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planning:活化工廈

顧名思義,工廠大廈當然應該用作工業用途。但是經濟結構轉型,傳統製造業式微,工業的內涵亦不斷因應科技發展而改變,工業與商業之間的界線也並不如過往那般清晰。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非工業用途,尤其是一般商業貿易、倉儲、零售批發,以至數據中心等新興而未能明確界定的用途,紛紛進佔多層工業大廈。除此以外,工廈相對廉宜的租金,也吸引了不少文化演藝作坊進駐,當中亦有人將廠房變成住宅。某程度來說,多層工廠大廈早就給自由市場有機地活化。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林筱魯資深規劃師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在九十年代初,政府便研究如何改造老化的工業區。其後推出的「商貿地帶」,便是嘗試在規劃層面容許重建或改建舊工業樓宇,作商業及非污染工業用途,包括辦公室、資訊科技及電訊業、研究室、設計或發展中心等用途。所謂「活化工廈」政策,則是政府為了促進舊工廈重建或整幢改裝,在2009年宣布的一系列措施。政策目標固然是促進傳統工廈轉型,但重點在於「整幢」改裝或者重建,而非讓個別單位或分層隨意改變功能。只鼓勵全幢整改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工業生產的空氣污染、噪音、消防安全等考慮,並不適宜跟其他並無相關防治措施或設備的用途共處一隅。關顧使用者的安全和健康,是城市規劃和管理的基本原則。所以相關政策並非鼓勵自由地改變用途,而是希望透過規劃、土地行政及建築物安全規管手段,促使多層工業大廈有序改變用途,回應經濟結構轉變引發的需求。「活化工廈」政策備受批評處在於不少依賴工廈便宜租金生存的活動,尤其是負擔能力一般不高的文化用途,因工廈依法例「活化」後租值上升而被擠出原有空間。就算所處工廈未正式改變用途,也會因應地區整體環境改善和「活化」的漣漪效應而備受「迫遷」壓力。這也是像「起動九龍東」這樣正面和積極改善社區環境的行動計劃,亦受到某些人仕和群組排拒的原因。

活化增值同時兼顧安全

另一方面,日益敏銳的社會監管亦在推波助瀾。某些意外事件,例如迷你倉火災引發的輿論關注,與及監察機關的主動核查,例如政府審計署和申訴專員公署對相關部門執法不力的批評,亦迫使政府部門加大力度執行相關法規和檢控工廈內的非法用途。

平心而論,筆者難以認同政府默許音樂表演、體育及娛樂場所、補習社和一般零售這些吸引大量人流的活動,在沒有合適消防設備和走火安排的多層工業大廈內存在。無論是香港、台灣,還是內地,早已有不少因場地欠缺合適設備和管理而發生嚴重事故的慘痛教訓。況且這些活動和用途都是商業行為,就算政府要協助某些行業發展,也得需全面檢視問題的徵結,而非視相關安全要求和社會整體利益如無物。

現今社會在城市管理的問題上存在著不少因認知不足而產生的誤解和矛盾。在土地供應極不充裕和發展密度極高的城市形態中,自由市場並沒有能力提供既廉宜又不受限制的空間予一些租金負擔能力不強的用途。而政府使用公帑支持某些行業和活動時,也必須先確立政策框架。若要有效使用香港寸金尺土的城市空間扶助文化演藝工作,大家不妨認真想想如何利用眾多學校禮堂的晚間時段,並深入探討解決其中矛盾的方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