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父再婚十万火急:移民梦凉薄了亲情

Zhiyin - - 目录 - ●小 宁

2018年清明后,辽宁省大连市一个乡村,村民老刘中午饭后到隔壁余威家借东西,敲了半天门,却无人应答。老刘这才想起,余威今天还没开门。因为余威65岁、独居,老刘担心出意外,就打电话通知余威的儿子余浩,并在余浩的恳求下察看情况。结果,老刘和其他邻居撞开门后发现,余威口吐白沫,已经死在床上,床边的桌上放着一个拧开了盖的安眠药的空瓶。最终,医生证实:余威系服用过量安眠药身亡。得知消息的余浩羞愧、痛苦不已:因为他知道,父亲的死与他急于移民、逼父再婚脱不了干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曙光乍现:父亲再可解移民困局

“我找到移民办法了!爸爸再婚!” 2017年正月初四,余浩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这次 聚会由余浩已移居加拿大的高中同学范军华发起。聚会中,范军华请同学为母亲黄春香物色对象。范军华解释:他母亲中年离异、独自抚养他长大。母亲也拿了加拿大绿卡,但非常不习惯国外生活,而他工作、生活都在加拿大,无法回国,就想在国内给她找个老伴“。拿了绿卡,还要回来,我是想出去,却就是出不去!”余浩正感叹时,突然灵光一闪……然后,他忙不迭在聚会途中给妻子刘雨亭发微信报喜。

时年32岁的余浩是辽宁省大连市本地人,在当地一家公司当会计,妻子刘雨亭比他大一岁,公司文员,两人育有5岁的女儿豆豆。余浩的父亲余威曾是一名军人,转业后在大连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现已退休。四年前,妻子叶敏被 查出身患白血病,为了救她,余威让医院使用医保不能报销、但疗效好的各种进口药,耗尽家里大量存款,经济条件一落千丈。可惜的是,一年后,叶敏病逝。

豆豆3岁时,为了让女儿不输在起跑线上,余浩想办法,把她送进了当地最好的公立幼儿园。当他们发现女儿班上一大半同学每年花费几万元培训、学习时,余浩夫妇非常郁闷:因为他们支付不起。眼看女儿还是输在起跑线上,,20152015年9月,余浩意外得知一位大学同学以会计的身份移民加拿大、孩子随即免费享受加拿大教育后,感觉自己英语不错的余浩也动了移民的心思。

在网上查阅资料又到移民中介咨询后,余浩发现,如果他的雅思考出8分的成绩,加上他的年纪、学历、从业时间等各项指标,他就可以拿到足够的评估

分,向加拿大政府提请移民,费用也不高。

从那时起,学英语、考雅思就成了余浩的生活重心。但一年多下来,余浩花费近10万的报名费和培训费,先后考了5次雅思,分数却始终在6-6.5分徘徊。余浩压力极大,却又不甘心放弃,移民之路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没想到这时范军华出现了。

按加拿大的政策,如果有亲人在加拿大,移民评估可以加分。所以,一旦他的父亲余威与范母再婚,他就算是有亲人在加拿大,就可以顺利加分。这样一来,他雅思考试只需7分就够了。

余浩回到家,向妻子刘雨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刘雨亭同样兴奋不已,还分析道“:你爸的外形和退休工资都不错,绝对有吸引力;女的,只要不残疾、不是弱智,你爸就当帮你,也可以把婚结了。”夫妻你来我往、把这事反反复复分析,越发觉得这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移民转机。

第二天,余浩把自己有意撮合父亲与范母的想法与范军华说了,范军华非常高兴。

初六中午,余浩带着父亲和妻女,范军华带着母亲,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余浩发现范母衣着质朴,沉默少言,性格温和。饭后,范军华反馈道:他母亲和他自己都对余威很有好感,希望可以让他与母亲再多接触。范军华的话让余浩夫妇本来还悬着的心安定了下来。当天晚上,两人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主动提出希望父亲在新的一年能再婚。

不想,余浩还没提到范军华的母亲黄春香,余威便说道:他在老年大学的确遇到了一个比较中意的人,对方也叫叶敏,丧偶,与女儿住在一起,是个老师,虽然没挑明关系,但两人经常一起活动,很谈得来。

余浩愣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独居三四年的父亲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了新恋情。

十万火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那一晚,尽管刘雨亭不停地使眼色,余浩还是将快到嘴边、让父亲与黄春香接触的话又咽了回去。

独处的时候,刘雨亭有些气急败坏,责问丈夫为何不将话挑明。余浩长叹一口气,说道:母亲过世后,父亲一直很孤独辛苦,现在好不容易动了感情,他实在不忍心阻止。刘雨亭却不屑道“:60多岁的老人,再婚就是找人过日子,谈感情都是虚的……”余浩还是迈不过心里的坎向父亲挑明。

“这恶人让我来当。”见状,刘雨亭独自走出卧室,到公公的房间言明了真相,并希望他可以与黄春香结婚,以便帮助余浩移民,言语间对黄春香多有称道。

余浩竖起耳朵,想听到父亲房间的动静,却什么也没听到。等到妻子回到房间,他着急地问父亲的态度。刘雨亭回道:他只说了一句“想睡觉了”。然后,又不满地说道“:他连试都不想,根本就是不乐意帮你!”

余威态度明朗之后,余浩决定断了念想,重新全力备考雅思。但因为有了黄春香这个插曲,余浩拿起雅思备考书后,心里就忍不住为自己失去这么好的机会而叹息,对父亲也不免有了一些怨气。

仿佛是公公剪断了移民梦一样,刘雨亭对余威更是爱理不理,没什么好脸色,常常明里暗里、指桑骂槐地指责余威太自私,宁肯儿子吃苦,也不愿委屈自己一点点。即便如此,刘雨亭仍然十分乖巧地时常去看望黄春香,保持联系,不想断了希望。

余威为此很寒心。在余威死后,据余威的儿时玩伴、邻居老刘介绍:余浩夫妇要移民并没有与他商量,更没替他的养老进行安排。他心里就做好了儿子出国,自己独留国内的打算。现在,为了出国,儿子又把他算计进去,余威很难接受这种做法。一直以来,余威帮了余浩夫妇许多,就是家里自带工资的“保姆”。余浩夫妇工作忙也比较懒,余威退休后照顾和接送孙女,买菜做饭,收拾家务,家里的事情全包了。余浩夫妇习惯了余威的付出。在孙女上幼儿园之后,余威报名了老年大学,抽半天时间与一群同龄人待在一起,找些自己的乐子。余威是个重感情的人,妻子死后,很多人给他张罗对象,更是被他拒绝。但在老年大学遇到了女教师叶敏后,余威重新产生了想跟人说话、沟通的愿望。他便觉得在近古稀之年还能遇到这样一个人,是难得的缘分,想好好珍惜,过好可能并不久长的时光。但儿子并不理解他。苦闷的余威只得时不时跟叶敏诉苦,两人的关系反倒因此越来越近。

2017年4月,澳大利亚突然取消了雇主担保类移民签证。给余浩办移民的中介公司催促余浩赶快考出雅思成绩、递交材料,一来防止加拿大跟风调整移民政策;二来,澳洲政策收紧之后,会有更多的人转向加拿大,到时,分数要求会水涨船高。中介还提醒余浩,很多时候,移民就是要与政策出台的时间赛跑。

余浩心急不已,再次报考。但这一次,他只考出6分的成绩,回到他考雅思的起始水平。更让他难受的是,因为备考雅思,他无法全心工作;加之移民始终没有实锤令他心情烦躁,工作上先后出了几次差错,不仅自己贴了3万多块钱进去,还被部门领导点名批评,颜面扫地。尽管如此,余浩还得强打精神,每天备考雅思,日子过得苦不堪言,想放弃又不甘心。

2017年六一期间,豆豆的一个小伙伴约她到香港

迪士尼玩。豆豆动心了,希望爸爸妈妈也带她去。刘雨亭以开销太大为由,断然拒绝。豆豆不乐意,哭闹起来。见状,刘雨亭拉过女儿,使劲在她屁股上打起来,一边打,一边教训女儿“:你不知道你不能跟别人比吗……不知道咱们家是你们班最穷的吗?”说着说着,刘雨亭拉过女儿哽咽起来。许久之后,她拿出一张报告单丢给丈夫,带着女儿回房:她怀上二胎了。

余浩只觉得脑袋发蒙。这才明白,妻子刚刚的状态是心理压力太大。与移民一样,这不期而遇的孩子该去该留是个问题。

思索良久后,那晚,余浩与父亲进行了一次长谈,恳请父亲为了他、豆豆和刘雨亭肚子里的孩子,做一点牺牲,帮他和这个家渡过移民的难关。

余威不喜欢儿子在国内遇到问题,就往国外逃避的念头,甚至劝告儿子“:你在一个地方活不好,不要指望在别的地方就能突然变好……有能力才是根本。”但余浩根本听不进去,只是苦求。最终,在儿子没有余地的苦劝下,余威答应与黄春香先处着试试。然后,因为怕见到叶敏,他连老年大学也不去了,每天除了送完孙女后在外锻炼一个小时外,就待在家里看电视;叶敏打几次电话来,他都没说话就挂掉。

但余威的转变令余浩夫妇大喜过望。余浩仿佛找到了动力之源,更加不敢懈怠地复习英语;刘雨亭不顾孕期,每周都带着公公和黄春香在大连各处游玩,给他们创造相处的机会。可尽管儿子、儿媳百般鼓励,劝说,余威独自与黄春香一起时,常常感觉没话说。余威死前曾告诉老刘,与黄春香相处的感觉令他非常难受,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

时间匆匆流逝,2018年春节前,余浩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雅思达到了7分。这样一来,只要余威与黄春香结婚、他与范军华的亲人关系成立,他的分数就能达到启动移民程序的资格。

逼父再婚:移民梦凉薄了亲情

2018年春节前,黄春香在儿子的安排下去加拿大过节,余浩亲自将她送到机场。回来,他就与父亲商量,何时把再婚的结婚证办了。余威沉默良久后,回复儿子:节后再议。

农历腊月二十,余威的一位战友被查出癌症住院,余威与其他几位战友前去探望。战友的儿女都工作繁忙,见不到人。忙前忙后的,只有战友年迈的妻子。这次探视给大家的触动都很大,大家相互劝慰:老伴才是老来的依靠,辛苦一辈子,对孩子的责任已经尽到,现在得服老,少操心。从医院回来,余威闷闷不 乐了许多天。

但余浩没有体会到父亲心情的变化,与妻子都沉浸在即将移民出国的喜悦和兴奋里。但据老刘介绍,那段时间,余威总感觉心里堵得慌,越思考越不想委屈着与黄春香结婚。而在他犹豫徘徊时,腊月二十三的小年,他在买菜时意外地与叶敏遇上了。叶敏好意地提醒余威:“老余,你瘦了好多,可得照顾好自己……”简单一句话竟让余威有了想哭的冲动,觉得自己活得太憋屈。

正是这次碰面,使余威下定决心。他特意在一家人高高兴兴吃完年夜饭后,才向儿子余浩摊牌:他可以卖掉准备养老的一套房来资助儿子在国内的生活或者作为出国的费用,但实在不想与黄春香结婚,因为跟她在一起完全没话说。余浩急了,坚决不同意父亲的决定,甚至让父亲牺牲一到两年时间先结婚,等他拿到加拿大绿卡再离婚都行“!结婚在你们眼里就是儿戏,在我这里,不是……我都多大岁数,还有几年好活,你这样算计我?”余威恼怒不已,摔门而出。

等余威在外转悠许久回到家时,余浩和刘雨亭都坐在客厅里等着他。刘雨亭一点不客气地与他说道:如果余威真不为他们想,他们就只得为自己安排。她即将临产,需要娘家父母来照顾自己和孩子,家里就住不下,余威得搬出去;孩子出生后,开支增加,他养老的房子得继续出租赚租金,余威得自己想办法找地方住。余威看了一眼儿子,余浩却避开了他的目光,什么话也没说。军人出身的余威性格很硬气,见状,立马进屋收拾行李,但在收拾行李时,还是忍不住悲从心生,老泪纵横。

正在这时,豆豆进来了,满是稚气地问道“:爷爷,你怎么了?”说着,就用小手帮余威抹眼泪。余威抱着孙女,瞬间泪流满面。在外听到动静的刘雨亭进来,硬生生把豆豆扯出了房间。余威简单收拾一下后,提起行李就离开了屋子。让他心寒的是,整个过程中,身为儿子的余浩一句话没有,更没有送他。

余威离开家时,已经是深夜。节俭的他不愿住宾馆,而是联系了一个儿女在外的战友,到战友家借宿一晚。战友想劝和,主动打电话联系余浩。不想,余浩竟也在电话里哽咽起来“:让他再婚帮我出个国,他能受多大委屈?这么大年纪,怎么就不能帮帮我呢?”战友对余威叹道“:他们这样做,就是想逼你同意结婚!”

余威在战友家住了三天。他后来告诉老刘:那是他想透和心死的三天。三天后,余威离开了战友家,回到他位于大连郊区农村的老家,住进他弟弟留在当地的老房子。他从村民手里买米、买菜,还在院子里种

菜,坚持每天晨练,到那些老村民特别是老刘家串门、聊天,努力把生活过得有意思一些。偶尔,他还与叶敏电话联系一下。

在回到老家的一两个月时间里,余威没有主动与儿子、儿媳联系,只是每周进一次城,在幼儿园看一下孙女豆豆。余威告诉老刘:他在世上唯一的牵挂就只有豆豆;他看一次,伤心一次。回老家后,余威就有些睡眠问题,开始吃安眠药。

余威走后,余浩和妻子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余浩在父亲死后后悔地说道:他并不是不关心爸爸,只是希望用这种方式逼父亲改变决定。见父亲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余浩分析认为,他这样坚持,无非是想与叶敏在一起。2018年清明节前,余浩转辗找到了叶敏,简单说明了家里希望父亲与黄春香再婚的情况,希望叶敏帮忙劝劝父亲,言下之意,也是让叶敏放弃余威。

当晚,叶敏就给余威打了电话,说明了余浩找她的事情,让他不要再与自己联系,同时劝他回家,有事一家人好好商量。余威答应,没再与叶敏联系。但那之后,他就时常进城开安眠药。两天后,他得了重感冒,在村卫生站输液,生活由老刘照顾。这次感冒中,余威常对老刘叹息:生活没什么意思。

2018年清明,余威特意去陵园给亡妻扫墓。从墓场回来,余威就没有出门。结果第二天,就被老刘发现出了意外,谁也不知道他在这一晚上想了什么,才如此决绝地走上不归路。余威的死让余浩意外又悲痛,亲友们的指责更令他背负上了沉重的心理压力。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移民竟生生将父亲逼上了死路。静下心,他才发现,如果当移民出现问题的时候,他能不强求,不势利地利用父亲,特别是在父亲不乐意支持他时,不强逼,而是改变思路,从现有的条件去思考和决定解决问题之道,一切悲剧也许不会发生。这件悲剧中的痛和悔,需要他一辈子去反思、警省。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进行了技术处理。)

[编后] 移民是当今社会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与文中的余浩相似,许多人选择移民的原因只是想逃避国内生活或者孩子教育所谓的压力。先不说国外的月亮是否真的比中国圆,这种选择逃避压力的态度,就是错误的。希望通过改变地点从而让生活改变,无异于舍本求末。其实,在心态上面对压力,在行动上提高自身处理和承受生活的能力,才是能从容、幸福生活的根

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