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受虐打

Oriental Sunday Kiss - - 百感集 -

「我叫關冰儀,親切些可以直接叫我做關冰,從小這樣被叫到大,可能懶惰不想直呼全名,直接省掉姓名最後一字。」一頭清爽短髮、架着眼鏡、笑容滿面的關冰說。問及小時候入住兒童之家的原由,她沒有忌諱地說:「我家是水上人,有六兄姐妹,對上有三位家姐及一位哥哥,我排第五,還有比我小三歲的妹妹。爸爸忙打魚工作甚少理會家事,而媽媽一直偏心及不喜歡我,可能水上人想追仔,生完我哥哥後想追多一個男孩,等了三年卻生下女生,加上那年母親事事不順,例如賭場失意,又或有抑鬱等等,所以在六個孩子中,只對我不好。我六歲時被打至穿頭入院,隔了很久才回校上學,老師問及原因,我說給家人打至住院,之後就有社工跟進,決定讓我入住兒童之家。」

在旁的社工黃姑娘回想,當時是她會見關冰,那刻印象很深。「我跟關冰及家長見面,發現這位瘦削、文靜的小女孩躲在一旁,家長不太理會她,我表示不如讓我跟這位小妹妹外出,發現她判若兩人,很開心地跟着我這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輕快地跳着去快餐店食漢堡包。」她有感這位小女生在家中失去孩童應有的笑臉。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