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planning:寮屋的今生來世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寮屋的基本定義是非法興建的臨時房屋,用的材料大體為木板和鐵皮等並不堅固耐用的材料。按地政總署的資料,現時仍有近二十萬間「已視察的已登記搭建物」;而按政府回答立法會的資料,計上沒登記的則有四十萬間,當中作居住用的寮屋及牌照屋則餘十萬間。須知有牌照並不一定表示合法,只是代表「可以容忍」而已。

寮屋的歷史大體離不開中國大陸在上世紀的戰亂和人禍,避亂而湧入香港的人口曾經如暴發山洪,在未有大興土木建設公共房屋以前,寮屋曾經遍布鄉郊、山坡和海邊,居於其中的人口曾超過七十萬。火災與風災促使政府發展公共房屋,並在1954年成立徙置事務處專注寮屋的拆遷安置事務。可是往後二十多年,非法移民湧港情況從未停止,而寮屋區的擴建也未能真正受控。

刻意的挑戰 政策的誤解

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房屋政策始見成效,與及非法移民因大陸的改革開放而大幅減少時,政府才在1982 年進行全港寮屋調查,並宣佈已登記的寮屋將可保留存在,原有的居民也可繼續在內居住。根據現時政策,在1982 年已登記的寮屋可使用原有物料維修或重建。當然,在相關土地須用作公共發展,或結構出現危險時,便需清拆。

無論是在私人或政府土地上的寮屋,既屬非法興建,自然不容買賣轉讓。寮屋的登記人只有使用權,並沒有業權。登記人離世後,其直系親屬可申請繼承使用權,但肯定不能轉賣予沒關係的第三方。

也有不少人以為買了寮屋所在的土地,或承接了政府的土地批租,便自動擁有在其上的寮屋使用權,這也是得付出沉重代價的錯誤。事實上,不少寮屋是建在侵佔得來的政府或私人土地上,內裡居民的權益並沒有甚麼法律保障。

以往久不久便會出現有人受騙,買入寮屋的報導。近日甚至有退休公務員,因應政府的清拆計劃,接受傳媒訪問說數年前買入寮屋建立理想退休家園,堅決不搬遷並抗爭到底云云。面對刻意的挑戰抑或市民對法例與政策的誤解,政府有必要就寮屋使用及轉讓的問題多作宣傳。一來防止無辜市民受騙,二則釐清寮屋政策的本質和執行,為土地及房屋開發減少因市民認知不足而產生的政治障礙。

社會倫理角度的處理準測

法律以外,清拆寮屋的社會倫理問題依舊令政府極度頭疼。重視法治的香港人也大多關注弱勢群體的權益,而公民社會的多元訴求也往往延伸至種種形而上的價值觀,例如社區網絡、地區特色和歷史等議題。菜園村的搬遷和大澳棚屋的保育都是上佳討論題材。

筆者的立場比較簡單。從法理觀點看,寮屋百分百是非法建築,不可能付予等同合法建築所享有的保障和權益。從專業觀點看,作為居住用途,寮屋的安全標準並不符合香港現時的一般要求,理應逐步取締或在明確規範下容許改善。在社會倫理觀點看,公權力必須向大眾的長遠利益傾斜,只要使用時能合理照顧受影響小眾的應有權益和訴求便可,香港需要大量公共房屋和社區建設,但絕不需要寮屋。至於甚麼是合理,只要大家在討論時以理出發便不難達成共識。

居住空間狹小,是香港城市發展問題中的不爭事實,部分人居於惡劣環境之中,則可從籠屋、劏房的狀況反映,但今天不少言論好像已認為寮屋不是問題,甚至應該保存下來,實在頗值商榷。

林筱魯

資深規劃師、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