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氏製作與公開大學港漫商業應用轉向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Business | Creativity -

港漫形象的轉變

近年不論商場、廣告或是媒體界,均不時看見本地漫畫家或插畫師的作品。Jacky 解釋說,這主要是因為商業機構對漫畫的接受能力提高了,「在過去 60 或是 70年代,港漫予人的感覺 主要是以打鬥、暴力為主,但經過數十年至今,公眾對於漫畫的認知開始改變,而今天可能 50歲的主管級,年輕時候也是看漫畫長大,因此他們會較願意使用漫畫作為宣傳用途,有較多商業的活動較願意以港漫作為推廣。」

鄺世傑( Jacky)最著名的作品是格鬥漫畫《拳皇》系列,在90 至 2000年代曾經風靡一時,甚至創下逾十萬冊的銷量神話。但時移世易,過去漫畫家能在桌前埋首創作,今天鄺世傑必須順應時代,開拓不同面向,另一方面,他亦應邀擔任公開大學的商業漫畫教程講師,與課程經理鄧健斌( Ben)一同培育人才。

除了管理層對港漫形象的轉變以外,觀眾與客戶的顯著年輕化,亦改變了商鋪的市場策略:「市場最有消費能力的其實是年輕人,為了吸引年輕人的購買力,商場亦會針對客群,引入漫畫等較為年輕化的佈置,相反,如果你仍然邀請老一輩的歌手做表演,那就很難能吸引年輕人。」Jacky 又表示,除了繼續創作及出版傳統的漫畫以外,他近年亦有不少其他面向的發展:「例如我近年在尋找其他的盈利模式,例如『Living Drawing』(即場素描),就好像歌手開演唱會,我也會即場替來者繪畫肖像以賺取收入,除此以外,我亦有替不同的單位及廣告商創作插畫。」

近年網絡媒體的興盛,亦令商家有更多的機會,能接觸到不同畫師,轉變了尋找宣傳人材的模式。Jacky分析指出:「因為畫作總需要配合商品形象,例如我擅長打鬥或賽車題材,很難作為女性化妝品的宣傳插畫,但這些商戶可能在Facebook 上無意中看見某位名不經傳、而專師少女漫畫的插畫家,覺得風格相似,便會找這位畫家負責插畫。」

「日本模式」的啟示

根據日本動漫協會於2016年中發表的報告,推算 2015 年日本動漫全年業績達 18,253 億日元(約 1,257 億港元),年增長約 12.5%,當中動漫商品的銷售額達逾 5,700 億日元(約 392億港元),報告又指出,當中以出口中國的版權銷售增長最急,達至 78%。其市場之豐厚可想而知,本港漫畫界又能否參考「日本模式」? Jacky對此未見樂觀,他指出:「日本人最強的地方,是他們製作了一套成功的『動漫』以後,非常懂得『發揮』該作品的特點,從而『舐盡』所有可能的利潤,但先決條件必須是作品本身夠受歡迎,就好像日本機械動畫高達,為何一套高達,創作了數十年也仍然是高達?那是因為『高達』此一名字本來就已經值錢,而其背後的故事仍然吸引人。」

Jacky又指出,香港與日本市場對於「二次元」的態度天壤之別:「港漫曾經有一段代表了『暴力』與『打交』,但日本人乃至日本政府,卻將整個動漫界當成是民族的榮耀,甚至成為了 2020年東京奧運的代表符號,加上日本人口達逾億, 而本港人口『僅約』700 萬,可以明顯觀察到本地與國外市場的差別。」

人才培訓是產業的關鍵

目前 Jacky是香港公開大學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專業課程的講師之一,在專注創作之餘,亦勇於教導新人, Jacky 的父親是 70 年有名的港漫作者上官小寶,以傳統「師徒制」出身的他,卻非常讚賞公開大學的課程設計,可以讓有意繪畫的年輕人有受訓的園地,課程當中包括圖像創作及角色發展等。

該學院的課程經理鄧健斌( Ben)表示,校內目前的商業漫畫課程,也不只是從美學,或者漫畫業界的角度出發,而是一種「Transferable Skills」(可轉化技能):「在學習漫畫的過程裡,其實能學習到繪畫、美術等各方面的技術,這些技術可以投放於不同的商業需求當中,如廣告方面等等。」對於目前新一代有意投身繪畫界的年輕畫師,他又指出:「今天的年輕人對於畫像的敏銳度其實非常強烈,他們每一個人口袋裡,都是一台可以充當相機的手機,年輕人其實『影相叻過寫字』,但當你要建立品牌,對外推廣你的作品,那麼說故事的能力其實非常重要,新一代在這方面比較弱,而你的創作要有人追捧,你就必須要有一個故事『給別人去追』。」

著名港漫作者鄺世傑(左)與公開大學課程經理鄧健斌(右),攜手教育新人。

表示,過去港漫高峰期能一期賣出十萬冊,但目前有數千冊已算合格。 01 02 Jacky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