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時刻

Jessica (HK) - - Chatroom - Nicole Tse

我在 2010年入 行 當 編 輯, 那 個 Whatsapp 與Instagram 才剛剛興起的年代, Facebook 上只有純粹的友儕分享。當時時裝美容編輯的重點工作,是撰寫具資訊性之餘更要有深度的文章及配圖。尤記得我入行跟的第一位上司是個穿 Celine 的惡魔,她幾乎每天都鬧人,每次開會更是她鬧得最勁的時候 —「當編輯不是去發佈會然後把訊息照辦煮碗寫出來,是要把資訊去蕪存菁,人人都寫一樣的,讀者為甚麼要看我們?」、「防曬前年做過收毛孔無新觀點、大地妝教學上網都找得到,再做有甚麼意思?專題不僅要新更要精!」、「就算簡單一條 news你都要有角度, copy & paste新聞稿人人都識」⋯⋯事隔多年,她鬧我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那時少不更事,只覺得她心理變態,讀者閱讀副刊也不過為消遣,有必要看那麼重?然而今天,我發覺要感激她。她教會我做消費版也要有批判性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只做那些品牌/潮流主導的沒趣故仔。

7年前入行,登上了紙媒的尾班車,親歷行業的轉型,見證了紙媒的餘暉到網媒的得勢。從前尋根究底做十頁八頁專題,今天跟 content farm 一樣東拼西湊寫甚麼十件夏日必備 items 呃 like 為求增加 page view 與engagement,這就是現今傳媒的大勢?做著做著,穿Celine的惡魔說的話總是字字鏗鏘地在腦海浮現⋯⋯我究竟做緊乜?!

趁還有心有力,我選擇離開傳媒,去發展新的機會。或許有人說我們這班末代紙媒敵不過時代、趕不上轉型,但我認為離開的原因只是我更喜歡有質感有營養的東西,在最好的時刻,封存最美麗的回憶。感激在這一期我終於得嘗所願,完成計劃了兩年多的Paris Insider Guide,跟被訪者發掘巴黎的 hidden gems,每個訪問每個畫面印象依然深刻,絕對是傳媒生涯中難忘回憶之一!說起難忘,其實穿 Celine 的惡魔曾經讚過我一次,那次真的開心到飛起,現在想起仍有點飄飄然。謝謝妳,教會我傳媒的風骨。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