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AST VIEW: MORALITY BEGINS AT HOME WAI-HUNG WONG

東方觀點:倫理道德以家為本王偉雄

Discovery - - THINKING EAST AND WEST 說東道西 -

THE CONFUCIAN SENSE OF BELONGING CAN ONLY EXIST AMONG PEOPLE WITH REAL SOCIAL TIES儒家強調親疏之別,歸屬感只能以實質的人倫關係來維繫

當英國首相文珊翠 針對「無處歸屬的民公 」(見朱立安的文章)時,懷我 疑她是否知道自己的矛頭正對準她近半數的選民?根據英國廣播公司際國 部與民意調查諮詢機構GlobeScan於2016年合辦的一項調多國查,有47%英國人說認為自己是世界公民多於英國公民。

文珊翠 言下之意,是「世界公」民與「英國公民的」 身份認同有矛盾,但調查裡那47%的英國人並沒有否定英國人的身份,而是同時認為自己是世界公民——他們對兩個身份都有認同感,只是對後者的身 份認同感較強而已。

值得留的,意 是 在同一個調裡查 ,受訪的中國人中,竟有71%表示認為自己是世界公民多於中國公民,這就十分有趣了;因為中國政府現正致力復興諸如書法、古樂及儒傳學等 統文以化, 便建立習近平總理所說的「文化自信」。

問題是,「世界公民的」 身份認從同感何而來?麼?有什 基礎 那「世界公民的」 身份認同感,會不會其實只是源於一個美好的,理念 而這理念令受訪者將對自我的理解美化或理想化了?

對國家公民的身份認同感和對國家的歸屬感是一體的兩面,兩者的基礎主要都是「生於斯、長於斯」所經驗的日用倫常和文特化 色。很難想像一個人對自己的國家有公民身份認同感,卻對國家沒有歸屬感;或是有歸屬感,卻無身份認同感。人類群居有不同形式,由家庭、族群、社區,到國家,都不只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居住,而是還有一些凝聚因素如血緣、傳統、習俗、宗教、道德觀,這些凝聚因素往往同時形成了身份認同的,界限 這界限又反過強來增 凝聚。「界限」有「與外人分隔的」 含義,這分隔即使在空間上不能完全做到,在心理上依然可以很牢固;另一方面,這心理上的隔分 不一定帶有自我優越感和對外的人 歧視,只而 是有「我們」和「他們」這個分別的強烈意識,拒絕將兩者合成一個更的大 「我們」。

無論是自由民的主 政府,還是一黨專政的,國家 均有將移民政策愈收愈緊的趨勢,令本國的文以化難 多元化,於是分隔的意識亦難以減弱。事實上,就算是以文化多元著稱的美國,身份認同的界限依然存 在——那些凝聚美的,國人 因素 同樣也是構成「與外人分隔」的界限;移民美國的人一旦建立起「美國人」的身份認同和對美的國歸屬感,也很容易會將美的國人 「我們」和非美的國人 「他們」分開,而有不同的態度和對待。

那麼這種分別「我們」和「他們」的心態是不是壞?事 這是個很複雜的,問勉題 強簡而言之,可以這樣看:如果這個「與外人分隔的」 心理不涉歧及 視,或是仇視多元文化,只而 是群體凝聚意識的表現,那未必是壞。事

中國古代所講的華夷之辨,將中國以外所有人都貶為蠻夷,可說是基於文化優越感的。歧視 這種華夷之辨的意識在後世已逐漸減弱,但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感並沒有因此而邁向「普世化」,那是由於儒家德道哲學和倫理觀的影響依然存在。

儒家強調親疏之別,認為家庭和宗族的人倫關係是倫理道德的基礎,普但 世卻不會成為質有實 人倫關係的「一家」。

相較之下,道說家 的「天地與我並生,萬與物 我為一」(《莊子¥ 齊物論》)和佛家說的眾生皆可證悟成佛,都有普的世 意味;可是,只前者 是一種自然主義,沒有足夠的文化意識,後者則過於重視個人修行,都不足以支持「世界公民的」 觀念。

到目前為止,「世界公民只」 是一個理想的。的概念 各國 人雖然同處地球,也有很多共通之處,,可是 這些共通之處未揮能發足夠的凝聚力,令所有地球人成為一個「我們」。說不定要等到外星人光臨地球,將地球人變成為一個「我們」,才會對「地球人」的身份有認同感,對地球有歸屬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