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投有美

去年2月國際油價最低曾跌至每桶26.05美元,一眾石油企業叫苦連天,開發成本較高的頁岩氣生產商更首當其衝,其中頁岩氣先驅Chesapeake Energy(美股編號:CHK)更曾陷破產邊緣。但隨著國際油價見底回升,Chesapeake總算捱過最艱難的日子,經過一輪業務重整後,近日屢獲證券分析師唱好,究竟現時是否抵撈時機?

Economic Digest - - Contents Issue -

捱過油價低谷Chesapeake苦盡甘來

Chesapeake是美國頁岩氣的先驅之一,由已故前行政總裁Aubrey McClendony與友人Tom Ward於1989年合資創辦。

Chesapeake率先採用水力壓裂法及水平鑽孔法,成功開採藏於頁岩之間的天然氣,掀起一場頁岩氣革命,改變了由傳統石油主導能源市場的局面。

1993年集團在美國掛牌,2008年是最癲峰之年,當時在路易斯安那的Haynesville Shale曾一度營運38口氣井,合共打井逾1,200口,為集團帶來巨利。

其股價亦在當時創出逾60美元的歷史高位,集團市值達到356億美元,成為全美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規模僅次於埃克森美孚(Exxpm Mobile,美股編號: XOM)。

不過,隨著不斷有其他頁岩氣生產商加入戰團,美國天然氣出現供過於求的狀態,價格於2008年夏天開始下跌。

隨著美國頁岩油及頁岩氣技術日漸成熟,美國產油量及產氣量不斷提升,不但做到能源自給自足,更由石油進口國變為石油輸出國。 但此舉卻令國際能源價格大受打擊。中東產油國為抗衡美國頁岩油氣,都不願減產;再加上新興市場因為經濟放緩而導致能源需求下降,紐約期油由2013年8月最高112.24美元,跌至去年2月最低26.05美元,短短兩年半跌幅達到76.8%。

一度陷入破產邊緣

由於頁岩油開採成本約每桶40至50美元,當國際油價跌穿40美元後,不少頁岩油氣企業都陷入經營虧損狀態,要被迫減產。

Chesapeake亦難倖免,過去兩年營業收入急劇下降,2015年更錄得每股22.43美元的巨大虧損(見右頁表)。

另外,Chesapeake早年為了急速擴產,借下龐大債務,去年2月負債逾100億美元,為當時市值的八倍。

當時市場一度盛傳,Chesapeake因無力償還一筆總值5億美元的到期債券,瀕臨破產,引致其股價暴挫,跌至上市以來最低1.53美元,較2015年收市價4.5美元低66%。

其後Chesapeake澄清破產傳聞;加上油價止跌回升,股價始見回穩。

事實上,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去年傳出減產消息後,紐約期油輾轉上升至50美元水平,去年第四季落實減產協議後,油價更衝上近55美元。

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亦安排將國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上市,傳會全球集資1,00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公開招股(IPO)。

市場預料沙特會托高油價,令沙特阿美可以較高估值上市,短期亦會利好油價表現,再大跌機會不高。

中投傲揚精選基金基金經理溫鋼城預料,國際油價未來都是處於上落市階段,大致於介乎45至55美元之間上落。

溫鋼城又表示,現時科技進步了,頁岩油的生產成本已降至約20美元,當油價回升至40美元以上,頁岩油及頁岩氣生產商已可擺脫蝕錢困局,料未來頁岩油氣的產量將逐步回升。

此外,自2016年經歷油價大跌後,部分不夠實力的頁岩油氣生產商已倒閉或暫停開採,市場競爭減少,亦對Chesapeake有利。

Chesapeake逃過破產宿命後,已積極整頓業務,出售質素較低的資產套現,用來減債及增加現金流。

例如去年12月兩度宣布出售Haynesville資產,兩項作價合共為9.15億美元。

集團亦於去年12月成功發債,成功籌得10億美元還債,是集團兩年以來首次重返債市。

在能源價格回穩,以及Chesapeake積極減債之下,近日證券分析師都相繼唱好Chesapeake。

美國證券商Stifel Nicolaus於3月底發表報告,認為Chesapeake經過資產剝離、償債及中游債務再協商一系列舉措後,已經能夠在北美低價頁岩油氣環境之下,取得有利位置。

該行給予Chesapeake「買入」評級,目標價更達10美元。

券商目標價睇10美元

而報告發表時,Chesapeake股價僅約5美元,意味目標升幅足足達一倍。較本週四(4月6日)收市價6.28美元,亦有近六成上升空間。

另一證券商Wunderlich Securities的報告,同樣給予Chesapeake「買入」評級,以及10美元目標價。

在一眾券商唱好下,Chesapeake股價由3月22日5美元,升至本週突破6美元,技術上突破了3月中「雙底」頸線約5.5美元的阻力,並升穿今年以來的下降軌,有轉強跡象。

不過,溫鋼城表示,據近三、四年的國際油價走勢,多是上半年上升,下半年下跌,故不排除油價於下半年會重返50美元以下。

而且能源價格波動,如美國總統特朗普突如其來推出一些不利政策,或是其他突發的政治事件,令投資者避險情緒升溫,亦會不利能源價格,故投資Chesapeake宜採取候低吸納策略。

去年國際油價大幅下跌,令石油開採企業叫苦連天,Chesapeake Energy更一度陷入破產邊緣。(法新社圖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