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解和大不解

Next Magazine - - 壹擋專政 - 李兆富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我是一個容易得罪人的人;有時候,我連自己得罪了人也不知道。當然,也有些人我們雖然素未謀面,但不知為什麼就是感到話不投機。

年輕的時候,我會想:「世界很大,只有相忘江湖。」

年紀大了,更加體會到,所謂的吸引力法則,雖然玄之又玄,卻又千真萬確。思想品性相近的人,很容易聚在一起。又或者,近十年八載社交媒體的冒起,幾乎讓所有人都活在自己的泡沫當中。

表面上資訊氾濫的世界,卻令人與人之間距離變得更遠。所謂的社會撕裂,說穿了其實就是泡沫與泡沫的碰撞。

有人說,香港要大和解。很好。但問題是怎樣做。

又有人說,有權有勢的一方,要先拿出誠意,聆聽不同聲音。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這種老生常談,聽得太多,有點陳腔濫調。

其實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簡單,只要有矛盾的雙方,各自都知道自己既是在製造矛盾,亦同時可以化解矛盾,這樣才有機會做到和而不同。

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當政府干預的範疇愈來愈多,政府跟不同的市民也產生愈多矛盾。可是,在大多數執政者的眼中,愈見到社會有矛盾,政府就介入得愈深;一個結未解,卻再打多一個結,如是者就變成了一連串解不開的死結。

傳說中,古城 Gordium 的神殿供奉了一個解不開的結,誰解得開這個結,就可以統治全世界。公元前四世紀,年輕的亞歷山大率領大軍壓境,也聽聞到 Gordian Knot 的傳說;年少輕狂的亞歷山大在神殿,眾目睽睽 之下二話不說揮劍將結斬開。

有人認為 Gordian Knot 的寓言教訓是叫人超越思考的框架,但也會有人認為解不開的結,就用「一刀切」的手法去暴力鎮壓,如何理解,實在見仁見智。由傳奇人物回到香港的日常,似乎我們沒有超越思考的框架。坦白說,我見不到有大和解的可能,重點不是什麼誠意又或者對話,而是社會對和諧的理解仍然停留在對團結的膚淺理解。

真正的和諧,不是要什麼人去領導社會。假如以為要全部人都支持同一種聲音就等於是和諧,恐怕這個世界只會永無寧日。其實道理不難明,正如《易經》乾卦的用九,見群龍無首,是吉象。要是覺得形而上的哲學難明,用具體例子去說明。當政府掌握分配的資源愈多,就愈多人希望靠攏權力,可是社會上永遠都有人是拿不到好處;正如孔子所講:「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 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說積極不干預過時,要政府更進取,派發更多政治酬庸,都是令到社會撕裂的手段。遠的不說,假如沒有什麼擴大政治問責的職位,就不會有蔡若蓮事件,對嗎?反過來說,假如當時政府委任的人選是另一方的人,一樣會惹來自覺忠心耿耿的建制派不滿,仍然是不和諧。網上有句話,叫砍掉重練;也只有這樣,香港才有機會真正大和解。最後,我要借這個機會,感激歷來《壹》的同事,對我包容和支持;沒有《壹》,也沒有「壹擋專政」。希望大家日後有緣再會,繼續談笑風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