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聞•三問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Editorial Note - Samuel Lai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但香港的政治議題並沒有閒靜下來,爭議密度之高,讓人容易失焦點。不如看看上月三宗經濟民生「小」新聞,帶出的反思其實不小。

政府計劃新增 600輛專營的士(前稱優質的士),收費較昂,服務也較傳統的士為高,例如車齡要新、車廂可無線上網和手機充電、營辦商要提供 call 車 app、司機要受培訓等。計劃明顯是想回應市民對Uber這種新興服務的需求,又想平息的士業界不滿,以為可以「中間落墨」。結果,的士業堅持反對,慢駛抗議,理由是新的服務他們也有能力提供,又說再推600新牌照既加劇路面交通負荷,又令司機供不應求。經營者拒抗引入新競爭,消費者期望更多供應更多選擇,這是必然的矛盾,關鍵是政府能擺平這矛盾嗎?選擇推出更高級的士,即是否定讓 Uber這種隨科技和共享經濟概念而生的事物合法化,跟政府近年不斷聲稱要促成創意創新經濟自打嘴巴。當然,創新不一定需要「違法」,但創新必然會衝擊舊有框架和傳統利益者,政府沒有嘗試拆牆鬆綁,是認為不應去做,還是不敢去做?新加坡的公共行政規管再嚴,也能讓Uber 在受監管情況下合法經營。這又令人想起香港一方面說要活化工廈,同時又嚴打工廈內工業或貨倉以外的業務。

「啟德 1 號」開售反應理想,不少「首置」買家更一口氣買入兩個單位,本來新盤市場出現「首置豪客」已屬見怪不怪,但這樓盤是「港人港地」項目,就額外受關注。當年推出「港人港地」政策,本意是將外來投資資金排除後,香港人會較易上車, 但香港人就沒有投資需要嗎?政府回應,說地契條款並沒有限制每個業主只能購買一個住宅單位的規定,現時不能單方面加入限制銷售的條款。正如樓市加辣,投資者就用年幼子女名義買樓避稅,第二個物業有額外印花稅,又可以用「一契多伙」來避稅。既然市場總是聰明過政府,政府不斷獨沽一味地加辣,可以幫到港人置業嗎?

垃圾徵費研究多年,上月終於推出細節並提交立法會討論,從物管公司以至升斗小民即時想到各種衍生問題,除了難以追查違規丟棄的物主外,按袋還是按幢收費的決定權來自管理公司還是立案法團?家居廚餘回收配套不足被逼浪費垃圾袋?塑膠玻璃等缺乏利潤空間的可回收資源,如何避免分類後最終仍要回到堆填區?大型物品棄置要每件買標籤,若把一個衣櫃拆開丟到垃圾站,難道每塊層板每度門當一件?黃錦星認為徵費能改變生活習慣,達至源頭減廢,是理想的願景,但環保界質疑單講徵費但社區回收配套未能同步改善,減廢功效存疑,徒增社會成本去解決爭拗。好心做壞事,見得太多了。

林鄭月娥的政綱,提出政府需要在創新及科技發展上充份發揮促成者和推廣者的角色,為創科在各行業應用提供空間;又將置業階梯細分五級,於居屋與私樓之間加入「港人首置上車盤」;又表示要在推動源頭減廢及實施都巿固體廢物按量收費的配合下,帶領香港達成十年減廢四成的目標。這些政策的方向,香港多年來早有共識,但執行上能否落實,這刻唯有聽其言且察其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