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 is (not always) King電子支付搶攤潮

手機網絡翻天覆地改變社會文化,就連既有的生活習慣亦要重新定義。今天只要一機在手,便毋須再裝備相機、地圖以及手提電腦。支付工具與銀行帳戶之間日漸緊密的聯繫,亦逐漸令民眾能隨時繳款或購物,錢包當中毋須再備有大量現金。相比中國內地及世界各地,香港的電子支付文化未見普及,香港市民最常用的儲值支付工具仍然是1997年推出的八達通卡。20年過去,時移世易,眾多第三方及手機支付程式乘流動網絡之便,急速崛起,分頭搶佔不同市場,又會為本地商界帶來怎樣的變化與機遇?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 / 張毯

中國內地的電子支付技術突飛猛進,手機支付程式幾乎遍及生活中各個層面,亦造就不少龍頭的崛起。當中最成功的,當數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螞蟻金服支付寶」。據資料顯示,螞蟻金服目前在中國的用戶已經超過了 4.5 億,日處理金額超過數以百億人民幣。在上月舉行的「2017 互聯網經濟峰會」當中,即邀請到螞蟻金融服務集團首席技術官程立分享對金融科技的看法,他在場開宗明義說:「我們螞蟻金融一直以來希望可以令『支付』變得更方便,例如現在使用支付寶在國內入住酒店已不用繳押金,另外使用支付寶亦可以乘搭公交車。這些支付方式也已經跟以前不一樣,又例如在最初我們吃飯可能要先付錢,但後來則變成可以先吃飯後付錢。我們在思考,未來是否能夠『吃飯後不付錢』,或者以其他方式替代『支付』這種行為。」

金融革命的三項願景

近年興起「金融革命」一詞,用以描述在手機科技的發展之下,金融服務將一改過往重門深鎖的形態,在新的金融科技( Fintech)之下變得更為輕易而生活化,令市場產生巨大改變。程立表示:「我們希望螞蟻金服能達成三個目標,一、金融服務如何能更廣地應用到不同場景?二、能否將金融服務的門檻愈降愈低,不再只服務於20%的人群?三、金融服務形式的創新。」說到最後一點,他特別強調:「在這個過程當中,其實我們想做到的,是將金融變得更加普遍,更加平等,而當中的關鍵正是技術。技術是令金融變得更普遍性的重點。我們必須要想辦法,令金融服務能夠服務到數以十億計的人群,可能你的系統每一秒鐘都要處理數以十萬計這樣的交易,這樣的平台就需要非常強的技術,所以我們就需要在這樣的平台上面,加強技術基礎的能力。」另外,螞蟻金服行政總裁井賢棟亦表示,計劃10年內發展20億用戶,期望成為環球企業。他又指出,正研究為旗下支付寶引入區塊鏈( Blockchain)技術。

而這一點或許值得香港借鑑,在同一論壇當中,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表示,金管局預料將會於明年2018年,推出新的「快速支付系統」,促進政府的各項流動支付服務,預計將包括設立全新的電子流動電話支付渠道。陳家強又引述指出,截至去年 2016 年 8月,金融科技初創的企業,按年增加60%,達至138間。有見及此,金管局目前正與本港多間銀行合作,研發更多方向的金融科技服務,當中包括「智能合約」,以及在國際金融服務機構中甚為重要的「分佈式賬本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DLT),該技術可以維持絕對單一的帳目正本,同時令其他平台可實時以分享副本形式得知正本的改動。可見港府亦有意追隨金融革命的形勢,發展更具競爭力的金融科技。

由個人到客戶交易

曾經有分析指出,中國的行動支付及第三方支付之所以如此發達,乃出於中國過去20 年內的金融科技發展是以「火箭式」攀升,幾乎是從零到一的過程,因此直接省略了使用如香港八達通卡,或是臺灣悠遊卡的實體儲值支付工具,而自然配合了手機網絡的誕生,在幅員遼闊的神州大陸以流動支付平台穿梭連繫。有日本媒體粗略估計,中國至今以手機支付的交易, 總額已高逾人民幣 37.1 萬億元(約港幣 41.8萬億元),較美國超出 50 倍,而中國於 2016年的手機支付交易總額,更已超越了日本同年的估計達4億至5億美元(約31億至38億港元)的國民生產總值,足見中國手機支付交易總額的驚人。

在眾多支付工具當中,除了上文提到的螞蟻金服支付寶,另一大「山頭」則為騰訊旗下的通信工具「微信 Wechat」及相關「微信支付」等繳費平台,更是通訊工具與支付工具互相結合的牽頭者之一。微信支付海外運營負責人殷潔表示:「目前中國內地擁有微信的手機用戶當中,超過 90%以上會每天使用微信支付,而移動支付用戶達 6 億人,日均支付宗數亦達 6 億,其中商業的支付交易量增長較為迅速,尤其有由『線上商戶』轉移至『線下商戶』的趨勢。」微信支付亦看準時機,來港推廣商戶手機支付跨境方案,而截止目前,全港約有逾 1,500 間店舖接受微信跨境支付。

手機支付的社會文化

微信支付的盛行除了跨境支付,手機支付等技術上的便利以外,另外亦因為「微信紅包」的盛行。微信紅包顧名思義來自華人傳統新年的「派利是」文化,於 2014年初推出,微信用

戶可向好友發出擁有各種金錢額度的紅包,用戶擁有微信支付的話即可透過銀行帳戶提現。殷潔續指:「於剛過去的 2017 年農曆新年期間,新年除夕的 24小時內,微信紅包的收發量達到140 億,而整個春節期間,我們以穩定的技術每秒處理了 76萬個的紅包,可見微信在技術上非常穩定,可以應付龐大的交易。」殷潔又借此提到,微信支付在內地是日常社交的其中一種模式,而香港地區雖然未必像中國用戶般,以同樣的方式使用微信,但微信支付的系統絕對可足以應付商業上的需求。

反觀香港客戶所擁有的第三方及手機支付平台,從數字上而言,除八達通以外卻並未能與中國內地相提並論。金管局目前向15 個包括 八達通在內的儲值支付工具( Stored Value Facility、SVF)發行牌照,今年3月底曾公佈相關數字,其中,所有儲值支付工具的帳戶約為4,049 萬,以市面上流通的八達通總共有3,300萬張計算,即其餘 749.1 萬個帳戶則由包括大新銀行、交通銀行、快易通、Paypal Hong Kong等在內 14個持牌支付平台攤分;而去年第 4 季的支付工具交易金額當中,則達297.24 億港元,其中六成為銷售點支付、四成為網上支付。本港與中國內地的生活文化雖然有異,但從技術及數據上而言,仍有互相參照的餘地。在智能手機功能日益齊全,流動網絡速度日益增速,乃至於智能手錶的搶攻之下,電子支付的發展勢不可擋。

01 螞蟻金融服務集團首席技術官程立。02 微信支付海外運營負責人殷潔。03 本港的流動支付媒介仍然以沿用了20年的「八達通」為主。04 智能手錶的面世亦帶來更多流動支付的可能性。 01 02

04 03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