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義工大壓力

Oriental Sunday Kiss - - 百感集 -

在導盲犬訓練員生涯中,Edith曾想過放棄。「初期家人反對我當訓練員,因為當時是義務性質,丈夫見我辛苦會有微言投訴『誰做義工像你這樣?一星期七天都在做義工?又要經常看醫生……』感到家庭壓力。」

Edith當訓練員首兩年是義務性質,確實可說是貼上自己健康、時間及金錢,問及何以那麼堅持?Edith說是視障人士感動到她。「我接觸了多位視障人士,發現他們的故事均很厲害,例如我跟一位後天失明的視障者閒聊煎魚,發現他們從細微處發掘生活方式及技巧,努力地生活。而視障者的家人亦曾跟我說,從前的兒子行路常撞倒,有了導盲犬沒有再碰撞,現時很放心了!」此外,她非常認同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使命,感受到主席兼教練的熱血,不想辜負他,決意堅持下去。兩年前,Edith正式成為中心導師,她笑言是受薪工作,家人亦沒有反對聲音。

Kely駕輕就熟為Calla刷牙。

▲Edith家 中另有兩隻貓,牠們均可與狗隻相處,圖中是忌廉。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