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摧毀了法治基礎?

Next Magazine - - 壹擋專政 -

公義女神蒙着眼,一手執劍,一手執天秤,將「法」超然公正的意念,成功地形象化。

現實人世間的「法」,不可能完全超然於俗世人情考慮。但在最理想的情況下,法官依法判決,必然有規有矩,愈少個人意見愈好。作為「法」的代言人,平民百姓對法官的尊敬,是因為相信他們是公正無私。

對「法」的衝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當一般人不再相信「法」的公正,「法」便失去了它超然的地位。當「法」之上,還有「釋法」這回事,

本身就是對「法」的最嚴重衝擊。

不排除會有人相信,無私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公正公義,所以釋法亦沒有

問題。但實際上釋法是立法程序,而且是由一個香港人沒有權力制衡的人大常委進行;每次釋法的結果,亦必然是合乎當權者的意願。

當「法」不再公正,不再超然,更不再是制約政府保障人民的制度;「法治」和「以法治國」的分別,在於前者的「法」是保障人民權益的制度,後者卻是以「法」來控制人民。當「法」淪為當權者的工具,談什麼法治又有什麼意義?

前大律師公會會長石永泰說公民抗命者:「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或許不少示威者亦曾經想像過,自己最終要為政治主張作出犧牲。但是按照石大狀的邏輯推理,律政司要求覆審判刑,要將示威者收監,政府也同時在成全反對者,讓他們求仁得仁?

法治的基礎是權威,權威的基礎是公正。香港的法治早就敲響了喪鐘,大家繼續假裝相安無事,亦不會回到原點。讓我大膽問幾句:究竟香港人怎樣才可以防止有下一次釋法?香港人又怎樣可以保證,中共會履行承 諾,讓香港有高度自治?香港人又怎樣可以讓政府在日光之下運作,奉公守法?

「奉公守法」這個成語,出處是《史記》。話說,當時仍然是稅吏的趙奢,向貴公子平原君收稅不成,派出去的低級公務員,更被平原君門下擊殺;趙奢向平原君說:「你身為貴族,都唔講公義;你唔講公義,法令又點會有人尊重?假如好似你咁尊貴都會守法,咁先會社會太平,社會太平先有經濟發展,國家先會強大。」

《史記》中的平原君,本來都有想過將趙奢治罪;但畢竟是戰國四公子之一,最終平原君將趙奢推薦予趙惠文王,掌管稅收,後來更成為一代名將。說到底,政府公正才能服眾;政府能服眾,才有和諧穩定,經濟發展。有人說香港近年很亂,但我會問政府為何未能服眾?

「治亂世,用重典」的確有人信這一套。通常這種人都會將亂世的問題,歸咎於人民。不過,歷史告訴我們:「個個都抗命,唔通個個都想抗命咩?」從前的帝王,見社會出現亂局,尚且會將問題歸咎於天災,然後帝王本人會老遠地走去祭天,承認自己的不是。今天的社會撕裂,難道政府完全沒有錯?權貴反而口口聲聲說問題是人民不服從,不守法;究竟文明是在進步,還是在退步?

《道德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執而殺之。孰敢?常有司殺者殺。夫代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斵。夫代大匠斵者,希有不傷其手矣。」管治可以用強權,也可以順勢為之。管治就像一個死結,你愈用力去扯,結,也愈難打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