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三聞三問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Editorialnote - Samuel Lai

人是善忘的,尤其是香港人,尤其是每天起床先上社交媒體那輩香港人。三則可大可小的新聞,延續上期的討論,發掘更多反思的方向。

共享單車初現香港,但令市民天天見到Gobee. Bike 的原因,不是因為見到它穿梭大街小巷,而是連續幾天電視新聞都出現翠綠車架沉在水底的影子。「共享」兩字,就如幾年前的Lohas、十幾年的 Yuppie,象徵著與傳統和主流相異的新興態度,但很快就被濫用,同一名詞之下,背後的實際涵意可以相差很遠。Uber初推出時是共享座駕,用閒置的汽車接載其他人,但當鼓勵人買一輛新的豪華汽車,以專業司機的姿態全職服務,實際上已偏離共享性質。Airbnb 的出租房屋仍較原汁原味地保留共享經濟特色,或許只因另購房屋專作短租的成本門檻太高。但無論 Uber 或 Airbnb,營運商都只是一個平台,替一個龐大而分散的市場作需與求的配對服務。回看 Gobee. Bike,市民「共享」的單車,其實都是 Gobee. Bike 買來放租的,只不過用了QR code、GPS、手機 app 等科技元素,充其量只是用了流動科技的租單車服務,與共享經濟概念無關。傳統單車舖覺得政府厚此薄彼,因為Gobee. Bike 把單車隨街放就可以放租做生意,他們若把單車放在路邊就會被充公,甚至單車車主都怕在新界供不應求的單車合法泊位都被Gobee. Bike 霸佔了。Gobee. Bike有此優待,當然是先獲得政府部門開綠燈,區區一向嫌政府對創新科技態度不夠開放,也期望香港成為一個單車友善城市,樂見市場出現新選擇,只是想大家 搞清楚何謂共享經濟,是否但凡冠上共享二字就要支持。

上一期仍在談「一契多伙」的逃稅漏洞,結果政府即時出招,一份合約購買多於一伙都要付 15% 印花稅。但面對長期低息環境、內地資金大量湧港下的投資「剛性」需求,大戶稅照俾,樓照掃,加這點點辣,對市民安居與置業的需求可謂於事無補。如地產建設商會執委會主席梁志堅所說:「那些客不同」,只是整個私人市場都在照顧「那些客」了,屯門北開放式單位都逾 12,000元呎。政府一直被動地追在投資者後出拳,即使要一契一伙,投資者也可以買人頭或用各年幼子女名義買多伙,出貨後又回復「首置客」的身份。政府不是不知道,只是加稅比開發新地土更容易告訴市民「已跟進了」。

垃圾徵費進展膠著,但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劃今年第三季勢必推行,日後棄置「四電一腦」,即洗衣機、冷氣機、電視機、雪櫃及電腦產品都要另外付費,政府配合的工作就是在屯門環保工業園招標興建一座大型電子廢物綜合處理廠,由港外合資的財團歐綠保綜合環保有限公司投得,預期明年中正式營運,可處理香港四成的相關廢棄物。香港近年的環保回收政策傾向以大型基建作解決方案,例如廚餘處理將依賴日後在小蠔灣的回收中心,然而「丟垃圾」是每個社區每一天都會發生的事情,單單追求規模效益,而不處理社區與大廠之間的物流關係,最終消耗的社會資源會否更大,而且換來更低的成效?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