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後再開金口

薯片叔叔登台唱飲歌

Next Magazine - - 八 卦 陣 -

片叔叔曾俊華參選特首落敗之後,唔少人都好關心佢嘅「前途」問題。最近佢就喺facebook出post,話離開工作三十年嘅政府之後,係時間思考人生下半場,做啲有意思又好玩嘅嘢。

曾俊華喺個post度出咗段自己開金口唱歌嘅黑白片段,見到佢戴住耳機,唱緊歌曲《Wandering Chinaman》,成個歌手咁款,

十分之有feel。原來佢會喺嚟緊星期四至星期日,參與一個由視障人士組織舉辦、名為「暗中作樂」嘅聲演會,會做特別嘉賓,一連四晚表演唱歌。

其實,曾俊華已經唔係首次「登台」,佢年

輕時喺美國生活,同朋友夾band,係隊中嘅結他手,仲會去華人餐館唱歌。所以佢都話,今

次係「重操故業」上台演唱。薯片叔叔對上一

次喺公開場合唱歌,已經係七十年代嘅事,今次呢首仲係佢當年飲歌,唔少網民睇咗段

片,都大讚佢唱得好聽。

九十後、○○後或許看慣日本AV,卻未必知道九十年代初香港盛產鹹片。那年頭經濟蓬勃,男人有錢就身痕,社會有錢就open,色情事業大行其道,除了埋身肉搏,老式電影院也播放鹹片,包括本土派製作。

一旦身體解放,思想也一樣,創意澎湃,想得出鹹片名《借叔一簫》、《G觸者頻亦樂》、《芥蘭強狂插菠菜蓮》、《大濫交嘢公園》。膽子也跟隨身體解放,梁文道說法國大革命期間人民讀的是色情小說,所以當時行為特別大膽。

王火火是香江奇女子,當年在AV片場做幕後人員,男優找她抹汗,女優靠她捽硬乳頭。之後她轉投廣告業,宣傳豪華日式夜總會,見證香港紙醉金迷的一頁。每當變硬時(鹹片名),便知人生揭開新一頁,其後到法國讀書,成為藝術家。

大國崛起,從此不一樣,兩年前封殺《武則天》女角的事業線,確保政權的事業線平平安安,香港也收緊下體取悅老爺,失去創意,丟了膽子。昔年百花齊放,左中右勢力並列共存,今日變成單聲道,當游蕙禎一句扑嘢無地方你也接受不到,抗爭不會有希望。

她與法籍前夫都在香港教書。二人至今共用圖中工作室,何不共赴巫山?「我想,他好像不想。」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