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軟實力-賽馬會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Business | Viewpoint : Urban Planning - 林筱魯資深規劃師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人類馴化馬匹以為己用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四千多年中亞地區遊牧民族的生活,而公元前六百八十年的在希臘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已有正式的馬車競技比賽,傳說史上第一場賽馬在公元前二百年由駐英格蘭的羅馬帝國士兵在約克郡舉行,但要說有規模和賽例清晣的現代賽馬活動,則離不開十七世紀中業時,奉行享樂主義的查爾斯二世在英國新市場鎮舉辦的定期競賽,自始賽馬活動便滲進了歐洲社會各個階層。

英國在取得香港管治權那一刻便同時推動賽馬活動,在1846年建成黃泥涌谷馬場,亦即今天的跑馬地。而「香港賽馬會」,前稱「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則在 1884 年成立。自此原來一年一度的業餘賽事發展至今時今日的每年七百多場職業賽事。「馬照跑,舞照跳」是鄧小平在中英談判收回香港主權時的名言,反映了賽馬在香港社會的象徵意義。

為世罕見 「非牟利機構」成功例子

香港賽馬會是世界上最大的馬會之一,舉辦國際一流賽事,年投注總額名列世界前茅,若論人均投注額和場均投注額更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撇開不少香港人對賽馬的好愛,直接點說是對賭馬的好愛,值得我們珍待的不僅是例行賽馬在過往一百三十多年留下的文化印記,也不應是那繁華世態中紫醉金迷的畫面,而是自 1915年賽馬會第一次的社會捐獻開始,到1959 年香港賽馬會(慈善)有限公司成立至今,一門沾染著負面色彩的博彩運動,同時無處不在地支撐著本地的社會發展,而成為世間罕有的「非牟利機構」成功案例。

要說賽馬會在香港的獨特性實在沒難度。它是繳納最多本地稅的機構,貢獻的稅收超過全港稅收的10%;它可說是全港最大的慈善機構,將七成收入投放在各類社會建設和服務,涵蓋範圍包括康樂、體育、文化、青年、醫療及復康、教育、社區服 務、安老、扶貧,與及自然和歷史文化保育等領域,它每年的資助總額大概是香港政府整體社會福利支出的三份一,約有七成半的香港市民,直接或間接地受惠於賽馬會的支助服務和建設。

博彩收益 惠澤社群

賭博是人的天性,所以世界各地的博彩業可說是各自各精彩。利用博彩稅收或彩券基金資助社會建設和福利支出也絕非香港首創,但能夠利用博彩得來的收入,長期而穩定地資助福利發展,並且廣而深地滲透社會每個角落的企業案例,實在絕無僅有。將賽馬會放在世界標準的量尺上,它固然是排名數一數二的非政府慈善機構,但更是不少國家與地方爭相了解學習的對象。

從歷史角度看中西文化交流,慈善服務大多是隨著宗教團體東來的附加禮物。香港賽馬會卻是香港社會土生土長的公共資產,它的附加值明顯超越了原本的成立目的。它可以說是社會各個階層不自覺卻自願地,透過怡情博彩相互幫助以至依存衍生的某種互惠平台。它的經營理念和模式不單值得我們引以為傲,更理應是我們全力向世界推廣的社會建設經營典範。

作為一個獨特的中國城市,在優秀的城市管理和現代服務業以外,香港還有很多能向其它地方輸出的品牌和經驗,而香港賽馬會肯定是當中表表者。

對於內地來說,智慧城市是城市化和高科技結合的趨勢。預計到今年年底在內地啟動智慧城市的城市試點將會超過 500個,數字相當驚人。內地智慧城市的建設,除了是由政府主導之外,亦借力互聯網、通訊基礎設施、甚至房地產和家電等各行業的龍頭企業,因此可以快速推進和向全國各地擴散。由於是一個嶄新的跨界別模式,因此內地的智慧城市發展強調有關行業在智慧化平台上各司其職、各展所長。為了協調各政府部門和各行各業,政府牽頭成立了包括政府部門、學術機構、行業協會、企業、開發者和投資者的智慧城市聯盟,以協調及促進智慧城市的發展。至於香港方面,套用國內專家的一句說話:香港智慧城 市的發展還是處於「碎片化」的階段,目前還未看到完整的發展規劃和藍圖。香港本地經濟規模比較細,發展智慧城市的投資回報不高,要借鑒國內的跨界別智慧城市發展模式,除非政府能夠製造經濟誘因,否則很難吸引大型企業願意投入。

發展智慧城市,香港其實可以從智慧政務( Smart Government)著手,智慧政務其中一個主要領域便是開放數據,無論是開放政府部門與部門之間的數據,還是政府開放數據給廣大市民查閱和使用。可是目前香港政府在開放數據上面的態度比較保守、而且步伐比較緩慢,未能追上智慧城市的發展需要。由於政府沒有做好開放數據,因此要促進和推動公用事業和企業開放數據更加困難,智慧城市的發展無法全面展開,只能看到個別「碎片化」的項目。

在開放數據方面,香港政府可以向美國借鏡。在洛杉磯市長辦公室設有首席數據主管( Chief Data Officer)的職位,負責促進數據轉化成為有用的智慧( wisdom),以推動洛杉磯成為一個智慧城市。早於 2013 年,洛杉磯政府已經決定開放數據,以加強市民對政府的監管、推廣企業創新、善用作為政府的最重要資產的公共數據和促進以創新的想法解決各種公共問題。在開放數據上面,洛杉磯市政府從促進公眾的參與、協同、創新到引用數據作為訂立或修改政策的根據,都起了一個很好的模範作用,帶動公用事業和企業的參與,令洛杉磯成為一個更智慧的城市。

參考國內和美國的經驗,在發展智慧城市的過程中,政府都扮演著關鍵的角色。香港政府在根據自身的環境下,如何促進香港發展成為一個更智慧的城市,應該是下一屆政府的當務之急。

看中港美的智慧城市發展在早前舉行的互聯網經濟峰會智慧城市論壇,難得聽到來自不同地區的講者闡述有關智慧城市的發展和策略。當中筆者覺得最有趣的,不單是講者演說的內容,而是各地對於發展智慧城市的理念和方向。

楊偉亮 Opentext 亞太區業務副總裁香港電腦學會智慧城市專題組副主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