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急救」

上一期談到身體受傷時,學懂急救能救人一命。然而,當面對至親受重傷病危時而帶來的焦慮,或透過傳媒看到大型災難報道時所引起的不安,這些突如其來的負面情緒都不容忽視。在這情況下我們需要的就是「心理急救」。

Jessica (HK) - - Contents - Text: 香港紅十字會秘書長蘇婉嫻

「心理急救」這個說法,對很多人來說可能陌生,但其重要性不可忽視。負面情緒和心理創傷是肉眼看不到的問題,若非當事人情緒波動或主動求助,心理急救員未必能以外表判斷一個人是否需要協助。因此,心理急救員身處事故現場時,必須先仔細觀察,透過傾談以了解誰需要協助,再為有需要人士的心理進行「急救」。

災後現場即時心理支援

香港紅十字會的心理支援服務,就是在事故發生後為受影響人士提供災後心理支援,協助緩和情緒,避免他們的心理狀況惡化,並轉介有需要的個案作更詳細的跟進。

香港雖然大型災難不多,但不時會發生不同類型的意外事故。突發事件除了影響在場的受害者之外,死傷者的親友、目擊者、救援人員都有機會無法處理情緒,甚至因災難畫面烙在記憶中而留下陰影。香港紅十字會的心理支援服務,就是在事故發生後為受影響人士提供災後心理支援,協助緩和情緒,避免他們的心理狀況惡化,並轉介有需要的個案作更詳細的跟進。本會除了有兩位專責的臨床心理學家,另有約300名受訓的心理支援義工24小時候命,在突發情況時隨時出動。我們在不同的災難事件,例如火災、寒流、馬頭圍道塌樓等,除了派發衣物,亦會提供心理支援服務。在發生自殺輕生或家庭慘劇的地區,我們亦會到當區為居民提供心理教育及宣傳。紅十字會與機場管理局有合作協議,如不幸在港發生空難,將於兩小時內派出心理急救員到機場協助受影響的家屬和乘客。我們的心理支援團隊亦會接受個別團體或機構的邀請,舉辦工作坊等的公眾教育活動。

熱線服務遙距「貼身」解困

意外就算不是發生在自己身邊,並不等於我們的情緒不會被牽動。事實上,現在的媒體24小時直播及不斷更新發放最新資訊,增加了市民觀看與災難或突發事件相關的相片、影片或文字的機會,也會令人更容易出現負面情緒及構成心理傷害。例如,今年年初的尖沙咀地鐵縱火事件、2016年的牛頭角迷你倉大火、2012年的南丫海難、2011年的佔中事件,或 2010年在菲律賓發生的旅遊巴人質事件,無論是發生在本地或海外,當紅十字會預計事件會嚴重影響港人或社會,我們便會啟動心理支援的應變小組,按情況設立心理支援熱線,以幫助有需要人士。

學會心理急救助人助己

從 2012年開始加入心理支援隊的義工呂苑雯( Phyllis),正職為行政人員,她從小學到現在一直參與義務工作,因為覺得心理急救服務很有意義而加入團隊。但是要成為心理支援隊的義工也不容易,因為義工必須具備良好的表達能力,性格成熟、冷靜,理智而樂於與人接觸,最後更要通過訓練及考試才能加入。

「這個團隊的服務對象很廣泛,在不同種類的突發危機事件中可幫助到不同範疇的人,例如在醫院急症室當值時,我們曾試過遇上情緒波動的親屬,或不想打擾家人的獨居長者。」在服務他人的同時, Phyllis 從義工服務中亦有所得著。「透過為別人提供心理支援,我覺得自己待人處事變得更成熟,學會站在對方立場思考,亦更會體恤對方的情況。我會邀請朋友一同參與這份義工,同時協助朋友面對情緒問題,讓義工的經驗能幫到自己身邊的人。」

突發的負面情緒若不適時處理,隨時會導致長遠的心理創傷。我們未必每個人都能成為心理急救員,但察覺自身問題時主動求助,同時多留意身邊的人,有需要時向專業人士求助,是正視心理健康的好方法。

2013年的最強颱風「海燕」吹襲菲律賓,不少在外地的人和家鄉親人失去聯絡。香港紅十字會與菲律賓領事館合作,為在港菲律賓人士提供情緒支援和心理急救。

3

1. 義工 Phyllis(後排中間)認為參與心理支援的服務令她更能體恤別人的情況。2.紅十字會與機場管理局有合作協議,如不幸在港發生空難,將於兩小時內派出心理急救員到機場協助受影響的家屬和乘客。3.油塘茶果嶺村於 2016 年 12月發生火警,香港紅十字會派出臨床心理學家和心理支援義工到現場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心理支援服務,安撫災民的

情緒。

1

2

2016年的牛頭角迷你倉大火,紅十字會預計事件會嚴重影響港人或社會的情緒,隨即設立心理支援熱線,以幫助有需要人士。

1990年加入紅十字會,與人道工作結下不解之緣。憑一顆熾熱的心,跑遍十多個國家的災區或戰區,嘗盡人道工作的甜酸苦辣。 蘇婉嫻 香港紅十字會秘書長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