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醫不捨

Next Magazine - - 情陷夜中環 -

潤清澈的眸子盛着菩薩般的慈愛,實在跟柔當晚那雙蓋了灰色隱形眼鏡的艷目有點不一樣,然而又確是同一對眼睛,原來她真是一位醫生。

小病人被家傭抱着離開診症室,卻又依依不捨地回望身穿淺灰色連身裙的她。身旁的媽媽見女兒這樣不捨,百無禁忌地開了一個玩笑:「你下次快啲再病,媽咪又帶你嚟睇方醫生。」小病人尷尬的笑了笑,醫生溫柔地摸摸她的頭,也就在這個時候,醫生的視線跟我碰個正着,容姿雍容的她也頓時顯得不知所措。待小病人離開醫務所後,她立刻走回診症室,拿起手袋,跟兩位護士匆匆道別後便向着大門離開。

跟她一起站在的士站,很難不驕傲地挺起胸膛。要叻到咁徹徹底底,再靚到咁徹徹底底嘅女 人,你搵俾我睇?醫生喎,你估讀完大學求其喺中環搵份工咁簡單?有專家說過,一位真正有成就的女人,是自小便立志要為自己創出一番成就的。這些女人在孩童時代,已經建立了一份不會妥協的優越感,思想滿漾着無限的可能性。她們的目標,是要成為小說家、國家總統、時裝設計師、奧運花式溜冰選手。這些不一樣的目標之間,存在着兩種相同的元素:一,淋漓盡致地掌握着某種技能;二,獲得一班懂得欣賞和認同的受眾。天之驕女,三歲定八十。

如今,我就是站在天之驕女旁邊那位,近距離呼吸着她頸上若隱若現的香水味那位,為她打開的士車門那位。「唔係講好咗喺樓下等咩?」她的語氣恬淡,不是在怪責。「驚我影衰你?最貴呢套西裝㗎喇。」她笑着搖頭,欲言又止。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