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開啟時代的女工業家

時代不斷變化,香港工業界亦急需求變轉型,由傳統工業過度至新工業時代。在如此富有挑戰性的環境下,業界既需要內部傳承,又要尋找新的發展動力,而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便從中扮演了重要的橋樑角色,引領業界走向新里程。工業界向來都是男性主導的,然而多位女工業家卻於近年冒起,並幹出不錯成績,她們如何自處,並對業界作出貢獻?本刊特別邀請一班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的女成員,一同分享在成功路上的重要經驗。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Interview | Special - Text / Joseph Wo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Special Thanks / Chef's Secret

C:capital Entrepreneur Clara:陳婉珊(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常務副會長、利記集團行政總裁) Karen:陳嘉賢(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副會長、德國寶集團副總裁) Emily:張綺媚(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執行委員、全利集團執行董事) Daisy:莫慕潔(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執行委員、標準錶針及配件廠有限公司 執行董事) Juliana:林曉盈(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執行委員、凱盈工業董事總經理) Jackie:吳慧君(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執行委員、潤成紡織總監)

踏上女工業家之路

C:為何最初會加入家族公司? Juliana:我向來都非常崇拜爸爸,一直都希望與他共事,向他好好學習,所以從八歲起就開始跟随父親一起工作,畢業後就很自然加入了公司。

Clara:我花了一段時間來接受加入家族生意這份工作。在公司內,我做過倉務、收賬、送貨等工作,當時很多工廠仍在香港,我也經常出入葵涌、荃灣、官塘這些工業區。當時我常問自己,為何要學習這些運作?後來逐漸負責一些較重要的項目,才開始有些不同的想法。

Karen:我卻沒有你們的經歷。入讀大學時,

我曾問爸爸應選修甚麼科目,他沒有意見,只想我報讀自己喜歡的科目。往後他都一直沒有干預我的讀書及工作計劃。大學畢業後在外國工作了8 年,每份工都是自己找的,直至 1993 年一個契機,爸爸在國內設廠發展生產線,我當時想到他可能需要我的協助,於是才加入公司。

Daisy:我亦沒有特別去想,但加入工業界後,發覺每一天都有很多學習機會,並發覺自己愈來愈投入,不斷尋求新的知識。

Emily:最初加入家族公司時,爸爸亦未決定將我安排到哪個部門工作,於是我就自行去安排。由於我主修會計,因此就先由財務部開始做起,之後每兩年轉換工作崗位,從中逐漸了解工廠日常運作的流程。後來發覺做OEM的利潤很低,於是就開始做自家品牌。

尋找女性的價值

C:你們作為香港工業界少有的成功女性企業家,大家都努力地工作到今日的位置,若跟男性比較,你會認為女性在哪些方面較優勝?

Clara:女性在某些方面是具優勢的,如有較強的忍耐力、語言能力等。但其實在工作上取得平衡是需要的,因為男性本身亦會有其優勝的地方,如科技應用,因此如何分工、如何組合對企 業亦是十分重要。

Jackie:公司管理層以男性居多,但若果有女性參與其中,除了可起一定的調和作用,亦可在決策過程中帶來另一種聲音、另一種意見,有助業務決策。以我的公司為例,父輩們一同工作,有時難免會有磨擦,而我的出現,就可以加以協調他們之間的緊張關係,並化解矛盾。

Daisy:我的公司是做錶針及配件的,至今有 43 年歷史。行內無疑以男性主導,但正因如此,當我接觸客戶及銷售產品時,確實起到柔化的作用,有助業務發展。

Karen:跟男性比較,女性具有剛柔並重的先天特質,忍耐力亦較強,於是就更具發展上的優勢。其實我們眾人的性格都是如此,對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我們有很多事情想去問、想去做,於是一路行,一路自己去發現及開拓,最重要是不怕任何辛苦。

Emily:我們作為女性,自然明白女員工的需要。以往工廠何來有分娩假?我在工廠推出關心懷孕員工的措施,一方面關顧女員工的需要,另一方面亦間接促進了員工跟公司之間的關係。我認為,正正因為女性剛柔並重的特質,令我們與員工之間多了溝通及了解,從而提升他們從工作中所獲得的快樂。

企業的傳承之道

C:隨著科技及市場發展,工業界面對的挑戰愈來愈多,「再工業化」已成未來趨勢,業界經常面對轉型問題,作為新一代工業家,你們如何保留上一代傳下來的珍貴價值,同時又為公司注入新思維,令公司與時並進,更進一步?

Clara:兩代傳承,上一代的心態是很重要的,我曾要求爸爸可以放手讓我在企業作新嘗試。在嘗試的過程中,很多事情都非一步可到位,因此兩代之間是需要進行很多溝通。以我公司為例,一直以來業務以製造金屬原材料為主,至近年,我們開始跳出 comfort zone,開拓新的業務,建立期貨經紀業務,將工業界及金融界結合一起,期望可以得到工業界的關注,新思維需要得到兩代的理解和接納,明白到兩者之間其實是可以合作做到很多事的。其實我們沒有想過超越上一代的,我們只想在穩健的平台上再發揮,這一點很重要。

Karen:對,多年以來,都是為了盡自己的能力,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會去想超越爸爸或做得比男性更好。年代不同了,大家機會平等,尤其當今是工業轉型、做品牌、做零售的時代,挑戰多,機會亦多。爸爸是第一代創業者,永不言休,因此我需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若果某些方面他是做得出色的,如產品發明,我就不會重覆去做,轉而發展設計及市場推廣策略,大家的關係是互相補足的。

Jackie:我亦很認同 Karen 所說,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時代不斷在變,已難以完全沿用上一代的做法,惟有向他們慢慢解釋我的新做法。以我的公司為例,我們是從事紡織的,以往,布料染色的過程容易引起環境污染問題,在 20 年前可以不理,但隨着時代和政策轉變,環境污染的問題必須正視,於是我又慢慢向他們解釋,而慶幸地,他們都很願意去聆聽及接受。當看到成果時,他們便更理解我的做法。

Emily:要得到父輩和老員工的信任,必須要一步一步,用時間去慢慢建立。面對新概念或有新想法時,我會嘗試用他們那一輩所明白的語言,去令溝通更有效,說服他們嘗試新事物,當實行後有所成績,就可以一步一步獲得一眾老員工及爸爸對我的信任,令我擁有更多發揮空間。

Juliana:我很認同女性要在公司內尋找自己的價值。講天馬行空的概念是很容易的,卻要有實質表現,就算作為第二代,亦要有實質的工作成績表,才可以說服上一代將更重要的工作交給你去做。只要大家是努力為行業、為公司,結果是可以看到的。很多人說工廠、製造業已是夕陽工業,但我們的產品是生活必需品,面對新的經濟環境,當重新審視目前的情況時,那怕是傳承,又或是以甚麼形式去進軍市場,我們其實亦同時在建構一個新的時代。不過我們亦不能失去一些重要的價值,如對工作的拚勁、未雨綢繆的打算等等,這些價值是

01 上排左起:張綺媚、莫慕潔、陳婉珊下排左起:林曉盈、陳嘉賢、吳慧君02 每逢就職典禮,各「家庭成員」濟濟一堂,歡聚暢言,場面熱鬧。03 參與協會活動,共同推廣工業。04 「香港工商業獎:升級

轉型」評審委員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