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廿三條立法

Next Magazine - - 壹擋專政 - 李兆富

有分析指,十九大過後,就是廿三條立法的開始。「廿三條立法之後,最多說話小心謹慎一點。」不少朋友都已經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不過我最怕的是「秋後算賬」;尤其是在DQ案以後,這個政府已經將「誅心論」滲進了施政方針。換句話說,問題不是你在廿三條立法之後公開發表過什麼立場,而是在廿三條立法後,政府是否將你視為「國家的敵人」。

「你是否有點過慮了?」或許吧。但我更加擔心,有許多事情根本不在香港政府控制範圍之內。

今年八月中,中共喉舌《求是》雜誌發表《「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的若干重要方面》提到:「任何人都不能對維護國家主權及領土完整討價還價⋯⋯面對『台獨』、『港獨』、『藏獨』及『疆獨』等,必須展開有理有節的有效鬥爭⋯⋯」

黨八股,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是冗長而重複,但從當中的行文用字,一定程度也反映中共當權者的觀點。《求是》雜誌的這篇「鬥爭」文章,以習近平的名義發表,並且將「港獨」確認成事實存在,特區政府再不情願,恐怕也要公開表示支持。

有理由相信,特區政府為了令人感到安心,至少會就「廿三條」作出口頭承諾,指法律將不會有追溯權。不過,法例條文中又會否白紙黑字訂明,法例生效前的言論不會被追究?

就算政府保證不會「秋後算賬」,往後的白色恐怖,究竟又有沒有底線?當北京說支持特首和特別行政區政府,假如有人針對特區政府發表批評,又會否被視為顛覆國家的行為?你可以說我杞人憂天,但DQ案連自決派的姚松炎也容不下,我的憂慮絕對不可以 說是無的放矢。

「你不喜歡香港,可以離開。」無錯,我應該是最和平理性的主張;我怕的是就連這種想法,也會被視為不友善的立場;可是歷史告訴我們,極權統治下,最終連遠走他鄉,都要「搵命搏」。

「你不要危言聳聽了。」請恕我悲觀;但悲觀的人,最壞的情況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但最好的結局,就是雖然自己錯了,但生活卻繼續如常。

再講,香港是個聚散無常之地,人也好,財貨也好,也是自由往來的地方。當人財貨聚,即是香港最好的時光;散失了,就變得暗淡無光。借來的時空,只是歷史的偶然,可一,不可再。失去了,在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能再出現另一個香港奇跡。

香港是個奇跡,是恩典。趁今天還有這點借來的時空,我將可以說的話都盡量講清楚,因為沒有人知道,在往後的日子,什麼可以講,什麼話會犯忌諱。

「夠啦,政府有話過要以言入罪咩?」請緊記,自由的空間不會在一朝一夕間失去;但是當自由不再,爭取自由的代價也會大到難以想像。我承認自己是個貪生怕死的人,所以我才會在仍然有空間的時候,有權用盡。

自由的另一面,是每個人的良知。喪失自由的空間,良知也沒有存在的機會,屆時,無論大聲疾呼的是誰,也不再有意義。

鬥爭,實在叫人太沉重了。諸位權貴,或者你們有所求,所以鬥爭成了你們的業。我們大多數人,卑微的願望其實只是希望安穩地過日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