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民:香港可作工業R&D中心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 / Samuel Lai Photo / 鄺銘漢

Q:據團結香港基金的統計香港研發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私營只有 0.3%,公共只有0.4%,前者尤其遠遜南韓、日本、新加坡、台灣、內地,連帶願意修讀STEM學系的學生也偏低,為何有這現象?

A:香港學生不願選工科,仍以為讀工科就要去做廠,著制服在車間走來走去,我身為英國華威大學製造工程學院院士,替其在香港招生,也感困難,或者因為升學的選擇多了,加上搵快錢心態,對畢業後的發展有疑慮。商業與工業實為一體化,兩者缺其一,餘下一方都不能發展,我的責任是培育下一代對此有正確認知,讓他們對加入工業和研發工作的發展前景有信心。其實香港企業的研發不是數據反映那麼薄弱的,很多創新產品在內地製造,在外國發佈,其實研發的核心團隊是香港人。還有一些情況是香港企業購入獨立研發者的成果,再自行投資將成果深化,應用到自己產品上,才令外界誤解香港缺少R&D。

Q:如何評價香港的科研水平?對推動工商業走高增值是否到位?

A:香港的研發一定對商界有幫助,例如我擔任董事局成員的納米及先進材料研發院有限公司( NAMI),有數百個專家將技術商品化,從而推動本港發展知識型經濟。以我公司德國寶為例,每年都有大量新產品,既有外面的發明家提出合作,也有自己團隊的R&D,公司不同產品生產基地都有各自的研發部門,投放一定超過1%。科技是無止境的,今天有創新不代表可以停下來,要持續發展唯有不斷投入資源去發掘和採納新思維、新技術。好像 IH(電磁加熱)技術是近十多年才應用,但近年還要加上納米(涉及塗層)和量子(影響熱傳度)等技術才能尋求突破。所以我們周 遊列國看展覽,就是要確保自己掌握世界的創新潮流。

Q:閣下剛出任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的總裁協會理事長,協會發揮什麼功能?

A:早在潘宗光教授出任理大校長05年創立總裁協會時,我已加入,因為欣賞理大科研協助香港工商界發展的傳統,自己也很多機會接觸理大。我首要任務是增加會員數目,現時約 150多人,但我們並非來者不拒,例如公司每年營業額要有 5,000 萬元,盈利要有1,000萬元,還要了解其背景及審批,因為希望每一個參與者都能夠對協會有建樹。協會每月邀請各行業精英講解成功之道,讓年輕CEO取經;另外定期舉辦論壇,將大學最新的科研成果率先向會員展示,讓商界與學術界有多一個溝通平台,有助研發成果產業化和產品化,企業開展新項目時也能知悉有什麼科研成果可取。對學生來說,會員可介紹所屬行業前景以至創業心得,尤其是讓海外研究生認識香港企業,有助企業吸納人才。由此可見大學、理事會及會員,堪謂鐵三角,一起將科研成果推向市場,也令企業獲得新技術去升級轉型。

Q:對於香港科研前景有何寄望?

A:香港可以作為工業的科研後勤基地,例如在數碼港、科學園建立R&D中心,這比要求將工業生產回流香港更實際,因為香港缺土地又缺工人。其實香港已有很好的研發基礎和支援計劃,例如政府有各種配對基金,但未必每間企業都知道這些支援和懂得申請,總裁協會可加強推廣這些計劃。但研發的主導者,從來不能靠機構,一定是個別人士,無論是教授或學生,當他們具備創意思維,掌握創新技術,有自己的目標,創新才能出現。

港府近年積極推動創新科技,工業界也多番強調要高增值,但統計數字反映香港的研發開支比例仍遜亞太區內主要對手。新任總裁協會( CEO Club)理事長陳國民解釋,香港企業往往內地生產、歐美銷售,因此統計數字未必能反映企業在科研上的實際投資,他期望協會能進一步發揮商界與學界的橋樑功能,將研發成果市場化。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