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uel Mckelvey共享工作間連繫全球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jerry Hui Photo/ Cheung Chin Yui

環球工作間服務供應商Wework成立只7年,在全球初創熱潮下發展迅速,至今已在全世界擁有超過 125個辦公地點,遍布 10 個國家, 38個城市。Wework於去年進軍香港市場,並於灣仔及銅鑼灣開設據點,而上月位於銅鑼灣Tower 535的辦公室亦正式開幕, Wework聯合創辦人 Miguel Mckelvey專程來港出席記招及開幕禮,並談及Wework的成功之道。

這次記者會上的嘉賓名單可謂陣容強大,既有政府代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蘇錦樑局長、創新科技局楊偉雄局長、Wework 的投資方聯想控股常務副總裁兼弘毅投資董事長趙令歡,還有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在在說明了 Wework這個項目的發展前景。

市值超過160億美元

趙令歡在台上致辭時更明言,弦毅過去有多項投資,而Wework 無疑是最令他感到滿意的投資項目之一,目前Wework 單在紐約已有30 個辦公空間,市場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特別在香港、上海、北京等地區。Wework於 2010年由Adam Neumann及 Miguel Mckelvey創立至今,全球 9萬名會員,藉著聯想控股及弘毅投資在去年為Wework 帶來的新一輪融資,現時估值已高達160億美元。在執筆之際,更有外電報導,日本軟銀集團已有意入股Wework,並幾近完成最初協商,首筆投資為20億美元,之後第二輪投資亦將超過10億美元,令總投資額接近40 億美元。

估值如此高的公司,下一步自然就是上市了,但 Miguel Mckelvey已在發布會上明言,公司雖有考慮及準備上市,但目前還未有任何時間表。他亦同時強調, Wework不是只為初創公司或企業家服務, Wework旗下很多會員多來自傳統Fortune 500內的公司,如在 Tower 535 佔有8層寫字樓面積的辦公空間,當中就有三層租予滙豐。從這方面來說, Wework自然不能單純地定位為 Co-working place,因為 Co-working place主要為初創公司而設,而Wework的服務對象已凌駕於初創公司,為處於各發展階段的企業提供服務。

年青要創業

Miguel Mckelvey 是天生的企業家, 1998年畢業於美國俄勒岡大學建築系後就隻身前往東京找發展機會,當時身上只有約千多元美元。身處陌生環境,他不斷學習,並藉此啟發他創立一個連繫全球學生,結合社區網絡功能的英語學習網站——“English baby!”,其後數年間,乘著科網熱潮,這個充滿趣味性的網站亦不斷發展,旗下員工二十多人,已算是不錯的成績了。「當時我已開始幻想,網站會於短期內籌到很多資金,會聘請百多名員工,甚至上市。當然有些事情,到最後都沒有發生,而我總是 想做回老本行,做建築師,於是就在 5 年後前往紐約發展,加入了當地一間小型的建築師樓,從頭做起。」

加入這間建築公司後,他一度以為自己只能做一些微小的建築設計工程,怎知公司後來竟接下了美國服裝零售商 American Apparel 這個大客戶,主要為其分店制定各種設計框架及施工,而隨著 American Apparel 的分店愈開愈多,在數年間增加至 170 多間時,他在公司的工作亦愈見吃重。此外,他又參與很多中小型公司,包括初創公司的前期發展工作,令他更明白到初創公司及各企業在工作環境上的真正需要,乃繼而萌生創立 Wework的念頭——一個由企業家建立,亦專為企業家而設的嶄新聯合工作間。

連繫全球龐大的會員網絡

Wework為一個聯合工作間,並憑室內設計及全球會員之間的聯繫著稱於世。讀建築出身的 Miguel Mckelvey,同時身兼首席設計師的工作,對於 Wework如此看重室內設計部分,他表示:「在 7年前,亦即 Wework 創立之初時,市場上是沒有人將設計概念融合在這些嶄新工作空間的設計中,而我們的概念,乃是受酒店業的啟發,希望為會員帶來最好的設計及服務。」他亦表示,在設計上, Wework 擁有為數 300 多人的設計團隊,由建築師、工程師,以至室內設計師,更有R& D部門,因此可以完全不假外求,藉此支援 Wework 的會員。

在分布全球的 Wework工作間內,其實可以發現一些共通的設計元素,如流線形燈罩、大量使用的落地玻璃,以增加空間感,當然亦有不同之處,他便指出,每個 Wework 工作間的設計,都會融入當地的文化特色。「每個工作間,我們都視之為一個全新的設計項目,有些地方會有重覆之處,如小型房間的設定,不過我們會在設計及燈光上作出調整。一般情況下,設計部分乃由公司的團隊負責,亦有些工作間是與當地的室內設計公司合作的。」在記者會舉行當日下午,他便親自帶一眾媒體參觀部分樓

層的設計,只見香港的地道文化特徵處處可尋,無論是茶水間的用色、塗鴉風格的壁畫或不同的工作區域,均成功創造出一種獨特的設計語言及風格,而一切都要歸功於香港NC Design & Architecture 的設計師 Nelson Chow。「我在網上看到他的作品,尤其是他設計的盒子,我更是非常喜歡,於是就寄電郵給他,說我很欣賞他的設計,邀請他一同合作,於是我們之間的合作就開始了。」

在經營理念上, Wework 一直相信,工作環境是要多元化的,因為工作性質常變,有時需要跟其他同事合作,有時需要一人獨處,例如進行視像會議的時候;房間亦有大有小,反映了香港營商環境中的多樣性,會員來自不同行業、職能及階級,由自由工作者、中型初創企業,甚至是大企,而這些會員之間不會是各自為政,河水不犯井水,如落地玻璃窗的設置,便有助打破會員或企業之間的隔膜,逐漸形成一種互相合作的工作氛圍,甚至有機組合成一個社區,而這個由 Wework 一手建立的社區,目前已是個擁有 9 萬名會員的網絡,亦為Wework 的會員帶來最大的價值。Miguel Mckelvey 指出,一旦成為會員,便可以在手機內下載一個應用程式,藉此直接連繫在全球擁有 9 萬會員及企業精英的網絡,由此開拓更多商機。

保持一份初創的精神

筆者曾接觸過多間初創公司,發覺部分公司在發展至一定規模後,便不再願意以初創公司自居,在努力融資同時,慢慢迷失方向。我問他, Wework作為近年發展得最快的初創公司之一,如何看待目前的發展規模?他說道:「雖然在財務上,我們已經很充裕,但從營運上來說,我覺得 Wework 目前仍是初創公司來的,仍有很多地方需要我們去學習,因為我們至今依然需要面對各種不同的挑戰及困難,因此要始終如一地保持初創公司的特性。」市場的發展,有快有慢,如 Wework 已在紐約開設了30個工作間,公司在該地區的發展相對純熟,但對一些新市場如上 海、首爾,甚至馬來西亞、印度等地區,卻是無時無刻都要面對很多挑戰。「因此經常要保持一顆開放的心,以初創公司的精神,迅速面對各種市場上的變數。」

由於香港近年初創風氣強盛,令各間專為這些初創公司而設的共享工作間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雖然客戶對象有所不同,但競爭總是難免的, Wework 如何應對 ?「我始終相信,市場是很大的,機會亦很多,因此當市場上愈來愈多共享工作間時,那反而是好事,大家一同推動這行業的發展,令市場不斷擴大,亦令更多人不用再於傳統的工作間內工作,在提升生產力同時,亦帶來更多關於工作的樂趣。」

01 Wework 位於銅鑼灣Tower 535的工作間。02 每個地區的Wework工作間空內設計,均融入當地的文化特色。

03 Wework目前在全世界擁有超過125 個辦公地點,遍布10個國家、38 個城市,會員人數達9萬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