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planning:粵港澳大灣區

繼「一帶一路」後,「大灣區」的概念對於大部分香港人來說,好像破空而出,坊間難免又引發一番「被規劃」的討論。但是據筆者了解,這概念早在十多年前由當年的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吳家瑋率先提出。背景是看到三藩市灣區,尤其是矽谷的發展狀況,與及深圳的創新科技發展潛力,希望能通過同一地理區域中的城市協作,達致互惠共贏的成果。飛逝的時光印證了吳校長的慧眼——深圳在創科產業帶動下的經濟實力已力匹香港。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林筱魯資深規劃師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中 國有三大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區域可說是走在改革開放最前線的區域,當中固然有種種不同的文化歷史原因,但香港的特殊角色卻絕不能抹煞。

在 2006年時,粵港澳三地已聯合開展了《大珠三角州城鎮群協調發展規劃研究》; 2008年,國務院頒布了《珠三角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 2008 - 2020 年)》; 2009年,三地政府又達成了推展《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的協議。不同計劃或研究的重點,基本上離不開打造區域溝通及協作平台,提升區域整體在國際上的競爭力,維繫區域的可持續發展能量等主調。簡而言之,「大灣區」的概念並非新生事物,而無論具體內容是甚麼,其重點都在推動區域合作。

灣區內文化體制差異成障礙

然而十年過去,為甚麼好像只有無窮無盡的規劃,而民間

大多數人並不掌握計劃的具體內容,更遑論感受到任何實質好處或改變?為甚麼我們不能好好借鑑三藩市灣區及東京灣的經驗?成也特區,敗也特區!香港、澳門與其他珠三角灣區城市的協作和融合的現實困難往往就在一個「特」字上。自成一體的法律及行政系統,獨特的社會文化背景,與內地有明顯差異的教育、醫療和社會保障制度,以至道路與車輛駕駛盤的左右分歧,無不影響著區域間的人口、資金、資訊、貨物的自由流通。

另一現實問題是廣州、深圳與香港各有各的區域政治經濟優勢,如何促使三台火車頭能在同一軌道上,向同一方向,以同一步伐馳騁,亦並非憑空間或產業規劃便可以解決。然而挑戰並非不能克服,因土地權屬問題纏擾近廿年的落馬州河套地區發展,深港兩地政府終於在今年初簽訂合作協議。這突破具有多重意義,尤其是在秉持「一國兩制」的原則下,兩地能夠以共同願景為基礎,拋開了一些固步自封的思維和行政包袱,達致雙贏的結果。

共拓創新科技產業鏈平台

挑戰帶來機遇,全球的主要經濟體都必須隨著世界經濟結構和趨勢改變作出調整,甚或作出根本的改革,大灣區內的主要城市也無從逃避。新產業需要新的平台,也往往讓商議各方較容易放下成見。深圳的創新科技產業基礎、以廣州為核心的區域統籌能力、加上香港的特殊體制在對接國際資本、人才和管理平台的優勢,要在大灣區建立具國際競爭力的創新科技產業鏈,絕非難事。產業提升,尤其是對現代服務業的關連需求,自然而然會迫使區內各地提升自有的環境和城市管理質量以吸引和留住人才。而全國與及世界各地的人才薈聚和自由流動,又會促進各地在文化價值和社會制度上的優向同化,從而減少兩極化的矛盾現象。要自主、要避免「被規劃」的命運,香港需要聰明地運用仍有的優勢,採取主作出突破,而非在邊界起圍牆,然後坐以待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