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Unicorn meet Big-data 初創獨角獸與大數據

初創( Start- up)成為香港商界近年最甚囂塵上的用詞,眾多新創業者在不同的領域上啟航,由零到一建立出本港過往前所未見的新企業,力爭在風雲變色的商業界別當中,金蟬脫殼成為被喻為「獨角獸」的「市值十億元企業」。手機發展一日千里,今天我們每一項行為都與各種數據連結,衣食住行均能藉由大數據分析出規律,這些企業又如何運用鉅細無遺的數據庫,繼續在初創之路上往前進發?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 Schiller Fung

人事翻新不用十年,一年足矣。雖然近年金融市場風雲變色,但香港穩健的營商基礎仍然刺激眾多創業者新軍突起,配合近年日漸興盛的手機科技網絡之下,不同行業均轉而善用科技數據,改善管理以及提供更佳的服務。上月香港貿發局舉辦「創業日」,今年的主題即聚焦於初創企業以及電子數據之間的關係。

尋找「獨角獸」的故事

香港商業環境步入轉型期,服務性金融業不再雄霸天下,傳統製造業及各行業也亟欲轉型,「工業 2.0」、「工業 3.0」、「O2O」等營商方式相繼誕生。本屆「創業日」主題即為《願景領航:窺探未來》,並請來近年最引人注目的創業人士,在論壇上分享他們的意見。其中包括被喻為本地金融科技( Fintech)界先鋒 Welab 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龍沛智、開創旅遊科技( Traveltech)的 Tink Labs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郭頌賢以及Lalamove 創辦人及行政總裁周勝馥。

「獨角獸」在現代金融業當中,意指佔值超過10億美元而並未上市的初創企業。該單詞在2000年前後出現,據當時的報導指出,若嚴格劃成 10億的標準線,世上只有 0.07% 的企業最後能夠進化成為「獨角獸」,較有名的例子則包括Uber、小米及 Airbnb 等等。今年,美國機構 Spoke Intelligence 和 VB Profile 認證,公佈全球有 229家獨角獸企業上榜,其中科技勝地矽谷加州最多,共有 101 家,而香港上榜的,唯獨有由龍沛智於 2013 年創辦 Welab,有幸成為本港唯一的「獨角獸」。

舉步維艱的創業路

Welab是香港少數純「網絡」借貸公司,以Welend名義營運,顧客不用個人到現場見面,只需要在網絡上提供個人資料及文件,即可以獲得批核貸款。在創業前具有豐富銀行經驗的龍沛智表示:「我過往曾在銀行貸款部工作,發現個人借貸可以改善貸款人的財務困難。不過,貸款

人卻要親自到銀行辦理手續、簽署文件,經歷過一連申的程序以後,貨款申請最終卻可能被拒絕。於是就想到,不如把傳統銀行的風險管理和財資管理優勢,結合到創新的大數據模式。我們利用大數據,根據申請交來的資料分析對方的背景及財政收況,可進行 24小時批核,這樣即使毋需面對面,亦可對人有更深入的認識。」相比傳統的借貸模式, Welab成功殺出重圍,今年初, Welab 更獲得達 12億元的新一輪融資,投資者包括來自傳統金融業界的本地南豐集團、廣東省政府旗下粵科金融等,亦首次有國際銀行投資香港的互聯網金融公司。

另一家意欲挑戰獨角獸認證的企業,則是由從芝加哥回流香港創業的郭頌賢所創辦的Tink Labs,專門向旅行者提供在地化的手機出租服務,及後又轉營推出 handy 產品,針對全球各地的酒店,出租不同的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令入住不同酒店的住客,可以享有酒店所提供的自訂服務,早前希望達到的營運目標,是在 2017年底進入到 100個城市的酒店,讓總數共 100萬個房間使用 handy。在個人旅行越見普遍的今天,這份跨國營運的模式備受投資者注視,從2012年創業至今,均獲得不少投資者菁萊,先後獲得多國投資者及富商支持,投資者包括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富智康、創業工場創辦人李開復及美圖公司董事長蔡文勝等,去年下半年中, Tink Labs 已宣佈獲得新一輪融資 1.25 億美元,涉資約 9.7 億港元,市場預計, Tink Labs 有望成為繼 Welab以後,第二頭來自香港的獨角獸。

改變傳統產業的理念

Tink Labs創辦人郭頌賢年僅不足 25 歲,曾在芝加哥大學修讀哲學和阿拉伯文,及後因看見旅遊創業的契機而輟學從商,他在論壇上坦言,創業之路並不容易,今天外界看見的成果,其實是建立在一連串的挫折之上:「我們在尋找融資對象的過程當中,被對方拒絕的次數遠遠超過 50 次,後來偶爾有高人指點我們,其實投資對象的多寡不那麼重要,只要有少數投資者樂意投資便可,創業人士亦別太在意過程遇到的任何拒絕,堅守著企業的信念和有著堅忍不拔的態度才是重要的。」

論壇上另一位參與者是「十優狀元」之稱的周勝馥,他於 2013 年創立前身為 Easyvan 的Lalamove,力求將點對點物流事業日常化及年輕化,更極力發展手機電召科技,希望將「送貨」功能植入至購物、飲食等層面,目前除香港以外,在中國內地多個城市與曼谷均已有眾多用戶。周勝馥表示,對於初創企業而言,即使創業者背景資金雄厚,但投資者的角色仍然至關重要,而偏偏投資者的眼光卻動輒隨時而變:「其實就我們的經驗而言,融資市場比實體經濟更為波動。就像在 2014 年, O2O概念盛行,我們所尋找的投資者很快便落實融資金額,但到了2015年下半年,形勢突然又逆轉了,當時我們

約見了差不多逾50位投資者,均無一願意融資,原因之一是那時候的風險基金,只想尋找估值達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

在言談之間,他特別指出, Lalamove 成為獨角獸企業的原因,那並非純然是因為市值與成就的問題,而是有另一種社會意義:「我們目前對顧客制定的目標,是希望能做到一小時內把貨品運抵指定地點,速度能做到最快,改變香港的物流文化生態。我以前常聽周遭人說:『細時唔讀書,大個做運輸』,但我希望能做到令香港人覺得:『細時勤讀書,大個做運輸』。香港經濟已發展多年,很多人認為香港只有地產和金融,我們希望做到香港能有屬於自己的科技行業,改變既有的想法。」

無孔不入的大數據

大數據( Big Data)一詞其實早於 1990 年代已經出現,意指各種電子裝置每天運作時所產生的報告數字,直到 2002 年前後,網絡急速發展,個人電腦與網絡日趨平民化,軟件運用亦遍及不同面向。數據不再只是一連串死板的資訊,而能夠整理出用戶與應用之間的關係,促使「大數據」的運用滲透日常生活的不同層面。

創業日的另一重頭戲是「當初創遇上大數據」論 壇,則請 來 國 際 手 機 交 通 應 用 程Citymapper 香港地區的總經理蘇頌禮到場分享。Citymapper 手機應用程式於 2013 年在倫敦推出,可向用戶提供即時交通資訊,現時覆蓋約 28個城市或國家,近年來港發展,並率先與港島電車互相合作,發展行程預計服務。蘇頌禮指出, Citymapper不只能夠計算候車的時間,甚至可以從乘客的出發點開始計算,分析出到實際終點的最有效路程及時間。在研討會的現場,蘇頌禮即展示用戶如果意欲前往海灘,即可以透過 Citymapper 運算,除了提供需要乘坐的交通工具以外,亦會將下車以後的路程包括在內,用戶一機在手即可一目了然。他又表示,如果本港有更多公共交通工具願意分享實時數據, Citymapper 便可以更準確的計算用戶候車以至旅程所需的時間。

大數據的應用層面極廣,但卻需要專門技術深入分析,因此在近年逐漸成為企業當中的一項專業運用。今年香港的專業教育學院 (IVE),便於17/18年度宣佈推出「數據科學及分析高級文憑新課程」,接受應屆中學畢業生報讀,預計首年收生 30 人;校方預計,學生畢業後的起薪點或可以高達兩萬元。香港科技園公司資訊及通訊、智慧城市及綠色科技主管楊天寵評論此課程時則指出,在本港科學園目前600多間夥伴企業中,約有 30%公司業務與大數據分析有關,包括生物醫學、綠色科技、物料及工程等。在外國,更出現「資料科學家」此一新興職業,成為當代各大型企業中的重要專門職位;有調查指出,該類員工如富有經驗,在美國年薪可達16萬美元(約124 萬元),可見在世界市場上,大數據已成為企業運作上的一塊重要拼圖。

05-06 Lalamove 創辦人周勝馥希望以新型科技,改變香港社會對物流業的看法。07-08 Citymapper 香港區總經理蘇頌禮表示,愈多系統分享大數據資料,應用程式發展將更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