破产。

令魏志雄愤怒的是,作为破 产法人代表,他将三年内不能担任其他公司的董事和股东。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吴志玲设下的圈套,吴志玲却两手一摊说:“你明知道你的公司撑不下去了,你就该接受我们公司开出的条件,也不至于拖到这一步。”

魏志雄满腹愤懑,却也无可奈何。2017年初,他决定“曲线救国”,提出和吴志玲结婚,没想到对方却不接下话。就这样,公司清算后,曾经的千万富豪魏志雄失业在家,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憋屈。

短短几年的时间,魏志雄和吴志玲的身份就发生彻底颠倒。对比吴志玲的花团锦簇,自己如今一无所有,连给前妻抚养费都要找吴志玲要,魏志雄真是悔不当初。曾经的情爱恩义,随着日复一日地拉锯争执也消磨殆尽。

2017年5月的一天,魏志雄接到罗云的电话,称儿子要参加一个海外游学项目,作为抚养人的魏志雄要出5万元游学费用。魏志雄转账了多次都不成功,致电银行客服才知道自己的银行卡被吴志玲设置了转账金额限制。

罗云正在游学机构坐等,等了半天没有见到钱打进来,打电话来催。见魏志雄支支吾吾的,罗云只得说“:算了,这笔钱我出吧!”魏志雄觉得特别丢面子。这天晚上,魏志雄怒气冲冲地对吴志玲说:“姓吴的,你把当初承诺给我的45%股份的钱打给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在外奔波了一天,吴志玲疲惫不堪。魏志雄的纠缠让她烦不胜烦,她一把甩开魏志雄,冷笑地告诉他:“我当初为你做牛做马,你都舍不得给我一份股权,现在你什么都不做,威胁几句我就会给你?做梦!”魏志雄恶狠狠地说,如果她不给他,就去法院告她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