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planning:實驗與實踐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資深規劃師、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公民社會中常有意見領袖就不同議題倡議改革,改革有別於循序漸進的改善或改良,往往是躍進式的或改轅易轍的根本改變,故此要推動改革就必須先改變人們的價值取向,而非在現有基礎上的調整。一般而言,要在社會經濟狀況相對穩定的環境推動真正的改革並不容易,原因是社會上不同利益板塊都各有所得,太大或太急促的改變自會產生種種不明朗因素,因此改革只是政治上慣用的口號,實質爭取的是改善政策。

但當原有的社會經濟結構,無論是市場或是政府功能,逐漸喪失跨階層和族群的資源分配能力,而導致資源過度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上時,推動改革的聲音便容易得到迴響。現時世界各地極端思潮澎湃與此不無關係,香港人也自難倖免。土地既是重要的社會資源,於香港而言更屬稀缺,引發的爭議自必更為尖銳。

政治行政的ABC

倡議者在爭取公眾認同和認受的過程中,必須先爭佔既定族群的道德價值高地,以權益、恐懼和仇恨包裝改革的合理性和迫切性,同時淡化面對的風險和成本。 因為將問題複雜化和將公眾導入深層技術討論並無助統一立場。這只是說明政治行政的ABC,並不存貶意,容讓政黨輪替執政的民主社會的執政和在野方做法都如是。影響極其深遠的英國「脫歐」公投既也未能逃出此等將複雜問題極度簡化的政治窠臼,大可說明要求公眾撥開眼前問題,以廣闊胸懷遠矚高瞻,可說緣木求魚!

雖未身歷大躍進時期的土法煉鋼和文化大革命的日子,筆者需承認對社會實驗這說法極為敏感,在近代史中也委實

雖未身歷大躍進時期的土法煉鋼和文化大革命的日子,筆者需承認對社會實驗這說法極為敏感,在近代史中也委實太多無辜犧牲的白老鼠。民眾最終如何抉擇是一回事,但公民社會中的政策討論理應有其科學根據,而非由立場決定一切。

太多無辜犧牲的白老鼠。民眾最終如何抉擇是一回事,但公民社會中的政策討論理應有其科學根據,而非由立場決定一切。在二分法的政治對立環境中,很容易會出現:「你的方法行不通,所以要用我的方法;為甚麼我的方法行?因為你的不行!」這種思維。

無論目標在改革還是改良,政策倡議者好應以最終能否實踐所鼓吹的為思量依據。筆者雖然是城市規劃專業出身,但也常自省及告誡同行不應以一時之選作為百年不變的藍圖。時間會改變一切,包括人的需要、好惡,以至行為標準。「知之為知之」,鄧小平的名言:「摸著石頭過河」是帶領群眾走向未知處的領袖典範,是政策倡議者的應有謙卑態度。但良好的態度並不足夠,全面考量可能出現的問題和作出充分準備更為重要。

知之為知之 不知為不知

公民社會中的合格政策倡議者固然要有承認「不知為不知」的氣度,一般民眾也得須在立場選擇以外多問些深入問題。若然清楚知道要「甚麼」是公民權益,那麼懂得問消楚「何時」和「如何」便是公民責任。當公眾盡其責,那麼從政者,不管在朝還是在野,便得要以科學態度認認真真思考問題,在帶領群眾探索前路時,便會以一步一腳印的實踐心態,而非抱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倨傲,但忘了前面那句「自反而縮」,把民眾當成實驗室中白老鼠。

有甚麼人民便有甚麼政府,當大家都惰於思考而勇於表達,那我們便只能準備在不停斷的社會實驗中走向未來,而時刻祈求不會在擺動間無故犧牲。

林筱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