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立 從 IT基建到天使投資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 / Samuel Lai Photo / 鄺銘漢

對香港 IT 界,文立的創業故事已是耳熟能詳,大學未畢業就替兄長文展開設的互聯網公司LINKAGE Online 工作並獲贈股份,後公司被美國 PSINET 收購,令他廿多歲就能拿著 4,000 萬元創立第一線。但隨著千禧年後的科網熱爆破,他堅持死守,一度欠債達6,000 萬元,捱到沙士百業蕭條時,他反而走出谷底,並轉攻內地,今天公司服務已覆蓋亞太區700多個城市。2014年第一線被世紀互聯收購,成為集團發展的新里程碑。公司名字依舊,文立仍然是行政總裁,但業務運作上有什麼轉變呢?

文立解釋:「第一線向來主攻的市場,是企業內聯網,在內地和東南亞建立了五十多個據點,企業客戶在這些據點之間使用第一線自行掌握的網絡作聯繫,因此質素能夠控制。但現在是雲的時代,很多企業的日常運作已涉及雲端,已不能再局限企業內部的網絡。舉個例子,過往餐飲連鎖集團,可以單靠一個內聯網作分店之間的聯繫和管理,但現在分店要接連支付寶、Apple Pay及各式的外賣網、訂餐應用程式等,企業漸漸需要將內聯網與互聯網兩個從前是分開的系統結合起來。兩三年前,我們已開始檢視自己是有否足夠的能力應付公共對接,否則生意會漸漸失去,因為企業愈來愈需要與雲端對接。」

內聯網結合雲端 大勢所趨

世紀互聯將網絡帶寬生意注入第一線,這個帶寬是直接連接阿里、百度、騰訊、Google、Facebook 等巨型互聯網公司,令第一線的客戶要接連這些互聯網巨企時毋須經過第三方的電訊 營運商(例如中國電信、AT& T等),那麼過往第一線在品質方面的特點和承諾就可以保持了,因為客戶的網絡有任何問題,第一線都可以代為直接同這些互聯網巨擘周旋。

「從前,世紀互聯做他的數據中心生意,我做我的內聯網生意,今天,第一線提供的服務可以更廣泛,包括將公司內聯網與雲更好地給合,與中國的『BAT』、國際的 Facebook、Google、Amazon、微軟等以高達10G的速度作點對點直接連繫。所謂雲,其實就是數據中心加網絡,大量的企業用戶從過去在自己的數據中心提存資料,到今天在網絡上提存,將數據中心移至雲端,這是大勢所趨。若沒有世紀互聯的基礎,我要自己爭取到這些科技巨無霸的合作,可能要花多十幾年時間。」

IT生意,總讓人有五光十色,新奇刺激的印象,要成功就要石破天驚,見前人所未見。但原來 IT生意的光譜中,也有一端是穩重、踏實甚至有點沉悶。文立就形容第一線的生意是細水長流,收入穩定但不會有爆炸性的成長,好像一隻收租股。

「後為一間提供 IT後台服務的公司,要做得好,在乎有規模和有質素。網絡服務是一個講求規模優勢的行業,愈大價格就愈有競爭力,近年用戶對網寬的要求是幾何級地上升,由幾百MB一瞬間就講要幾多GB,沒有規模,要提供到這個速度,價錢就很貴。至於服務質素,即是你的成長要快過人客的成長,否則對方就會離去,因為你的服務滿足不到他新的要求。其實兩者又是相輔相成的。」

第一線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文立,自千禧年起在科技創業路上一度跌跌碰碰,最終修成正果,公司2014年獲中國最大的電信中立網路基礎設施服務提供商世紀互聯收購,並注入數據中心業務,令第一線在向來強項替企業建立VPN內聯網的基礎上,有更充裕資源順應大勢向雲端發展。替企業管理 IT基建,從來都不會受到鎂光燈的關照,低調但實在;今天他繼續樂於充當幕後玩家,但身份變成天使投資者,期望能造就新一代的IT 超新星。

內地興起智慧型食肆,廣泛應用自助點餐、電子支付等技術,為解決方案商提供新興的機遇。

投資 Hktaxi 法規內革新

第一線的發展已上軌道,近年文立放多了時間去挑選香港的初創企業,既為了自己的投資需要,也鼓勵勇於創業的年輕人。例如他投資的「Hktaxi」於 2013年中由兩名土生土長的香港80後年輕人開發,為香港首個本地電召的士應用程式,發展至今用戶量以至註冊的士司機數目都屬一哥。談到「Hktaxi」,最令文立有感而發的,並非這盤生意如何才能賺錢,而是反思創投界以至消費者對 startup 一些似是而非的迷思。

「很多人讚 Uber創新,鬧政府政策不配合是未能與時並進,我覺不公平,它明明是違法的,是否創新就一定要走這條路?另外很多人讚Uber的服務有多好,但你究竟付了幾多錢才換來這麼靚的車、態度那麼好的司機?我經常坐,繁忙時間至少要付 1.6倍以上車資,若的士能收這個價錢,司機自然都會滿臉笑容。Uber 的出現是因為現時政策出了問題,政府已推出了優質的士諮詢文件, Hktaxi想在政策之內去創新,管理自己的車隊,與司機有正式僱傭關係,所以很期望政府能盡快落實的士發牌條例的改革。」

他預期三至五年內,香港的士業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例如將出現真正的的士公司,擁有自己的車隊和司機,而司機是授薪成為正式僱員。由於的士牌費高昂,司機每更開工的成本高,令他們承受很大的「經營」壓力,當的士車隊出現,經營壓力就轉移至營運公司,他相信只要付出一個合理的月薪,就能吸引司機由自僱轉為受聘。

另一樣他質疑的,是一些商業模式明明可以賺錢,為何要選擇一開始就追求做到最大,憑燒 錢來急速增長。他覺香港的創投界也可能受到內地容易集資而影響心態,好像覺得燒錢有理。「這有點似 AH 股差價,內地 startup 項目的估價已高得過份,很多國際創投基金已不願再投,但為何仍不斷有很多錢參與ABCD輪的集資?因為仍有不計其數的內地投資者,有些是PE 超高的上司公司。」

智慧型食肆 衍生無限商機

另一個文立投資的初創企業「我要外賣」( 51WM),更在內地經營得有聲有色,他笑言聞說競爭者攻擊他們的方法,是指他們已太多生意,做唔切!

「這盤生意在內地是以『餐道』品牌經營, B2B為主,內地超過一半的大型連鎖食肆已有使用我們的服務,包括麥當勞、永和大王、吉野家、真功夫等。這盤生意的亮點,是內地開始流行智慧型餐店,例如設置電子點餐機,指定時間到餐櫃即時可拿外賣,這股風氣令到本來變化最慢的餐飲業在科技應用上急起直追。電子點餐帶出的問題是餐單和訂單的管理,例如如何將過往的實體餐單同時放在市場上花樣百出的餐飲網站和手機應用呢?如何同步更新呢?食店透過『餐道』單一的渠道,就可代為發佈至各個平台,並有數據回饋生意來自哪些平台。至於 B2C,我們採用『我要外賣( 51WM)』品牌,內地每天訂單量有 10 萬宗,很多大型連鎖店暫時只在幾個城市採用,所以未來有相當大的開發空間。」

每次遇到天使投資者,最老生常談的問題,就是如何挑選項目。文立表示自己是「七三分」,七成看項目本身的生意前景,三成看人是否值得幫,例如團隊是否適合創業。

「生意前景是很實際的商業考慮,看市場是否存在。香港初創企業面對的問題是針對的市場太細,令投資額也只能相對地細,例如馬雲在香港推動的十億創業基金,當每個投資 1,000 萬元,是否能找到 100個合適的項目呢?作為投資者,太多濕碎的項目,會擔心是否值得花時間去跟進,我不想只做付錢的角色。有時我想,很多創業者,其實他們要的不是天使投資者,只是借貸,若有人能借幾十萬元給他們起步已解決問題,政府若鼓勵創業,可想辦法讓沒有磚頭的年輕人也能借到錢。」

“創新是否一定要挑戰法規?不承受法律風險,就得承受商業風險,因成本會較高,但我想在政策內尋找革新空間。”

第一線總部辦公室有一幅大型photo wall,不但可以分享內地及東南亞各支部的員工活動,更反映了集團的發展印記。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