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新興市場未來投資前景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我們的觀點是建基於新興市場經濟增長觸底及宏觀因素逐步改善的跡象。中國經濟硬著陸及商品價格暴跌的極端風險已減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新興經濟體的增長將再次超越成熟市場,而且兩者之間的差異將會在未來幾年內擴大。下文將探討我們的觀點所面對的潛在上行及下行風險。

為了「讓美國重現輝煌」,當選總統特朗普主張促增長的方案,包括增加基建開支及減稅,藉以刺激國內經濟增長。美國經濟通貨再膨脹將有利於環球增長,繼而通過增加貿易支持新興市場增長。若美國經濟增長復甦及美元企穩,新興市場股票及債券均會從中受益。近期商品價格亦已回穩,美國經濟增長加速(著重於基建)將是利好因素。然而,上述情境建基於一個假設:特朗普在競選過程中宣稱要限制貿易的政策不會落實。

美國經濟已在接近全民就業水平上運行之際,特朗普政府實施任何大規模的財政刺激計劃均有可能會加重通脹壓力。若特朗普對非法移民施加更嚴格的限制,例如在墨西哥邊境築建圍牆及限制新移民數目,情況將更見惡劣。

通脹上升或會促使聯儲局的加息行動較預期進取,而且不斷擴大的利率差異可能會推高美元。若美元大幅升值,將對新興市場產生破壞性 的影響,而美元急劇反彈更會壓低回報。然而,自 2013 年 4 月的「退市恐慌」以來,新興市場貨幣已顯著調整,估值已變得更為合理。就美元到目前為止的升幅來說,其進一步大幅升值的可能性令人質疑,而這在中期內對新興市場而言或許是利好因素。

若特朗普政府取消或重新磋商貿易協議,或對來自新興市場經濟體(例如中國及墨西哥)的進口貨物徵收高額關稅,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增長將可能遭到重挫。進口最多貨物到美國的新興市場經濟體(當中包括墨西哥及南韓)最容易受到衝擊。然而,這風險大部分已被市場消化,我們認為,由於特朗普上任後應會優先處理國內事務,這方面的事態進展將會比較緩慢。

若新興市場經濟體以牙還牙,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下行風險,將不止於打擊新興市場出口。舉例說,中國可能會允許人民幣再次進行一次性大幅貶值,或徵收實物關稅。

較長遠而言,若貿易保護政策導致美國企業將海外業務搬回國內,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外國直接投資或會減少。進口替代是一種資源錯配政策,把資源從生產效率較高的新興市場,轉移到生產效率較低的美國,最終會拖慢美國、環球及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為新興市場的前景蒙上陰影。然而,由於基本因素不斷改善,即使可能面臨來自美元走強及美國利率上升的短期阻力,我們依然看好新興市場。

崔永昌摩根資產管理投資資訊總監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