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與情感轉移

Metro Daily Hong Kong - - 新聞 - 張潤衡、洪樂兒特稿由生命教育圓桌會統籌roundtableforlifeedu@gmail.com Facebook專頁:生命教育圓桌會

就「蔡若蓮長子墮樓亡 張貼涼薄標語」一事,翻起軒然大波,一部分人把持言論自由,一部分人指出民主牆言論超越人性道德的底線。退一萬步來說,蔡若蓮是一個喪子的媽媽,而劉霞是失去丈夫的妻子。生命教育教曉我們的是尊重。

現在,蔡副局兒子自殺的事被放大成政治爭吵,部分人因蔡媽媽的教育局副局長身份,而對「恭喜別人死亡」此等涼薄的說話正當化,紛紛留言「抵死」等字眼。其實一事歸一事,不認同一位政治人物的意見,有反對的言論是人之常情;但當一位媽媽遭遇喪子之痛,而去幸災樂禍及落井下石,留言和寫下「恭喜別人死亡」的標語確實有違品格。沒有品格,那能守護公義呢?同樣地,劉女士是失去丈夫的一名妻子,一名妻子失去了所愛的人,有何值得恭喜?有何值得慶祝?

為甚麼有人會寫出此等涼薄字句呢?依筆者看來,在心理學上,這些都是「情感轉移」的情況,有些人把對社會對教育制度的憤怒和不滿情緒,在「潘匡仁自殺」一事中發洩出來,轉移到副局長兒子身上。正正因為潘匡仁是教育局蔡副局長兒子的身份,部分人把人身攻擊的話語歸類為「這是我的言論自由」對 死者的不尊重。

除了「標語」一事外,在生活上「情感轉移」的事件也是屢見不鮮。在工作上受到上司、老闆的責罵,憤怒無處發洩,回到家中,向家人發脾氣,家人的小小錯誤或是端上來的水,水溫高了一點,就會責罵對方,甚至失控打對方,像眼裏容不了一粒沙。此時,發脾氣者大言不慚高呼:「我工作那麼辛苦,忍受上司、老闆的責罵,就是為了你們,我賺錢那麼辛苦,你們都不體諒我,我有何錯?」這些話語在發生家暴的家庭常會聽到。不適當的「情感轉移」令其他人受到傷害。

回到「標語」一事,我們先要注意的是寫「字句」的這一行為上,將自己的出氣之快建立在別人的痛苦身上,這的確是言論自由,但同時也漠視了人最基本的互相尊重,及對人命的重視。雖說生命教育裏沒有絕對的對或錯,但恭喜別人死亡這一行為顯然是不合理的。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做人要有同理心,假若你的朋友死了,而有人卻為你朋友的離去而「開香檳慶祝」,張貼大字報恭賀,你有甚麼感受?

當然,儘管證據直指寫字的是兩位年輕人,有說他們是教大的學生,故又出現指摘教大學生的爭論出現,但假若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

真是教大生所為、也說不能以一竹篙打一船人。再者,無理及離題的爭論,對任何哪一方立場的人來說,也是百害而無一利,何不一同放下爭論,互相尊重呢? (小題由編輯所擬)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