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辛訓犬路

Oriental Sunday Kiss - - 百感集 -

「導盲犬肩負視障主人的性命,訓練牠們跟寵物犬大不同,更嚴格並須達到準則。」Edith歷盡艱苦的訓練導盲犬之路,不過,她從沒有想過放棄。「初時預料不到體力上難以適應,導盲犬是拉布拉多大型犬,不是每隻接受訓練的狗隻都乖巧,有些較調皮,牠們搶繩的力度很大。加上,我初期訓犬時正值又濕又熱的夏天,訓練兩隻犬由早上十時至下午四時,行足一天,長期曬後又常出入冷氣地方,因為需在港鐵、商場等公共場方進行訓練,所以體力透支及很易病。感冒外,我亦曾膝蓋軟骨發炎,當時每星期也要見醫生。」首年訓犬上的體力消耗令Edith苦不堪言。

另一叫Ed i t h感頭痛就是大眾見到準導盲犬如臨大敵。「我訓練導盲犬入商場,一大隊管理保安員跟隨,手持對講機報告我們的行蹤,甚至有些不讓我們入內。另外,我試過在黃大仙等了45分鐘才上到巴士,因車長不讓犬隻上車。有關法例是四十多年前設定,當時香港沒有導盲犬幼犬,故至現時法例依然沒有允許寄養家庭及訓犬員帶準導盲犬乘坐巴士,確實,巴 士公司列明視障朋友帶着導盲犬才可上車,訓練員又不是視障人士。」可幸現時的情況改善了很多,Edith帶着訓練犬上巴士未再遭到拒絕。

▲孩子從小跟貓狗一起成長培養了責任心,Kely抱着貓咪藍藍。

幫忙為狗狗梳毛。▲小女兒 Ellie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