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複雜 人心叵測

Next Magazine - - 壹角度 - 林本利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 w w w . l i v i n g w o r d . e d u . h k )

過去幾年,筆者眼見香港社會撕裂情況愈趨嚴重,個別政治人物選擇走極端路線,以暴力(包括言語)方式去追求他們所講的民主自由,加上正邪難分,故此已很少在公開園地談論政治和政制等敏感話題。但面對過去一個星期的事態發展,實在要作出回應,把一些心底話說出來。首先是民主黨黨員林子健聲稱被內地人員擄走,後來被警方拘捕,指他誤導警務人員。之後上訴庭作出判決,將13名反對東北發展而衝擊立法會大樓的示威者送入監牢;兩日後,再送多三名前學民思潮及學聯召集人入監牢。這還未計算較早前因參與旺角暴動,被重判入獄的年輕人。2014 年 9月「佔領運動」開始前,筆者決定不再為《蘋果日報》撰寫社論,因為感覺到個別作者,基於過去被共產黨欺騙和迫害,偏見和仇恨極重,對社會和政治事件未能作出中肯評論。及至「佔領運動」期間,示威者不斷挑釁執法人員,個別未能保持克制的警務人員以武力還擊,實在感到悲傷。原本高舉和平及非暴力的「佔中」,結果卻帶來暴力和社會撕裂;但這絕非意料之外,群眾運動失控,是筆者和「有心人」早已預計到的。只要對中國及香港過去百多年歷史有所認識的人,應該知道香港是個龍蛇混集,不同政治勢力集結的地方,特務、間諜、臥底潛藏在不同黨派之中,包括軍隊和執法部門。二次大戰結束後,國共內戰,蔣介石最終敗走台灣,到戰事後期他才如夢初醒,原來共產黨已全面滲透國民黨軍隊,身邊不少高級將領長期為敵軍服務。過去十多年,香港政壇突然多了不少偏激人士,他們指摘民主黨出賣港人,沒有為港人爭取真普選,故此 要以偏激方法追求他們所講的真普選,包括《基本法》內沒有提及的公民提名。之後,政壇上突然出現港獨、本土派、自決派等政團,誓要把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不斷挑戰中央的底線。這些突然冒起的偏激勢力,他們的領導人或召集人背景如何,有多少人是特務、間諜、臥底,外人實在難以作出判斷。這些人亦承認自己或父母在內地出生,曾在內地工作或學習,以及曾與內地人員接觸。偏激勢力的出現,除了分薄溫和民主派的票源外,還惹來另一群不知收入來源的所謂保衞香港人士,搶佔傳媒的視線和報導。林子健事件正好說明現時香港政壇的複雜性,我們不能單憑一面之辭而妄下判斷,或者由於個人偏見和仇恨而失去理性,結果很容易墮入陷阱,賠上個人公信力。同樣,年輕人不要盲目相信政壇(及傳媒)偏激人士,有樣學樣,以為透過激進及暴力手法便可以改變政制不公,以及社會種種不義。看見一批又一批的年輕示威者被判入獄,再加上之前被收監的警務人員,實在十分難過。他們不少其實都是受害者,被政治權貴推到前線作炮灰。一些不計較個人利益,真誠地追求公平公義的年輕人,以及盡心盡力維持治安的警務人員,卻因一時衝動而使用暴力,結果被判入獄。而那些只顧個人利益,指揮六七暴動,以及官商勾結的權貴,卻可以獲授勳章,風光大葬,這又怎叫人服氣?近年那些帶領暴力潮流,又去台灣考察的人,沒有被DQ,有些人甚至加入政府工作,收足人工,出事時又說自己或者子女要去外國進修,他們原來早有外國居留權。年輕人,人心叵測啊!

林本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