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價不升未必是好事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Business - 汪敦敬祥益地產總裁

香港一直以來也給一種大都會的感覺,卻其實從未合乎大都會的規模,根據前特首曾蔭權在2007年接受《金融時報》的訪問時表示,香港人口應增加逾4成,至 1,000 萬,才能追得上國際金融中心紐約及倫敦的實力。

這象徵了單在人口上香港已經必須以內地人融合(圖表所見,香港不可能不融合內地成為規模充分合格的金融中心及大都會),融合除包括加上境外人士,也代表與境外對流互相遷徙。

除人口未準備好之外,香港的基建也欠缺和周邊地方的無縫融合,看香港人仍當新界是偏遠地方,欠缺一小時圈生活的追求,便知道仍是傳統市區為中心,殖民地時代的新界郊野幾乎被環保人士及政客禁止了發展,令香港欠缺足夠的建設去銜接周邊的經濟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當香港成為大都會是大勢所趨的時候,我們仍不思進取,結果只會令周邊地區有更強勁有力的發展,並且接收甚至取代了我們不少優勢。

當然,香港人思想上的退步,近年民間追求安逸,認為低效率和慢活才是人生真諦,連立法會也以拉布為鬥爭手段,整個社會也來「鬥慢」,但地球又怎能轉慢一點等你?「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句說話果然十分有道理。

對!地球仍然繼續地轉!變遷會在你慢下腳步的時候無情地離棄你,近年當香港官民也共同追求「樓價升幅慢一點」的時候,當香港樓市辣招成功地令香港樓價跑慢內地一線城市的時候,香港人亦嫌樓價升幅太高的時候,卻不察覺香港樓價升幅比人低,其實亦等於購買力增長比人少。去到一個程度,周邊地方一樣會覺得香港樓日益「抵買」,而香港財富增長落後的購買力根本不夠力去和別人競爭,看地皮買賣,香港發展商幾乎無一爭之力,一些香港人甚至一味說別人出價瘋癲,顯然仍活在昔日的世界中。

「期望樓價下跌」的人很可能已踏入了經濟學的錯誤區間,首先,市場並沒有借貸泡沫,量化的貨幣是真的過多,不是假的泡沫,另外,「若樓價升幅少過量化貨幣的增幅」很可能代表香港的財富蒸發,起碼是個代表購買力會低於樓價升幅,合乎量化貨幣比例的城市。

市場是戰場,是殘酷的森林定律,幸福非必然,不珍惜的後果是「無機會珍惜」!香港人珍重!

大仔生日,老婆安排去波爾多旅行「順便」到倫敦和他慶祝一下,我每年也有多次倫敦深度行,算是熟悉這個大都會,那一個下午,我住在The Shard 這個倫敦地標的酒店看著泰晤士河的美景,想起香港正即將成為年青的超級大都會,心內既興奮卻也擔憂!撰此時希望以面對香港成長的角度去分享我認為的香港人自處之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