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都會新想像

BODW 2016給香港發展模式的反思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Business | Creativity - Text / Stephen Wong

現代科技改善了都市人的生活,但不斷機械化的大都會,卻令都市人再度懷想自然環境的生命力,因此,當設計師構思當代的建築及產品,除了思考創新及美感之外,亦更著眼於與環境的調和,功能方面亦更強調與人文生活互相融合。身於全球化年代,不同社區之間的相類似經驗,往往能互相激盪。上月由香港設計中心主辦的「設計營商周( BODW)2016」正式閉幕,本年度的夥伴城市為美國名城芝加哥,芝城擁有逾百年歷史,以新舊相融的城市風貌著稱,除了芝加哥的經驗之外,大會亦請來世界各地參與設計的大師,討論塑造公共空間、規劃城市的經驗,並剖析建築設計與城市的關連。物質的科技愈發達,人對自然環境反思便愈深,今年設計營商周頒發超過170 個「DFA亞洲設計獎」,表揚設計者的美感及創意之餘,亦特別彰顯了科技與環境之間的相融,當中部份來自國外的巧思,或許能為本地近年持續討論的城市及土地問題帶來新的思維。

香港是強調效率與實用的商業化大都會,土地問題卻懸而未決,市區無以復加地日漸稠密,港人努力在彈丸之地中尋覓屬於自己的生存空間,民間渴求人文生活的呼聲不斷提高。香港是否能夠借鑑其他大城市的規劃,在寸金呎土的大環境中,發展出平衡生活與社區功能的公共空間?

今年 BODW 的所帶來的芝加哥模式,或許能為我們帶來一點啟廸。演講嘉賓之一美國建築師學會院士 Carol Ross Barney,是芝城設計公共 空 間 的 專 家, 更 是 城 市 規 劃 方 案「芝加 哥 河 畔 漫 步」( The

Chicago Riverwalk)的發起人之一。該方案自 2001 年開始實施,將芝加哥河岸改造成散步、划船與餐飲的生活空間,沿河漫步,在現代化的摩天大廈簇擁之下,會發現不同的河段均擁有不同風貌,包括藝術裝置及越戰英雄記念廣場等。一條單純的河流,經由 Caro l Ross Barney 歷時十五年改造,搖身一變成為新舊相融的公共空間。

香港三面環海,水文豐富,未來政府重點發展的啟德區,區內的「啟德明渠」亦已於 2013 年啟動「啟德河改善工程」,區內住宅環境如何與周遭的水域相融,亦是大眾關注的焦點,「芝加哥河畔漫步」方案的構思與實行,或許值得本地發展商借鏡。

保育發展尋求兼得

同樣地,郊野公園能否作為住宅用地成為近年新興的土地爭議,本港的綠化保育問題亦備受關注,發展社區與自然環境之間的矛盾恍如「魚與熊掌」。其實香港所面的問題並非「個別例子」,不少大城市同樣因過度密集,而缺乏綠化地貌,各地的專家便因此改進建築方式,以求在石屎中設計真正的森林。

應邀到港的法國著名植物學家兼建築設計師 Patrick Blanc,早於 1986 年就始創了首個公共垂直花園( Ve rt i c a l Garden),並於 1988 年首創了無土栽培系統,實現了「植物牆」,將自然生長的綠色植物,糅合於

現代建築當中,令大都會當中仍然能綠意盎然。Blanc 講述他多年的建築及培植經驗時表示:「建造垂直花園的最重要因素並不是『技術』,我首先注意的因素始終是『植物』,要將適合的植物,種在適合建築物上。」

Blanc 又表示,香港其實已擁有可發展的植披,並非沒有發展出植物城市的可能,「在香港市中心,你可以很容易就能看到有綠色植物,譬如山頂與中環區相距甚近,要在香港揀選最適合的植物,就要靠繁殖本土品種,因為最理想的本土品種,早已經適應了當地的氣候。」

垂直城市反思空間應用

當地面空間不足,城市便只能向高空發展, 甚 至 產 生 了「垂直 城 市」( Ve rt i c a l ci t y)的概念,面對愈來愈「離地」的生活空間,亦有外國專家銳意設計令人群能繼續貼近大自然的可能性。

來自荷蘭的 Wi n y Maas 為國際建築及

都市規劃公司 MVRDV 的創辦總監之一,目前正著手處理南韓首爾的「空中花園」企畫,項目將首爾的高架道路改造,以超過 200 種植物及花卉等,營造市中心的自然一隅,為密集的首都區引入充滿色彩感的自然氣息。

Wi n y Maas 今年亦曾為觀塘偉業街舊工廈的翻新工程操刀,將老舊的工廈,翻新為擁有玻璃外牆風格的辨工室,他特別提及這段經歷:「我覺得香港的建築十分有趣,建築 的 密 集 和 混 雜 程度,都非 常 令 人 驚異。」本港擁有為數眾多的舊式工廈,有意見提出或許可用作活化空間, Wi n y Maas亦談及他對於舊式工廈的見聞:「我亦對東九龍的廢棄工業社區略有所聞,明白要改造相關建築物的用途,除了設計以外,需要歷經一定的手續及程序,但我始終樂於見證嶄新的建築能方式能在舊區裡出現。」

生活空間除了作為居住地以外,還必須擁社區功能,為居民提供互動與分享空間,今天本港社區功能礙於急促的節奏、土地成

本的上漲而愈見貧乏。要重新發堀生活的深度,或許我們能借鏡獲得今年「DFA 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的中國「地瓜社區」。

地瓜社區位於中國北京,由設計師周子書所設計,將北京原來空置的防空洞空間,重新改造成簡約的生活居所,特別適合作為年輕人與工農兵的居住地,而「地瓜社區」內又設有電影室、咖啡室及時租房間等,逗留在社區裡的居民,不單只是擁有了生活場所,亦擁有能互相共享的文化園地。

環保設施真正融入社區

今年 BODW 共頒發了 176 個「DFA 亞洲設計獎」,不少得獎作品,皆旨在維持設施功能以及大自然環境空間相融的平衡,除上述的「地瓜社區」之外,亦包括位於屯門稔灣路的污泥處理設施「源.區」( T- PARK)。

相較傳統的污水處理設施「純功能性」的設計,「源 · 區」於設計上注重社區互動與以及與自然環境的相融,在作為污水處理廠 法國植物學家兼建築設計師 Patrick Blanc。

之餘,能將處理污水過程中所產生的污泥燃燒,將最難處理的廢料轉化成能源。「源.區」亦設有池塘和鳥類保育區,令污水處理廠不再是單純的社區設施,亦同時並有教育及資源分享功能,相異於過往「單向地」注重容納人口與效率的都市發展方式,市民能夠「參與」在社區建設當中,從污水處理、發電、環境保育,均能親自體會。

本港人煙稠密,不少城市人為了享受大自然,均於假日時千方百計,乃至長途拔涉,到底在都市裡隨時感受自然環境,是否絕無可能?有本地設計者便另闢蹊徑,選擇直接以植物的生態為概念,設計「仿植物」的裝置,令工具散發出自然生態的魅力。由香港多媒體藝術家吳燕玲創作的「Sundew」裝置,以同名植物「毛氈苔」( Sundew)為靈感,運用聚合物纖維和大量施華洛世奇水晶,編織如水母狀的發光裝置,外部會隨他人的接觸而擺動,將無生命的死物材料處理得「栩栩如生」,即使在任何室內空間,亦可以透過作品的設計,感受到來自然界的動態。

任何建築均需要從物料著手,而物料取材於自然,融合到環境保育當中,向來是個大問題。今年設計獎的得獎主當中,有向來擅長運用再生材料的日本設計師,包括為越南 Naman Retreat 設計度假村「竹枝酒店」的丹羽隆志,他與團隊運用大量的竹枝,作為渡假村的基本材料,所有竹枝均是在越南當地處理,意圖令置身其中的設計師用家,彷彿置身越南傳統農村,更深刻體會到當地的自然與人文風景。

與此同時,科技產品日漸擺脫「工具」的形象,與大自然互相連繫, 來 自 日 本 的 嘉 賓 講 者 山 寺 純, 亦 介 紹 其 名 為「福島 之 輪」( Fukushima Wheel)的單車設計,車上載有 65x105x60mm 的盒子,內裡包括各種感應周邊環境的電子裝置,包括溫度計、濕度計、一氧化碳探測儀等,可隨單車的移動,收集自行車經過之地的環境數據,再透過無線網絡傳送至智能手機,其後輪亦裝設了 LED 燈,可顯示各種資訊,令一台作為移動工具的單車,能與環境有所連結。

下一站:意大利

設計營商周至今已有十五年歷史,一直擔當國際平台的角色,令世界各地的設計、建築界和商界領袖互相交流心得,亦令本地的設計界別,能夠吸收遠洋而來的心得,為本地企劃注入新的啟發及靈感。今年大會顯然以現代化城市「重塑」為主題,引用各國的經驗,或許能令在保育議題上亦步亦趨的本港引以為鑑。

明年,大會將以意大利為夥伴國家,香港設計中心主席嚴志明教授表示:「今年設計營商周展開眾多新環節,包括亞洲時裝、食物與設計、工作空間與設計等;明年將會探討更多題目,所以大會決定意大利成為 2017 年的夥伴國家,相相能吸引有才華的設計人才重臨香港。」嚴志明又表示,意大利於時裝、汽車、建築及室內設計方面均領先潮流,一直是設計界的巨擘,相信會帶來更多的可能。

「活到老、學到老」是我的生活態度。最近暢遊意大利,學了一些新事物,興高采烈與好友Anna分享。原以為可獲幾句讚賞之言,卻被她戲弄說:「有甚麼特別啊!這不是常識嗎?一把年紀才懂,也不怕人笑話你!」我心有不甘:「你是專業,當然對這些知識瞭如指掌。而我是門外漢,不懂也是天經地義,有甚麼出奇!」她知說過了頭,急忙一臉歉意:「 哈哈,只是和你開玩笑,不用動氣啊!你參觀博物館,多是走馬看花,不求甚解。今次竟然尋根究底、細心欣賞,真是難能可貴!」是的,人知其不知而求知,確是難能可貴的立身處世之道!在佛羅倫斯,我參觀了享負勝名的烏菲茲美術館( Gallerie degli Uffizi)。專業導賞員 Luke對館內珍藏作品的介紹深入淺出、知趣並重。每幅油畫也有其獨特的故事,其中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年輕時的作品「天使報喜」( Annunciation)。這幅畫寫一個天使來見聖母馬利亞,告知她將懷孕生主耶穌基督。畫的構圖是天使跪在左邊,聖母坐在右邊。

Luke說這幅畫曾有過不少爭議。當時,有學者指出其中 一重大錯誤,就是人站在畫前觀看,聖母的右手不合比例的過長了。可是有另一些學者卻認為達文西的原意構思,是畫應從右下方的角度看,那麼手的長度、位置和比例便會完美無瑕了。這正是大師級的造詣,充分運用透視繪畫法( perspective drawing),讓平面的畫呈現立體的視覺效果。

我認為藝術是非常個人的,對美的評價也很主觀。人的觀點常因身處的環境及個人經歷的影響而有所不同。畫家透過作品去表達某種觀點,鑒賞者也可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誰是誰非,見人見智,也許只有達文西才最清楚!管理也是一種藝術。領導者不能毫無主見、缺乏個人觀點。工作上,最怕就是遇上對任何事情都是無意見、無所謂、無立場的人。而領袖對公司和下屬最有價值的地方,就在處理棘手緊急的業務難題時,他能有獨到的見解、清晰的立場為團隊在混亂迷惘中指引方向和出路。

可是,若觀點等同絕對真理,那只會扼殺其他更好的可能性,引發紛爭。如達文西的畫,站的位置改變、看的角度不同,便有天壤之別──有瑕疵的畫便成了絕頂佳作。

職場上觀點不同而引致的紛爭比比皆是。最常見的莫過於部門間的壁壘分明,彼此寸步不讓。於是多有見地的觀點,也頓時成為誤人敗事的執見。多角度的思維是管理人的成功要訣。雖是老生常談,而「三多」卻是必須的─ ─多閱讀增廣見聞;多觀察身邊人與事的微妙互動;多思考分析事情背後的來龍去脈。有了對事情的看法,同時保持開放態度去考慮思量別人的見解。加以時日,必有所成。

畢竟,道理顯淺,易懂難精。

特區政府不久前推出「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的公眾參與諮詢文件。發展局局長在序中首先談及香港的區域經濟發展機遇和挑戰,繼而帶出城市內部的社會經濟發展需要。而由規劃署負責撰寫的文中首頁道出:「《香港 2030+》研究代表政府對香港跨越2030 年發展的願景、政策和策略。」以一般市民的角度出發,自然會認為可以透過是次諮詢參與,表達個人對未來社會經濟發展的願望和訴求,宣揚一己的理念,以至推動不同的策略。簡而言之,既是關於香港的未來規劃,而規劃又無所不包,自然便假設文件涵蓋了極大的社會政策範圍。房屋、交通、產業、人口、就業、福利、教育、文化、體育、環保⋯⋯等課題,統統都應劍及履及地清楚鋪陳,引發討論。

然而看畢整份文件,基本上沒有具體表述各項社會發展課題背後的原則和主要假設,以引帶市民商討建立大跨度的共同願景。甚麼是「宜居、具競爭力及可持續發展的亞洲國際都會」?別說今天萬事也極度政治化的社會環境,就算在正常的公民社會,大家也難免就詞彙的定義進行耗日持久的辯論。

文件賣願景 概念性框架政策引導

順應著文件的思路和布局,願景化作了三大元素:「宜居」轉成了「規劃宜居的高密度城市」、「具競爭力」衍化成「迎接新的經濟機遇與挑戰」、而「可持續發展」則引伸成「創造容量以達致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定義既已包含了「環境保護」、 「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為甚麼又與「宜居」和「經濟」分別成為三個不同的元素?「規劃」、「迎接」、「創造」是否反映了主動與被動,處理既有與未有的想法?

文件從三個元素在內容上的充填,跳到了利用「概念性空間框架」以回應各方面的挑戰與需求。甚麼是「概念性空間框架」?「概念性」是否代表「不具體」;「空間」只是指土地利用的平面布局;「框架」是用來引導下一步的工作、那麼是否需要描述下一步的規劃和執行流程?文件結尾處列出了十多個問題,基本上是就某些宏觀課題問「應否」,冀望市民提意見和作取捨。但是選擇「應」或「否」各有甚麼代價,而取捨之間又有沒有其它選擇,文件並沒有提及。

資訊全流通時代 規劃框架過時

上述種種並非指責諮詢文件一無是處的論述,而是點出在香港固有政治行政框架內,推動長遠規劃的一些根本問題。身處今天資訊幾近完全開放,民意互動以秒速進行的社會,我們不可能再假設在「跨越 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這麼碩大的一個課題下,市民大眾會乖乖跳進專業部門設定的用地規劃框架內討論。「城市發展願景」在沒有合式政治討論和高層次民意磨合框架的情況下,放給那個部門或是政策局處理,也會是一個沒法關上的潘朵拉盒子。香港一直以來沒有明確的經濟發展政策和人口政策是鐵一般的事實,相關部門能做的只是假設與估算。

顯而易見,《2030+》的目的,不在於探討或引發香港在經濟發展定位和取向,又或對人口增長和流動管理的討論。「亞洲國際都會」、「高密度城市」、「持續但沒有定向的工商業發展」和「不為人口增長設上限」是規劃的前設,接受這些前設,便會較容易投入建議的「概念性空間框架」是否合適的種種討論;不接受這些前設的話,便會挑戰「概念性空間框架」的合理性。亦即是一場拳賽,一個拳手在繩圈內而另一個卻在繩圈外,只有隔空叫陣但沒有實質互動的情況,自然不會有終局,也不能冀望參與者和觀眾接受最終裁定的結果。

2001年起策劃的「芝加哥河畔漫步」計劃,重塑河岸人文空間。 有「啟德河」之稱的啟德明渠,正進行活化工程。 料啟德區住宅落成後,啟德河將重塑成綠化空間。

觀塘偉業街翻新工廈,由荷蘭設計師Winy Maas親自操刀。 Winy Maas表示,樂見更多本港舊工廈能於建築上推陳出新。 法國設計師 Patrick Blanc創製無土栽培系統,以植物牆為都會帶來綠化環境。

北京「地瓜社區」奪本年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 日本丹羽隆志團隊以再生竹枝作建築物料,營造具村落氣息的渡假村。 屯門多用途污水處理園區「源•區」( T-PARK)奪設計獎。

Ruthia Wong美贊臣副總裁及香港區總經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