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不放開經濟談何共享

共享經濟在內地發展火熱,共享單車更成為資金追捧的項目。內地共享單車品牌ofo 在7月初公布,完成超過7億美元的第五輪融資,創下共享單車融資的最高紀錄,刷新了由摩拜單車在6月所創的6億美元融資。

Capital (HK) - - Special Report - 撰文吳鴻生、南華證券研究部、本刊編輯部

是次 Ofo融資的投資者來頭不少,包括阿里巴巴、弘毅投資、中信產業基金、滴滴出行和DST 等。ofo 執行長戴威表示,新的資金將繼續用於迅速擴大單車投放規模,計劃年底前公司單車投放規模達到 2,000 萬輛。目前, ofo 的 業務已經覆蓋120多座城市,運營車輛超 650萬輛,日均訂單量 2,500 萬單。

另一邊廂的摩拜,在完成 6 億美元融資後,其執行長王曉峰表示,新一輪融資將用於摩拜單車國際化進程,計劃年底服務全球 200 座城市。

共享單車利錢成疑

至於香港方面,單車共享平台Gobee.bike 早前也剛完成一輪900 萬美元融資,投資者包括國際風險投資基金Grishin Robotics及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等。不過,創辦人Raphael Cohen曾表示目標融資額為8,000萬美元,是次融資金額僅為目標的11%,集團表示未來仍會繼續通過股權和發債集資。Gobee.bike現時的市場主要在香港,已在沙田、大埔及馬鞍山等地推出服務。

雖然中港共享單車項目成功取得融資,但發展卻不是一帆風順,例如被指非法佔用公共空間、出現供過於求、單車被胡亂放置,以及交通擠塞等情況。更諷刺的是,首家申請上市的共享單車營運商,並非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而是一間名為永安行的公司。該公司在招股書中寫到,共投放了「5 萬輛」共享單車,數量比其他競爭對手以百萬計的數字為少。在 2016 財年,該公司來自公共自行車系統運營服務收入的比例為5.3億,佔總收入的 69%,公共自行車系統銷售收入則佔 30.9%。至於來自用戶付費的共享單車業務,收入 36.83 萬,僅佔總收入的 0.05%。

雖然永安行未必算是一間典型的共亨單車企業,其主要業務為在三、四線城市經營有樁單車業務,而非大家所熟知的無樁共享單車。同時,永安行只能 在共享單車業務賺取「少得可憐」的收入,這值得業界反思這個行業的前景,以及能否持續發展下去。若退後一步,其實共享單車是否真的「共享」?值得三思。

汽車共乘住房共用

究竟甚麼是「共享經濟」《? 經濟學人》的定義是「在網路中,任何資源都能出租」。不過,曾在蘋果、SGI、微軟和Google 等多家 IT 公司擔當要職的李開復卻有另一種看法。他認為共享經濟有以下 5 個要點,包括: 1.閒置資源被激活; 2.傳統時代的資源出租和中介將滅亡; 3. 資源「擁有權」和「使用權」拆分; 4. 共享經濟才剛剛開始;及5. 世界變得平坦。

將李開復的觀點套用在共享單車之上,由於單車大多數由運營商擁有,而非私人擁有,這是否乎合合閒置資源之 定義,值得商榷。因此,不排除這類公司只是借「共享」之名,經營傳統租單車生意為實。事實上,共享單車自推出已來,亦引來不少爭議,例如是因泊位不足而出現的違法泊車,或亂放單車等問題,都為經營者和使用者帶來不便。

早在共享單車出現之前的Uber 及Airbnb,其實更符合共享經濟的原則。前者是將私人擁有的汽車,在車主不使用之時,透過手機軟件將閒置的汽車租出,以賺取收入;後者則是將私人擁有的房屋,透過手機軟件或網站,將閒置的房間或床位租出,以賺取收入。根據羅兵咸永道( PWC)的估計,共享經濟全球營收在2015 年估計為 150 億美元,但到 2025年會暴升至 3,350 億美元,預計在10 年間增長 21倍。當中以下5個範疇會較有發展潛力,包括旅遊、汽車共享、金融、人力資源、音樂和視頻串流。

政策守舊窒礙新經濟

不過, Uber 在香港和澳門的發展並不順利,問題主要出在合規方面。在香港, Uber司機曾被香港政府以「駕駛汽車以作出租或取酬用途」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在道路使用車輛」入罪,每人罰款 1萬元及停牌 1 年。香港警方在6月也曾進行「放蛇」行動,扣捕20男女1 Uber司機。Uber 在澳門的發展較香港更差,司機們共收到 125萬元的罰單。由於澳門治安警察局採取嚴厲措施,打壓 Uber 在澳門的發展, Uber 在澳門經營 600 天後,不得不在今年 7 月 22日起退出市場。

至於另一個共享經濟的例子 Airbnb, 其在香港經營是否合法,一直都惹起不少爭論。香港政府在 1997 年修訂的《旅遊業條例》,也規定即使少於 28日的短租,也需申領旅館牌照。然後政府再在2014年提出修訂《旅館業條例》,建議容許執法單位以宣傳廣告、價目表及單位布置等環境證據檢控懷疑無牌經營賓館。如果一但修訂獲接納,屆時在 Airbnb 網頁刊登廣告,便有機會觸犯法例。另一方面,外國也有不少 Airbnb 的租戶,屢次傳出被屋主侵犯的消息和新聞,故如何保障消費者的利益,也是發展共享經濟時需要注意的一環。

總體而言,隨著互聯網愈來愈普及,更多的生意模式也應運而生,共享經濟 便是一例。由於相關概念較新穎,不少國家的法規都未能追上。為此,不少外國政府也願意去修改和完善法例,以近合新經濟的發展。至於香港和澳門能否投向新經濟的懷抱,很視乎兩地政府的取態。若政府政策未能配合,兩地恐怕只能抱殘守缺,繼續分別守著金融和博彩等的經濟支柱,但同時也會限制了未來經濟的發展潛力。 01 由於監管政策未開放, uber在港澳地區的發展遇到障礙。02 內地共享概念已推廣至雨傘

03 uber的出現對的士行業構成重大威脅04 內地共享單車發展快速,但亦惹來非法佔用公共空間、單車被胡亂放置等爭議。

01 02 03

04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