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是不可能發生的

Next Magazine - - 經世濟民 - 利世民

多年來觀察市場行為,我發覺當愈多人覺得X不可能發生,X發生時帶來的震撼也愈大。

「你講乜X呀?」X究竟是什麼?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個X。近年香港愈來愈多不可以公開討論的X,但不講不說不代表不會想。

老套地說:「我雖然不同意你的話,但我誓死也要捍衞你說X的自由。」讓別人說X,不代表支持X。請不要忘記,最徹底地令X消失,

就是連「反X」都要禁止;要知道作用力等於反作用力。只要一日有那些自以為在「反X」的蠢貨繼續上街集會,他們就證明了X存在於某些人的心目中。

我不是說終有一日香港會X,或許某種平衡狀態,可以維持很久,很久。不過,又有誰可以保證X永遠不會發生?

我所支持的言論自由,是從功利主義出發的。容許人公開討論X,其實就是給「反X」的人製造着力點;正如有人認為要限制言論自由,就會有像我這樣的人出來關

注思想的自由。

極權統治,以為只要不讓人討論不想面對的問題,就可以當問題不存在,是自欺欺人。八十年代末的歐洲,在蘇東波之前,當時Angela Merkel發夢都不會想到,有朝一日她會是維繫歐盟一體化的關鍵人物。

世事在二、三十年間,已經可以有翻天覆地的轉變,又有誰可以說得準,二十年後的香港會是怎樣?

所以,對任何可能性都保留一點空間,才是生存之道;大家有讀過Nassim Taleb,就應該知道「世事無絕對」的意義。

去年大陸政府禁止經濟分析員唱淡中國經濟,例如不可以談論國企負債上升、住房供應過剩、人民幣偏軟等,更不可以批評任何經濟調控措施。

易地而處,我也明白,在某個國度,任何事都必然涉及陰謀;唱淡就是衝擊,衝擊就是為了對付某人,最終是為了奪權。或者,那是某個國度的風俗,輿論是奪權的工具,控制輿論就是控制爭奪權力的紐帶。

由樓市股市到任何的X,不會發生是主觀願望,但客觀環境卻往往存在各種「外在因素」。所謂的「外在因素」,不是狹義的指國境以外的因素,而是廣義上在制度、系統以外的各種已知和未知的因素。

思想,究竟是在制度和系統內,還是在制度和系統之外?所謂的極權,說到底就是除了群眾的行為,就連群眾的思想也要控制的一套政治意識形態。當然,在極權之下,有許多的X都是有矛盾的,所以也要連討論X的空間也要「殺無赦」。

要否定X,不是沒有可能。邏輯上,既然任何的X都不是必然,將其他的可能性都陳列出來,就已經足夠證明,世界充滿各種可能性。可惜,絕大多數平庸的人,都只知道以「反X」來否定X,而不知道提出A、B、C⋯⋯Z的意義。

《易經》乾卦用九的「見群龍無首」,是吉象,反而上九的亢龍有悔,才是去得太盡。出盡全力到一個地步,說X是不可能的,就是詞窮理屈,錯的機會大過對的。再講一次,這些都是我觀察市場行為得出來的一些體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