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藝術與唯美的走廊

Marie Claire (HK) - - EDITORS LETTER - Cozy Lau Managing Editor

其實有另一個字更適合代替唯美。「情色」這個字,準確說,情色大導這個名聲纏著他半生,猶記得 90年代初葉玉卿一脫而紅的3級片《我為卿狂》,便是由他執導,亦「不幸」地殿定3級片導演的不歸路!自此,何藩這名字便等同於令人滴汗的「情色大導」,沒有人再記得他是著名的攝影大師,被譽為東方 Henri Cartier-Bresson !他的黑白作品 "Approching Shadow"令世界認識了何籓、認識了香港,他擅長以光影的構圖說故事、講人生,走入街頭、拍攝庶民風。這份老香港情懷暗合現今社會上本土思潮的興起,思古喻今,惹人反思。近日何的後人重新整理下將攝影大師的未曝光照片連同得獎作品,舉辦了「何藩:鏡頭細訴香港光影」回顧展,要發掘「情色」以外令人肅然的藝術本尊,可以到訪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展期至6月底,不要錯過。

"Approaching Shadow"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