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求避險驅使金油食尾餬

國際油價上升,原油自年中低位反彈逾兩成。倫敦布蘭特期油上升至兩年高位,每桶高見59美元;紐約期油升至52美元水平,並齊齊升穿今年以來的下降軌(見圖五),油市最壞時刻顯然已過,走出長期低迷局面。

Economic Digest - - 本週公司消息 -

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舉行獨立公投,反對其獨立的伊拉克促請外國停購庫爾德石油,土耳其亦威脅中斷庫爾德途經該國的油管,令市場憂慮原油供應漸趨緊張。同時,石油輪出國組織( OPEC)上週五達成共識,繼續延長減產協議。短線而言,均對油價構成支持。石油交易商Trafigura Group表示,至2019年全球每日產量或減少900萬桶,原油市場將出現每日200萬至400萬桶的短缺。根據2017年英國石油統計數據,內地原油消費量多年來有增無減,去年升至1,238萬桶,按年增長3%。長線而言,隨着環球經濟復甦,內地對原油需求持續上升,將為油價打下強心針。技術走勢而言,油價6月中已於44美元覓得支持,其後築起上升通道,一旦環球政治危機惡化,短線油價上破60美元指日可待。

金價最牛看1,900美元

美國和北韓口水戰持續,不時牽起市場避險情緒,令金市表現較波動。有分析指,北韓核技術不斷改良,導彈射程甚或已可覆蓋美國。一旦美朝擦槍走火,陷全球於核爆邊緣,或成近年最大的「黑天鵝」。 特朗普早前威脅要徹底摧毀北韓,其後美軍派轟炸機飛越北韓以東國際空域展示軍力。惟北韓並沒有退縮,更指美方言論等同向北韓宣戰,不排除擊落在國際空域的美國戰機。市場避險情緒升温,帶動金價重上每盎司1,300美元水平。其後白宮否認向北韓宣戰,金價隨即回落。惟若朝鮮半島地緣政治危機惡化,金價短線爆升潛力不容小看。此外,世界黃金協會主席RandallOliphant週一指出,全球黃金產量或許已觸及高峰,此後進一步增產的空間有限。全球政治風險不斷增加,而美元持續貶值;加上中國、印度的熾熱需求下,均增加了持有黃金避險保值的誘因。他續指金價未來12個月可望升至1,400美元,中期則可望升至2011年歷史高位1,900美元。事實上,自金價從歷史高位回落,已導致一些小型金礦關閉,目前投產的金礦平均較以往相對為少。短線而言,黃金供應料漸趨緊張。長線則增產有限,金價似乎許升不許跌居多。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