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喇!

Oriental Sunday Kiss - - Kiss Experts -

小時候都不知為何天天要上學,但孩子沒有選擇,講明是「十二年免費強迫教育」,有些人的重點在「免費」,有些則在「強迫」。如果不喜歡上學,免費對於香港人而言沒甚興奮感。

今年開學阿李媽媽份外興奮,其實八月中moonmoon和sistermoon已經要上學去,她們一個在高中、一個在初中,很多開學的瑣事自己都會搞定,如果還不學會自理和計劃明天,那學費就是白交了。

由於孩子今年上的仍然是同一家學校,阿李媽媽除了填交學費的表格和買書,沒甚麼要煩,反而要操心的是自己的開學事宜,九月一日阿李媽媽正式回歸校園進修心理學。

當日投考面試HKU心理碩士時,博士已隆而重之地問:「功課量很大的,你可以應付嗎?」

阿李媽媽無論如何也充撐一下:「滑少一會兒手機,看少一會兒FB和Netflix,睡少一點和接少一兩個劇本,應該可以騰出時間學習吧。」其實還沒有告訴教授,阿李媽媽還要湊女、周一至五做電台、九月份到大學教七堂編劇,但既然博士對阿李媽媽如此有信心,那絕不能令人跌眼鏡,辜負人家。

八月中收到大學的註冊包裹,都是瑣碎但有趣的事項,登記個人資料、待取學生證、選科、圖書館使用講座……搞了一個晚上來適應大學的電腦系統,但是樂事。

迎新日,博士再強調有好多功課,我猜他是那種「準備充足恐嚇型」師長吧。其實,阿李媽媽也是這一類,常告訴孩子世界艱難,就是怕她倆沒做好用功的心理準備和時間規劃。

班上四十多位同學來自all walks of life,有從前 / 現在投身銀行業、法律界、醫療、教育、旅遊、家庭主婦、演員……相信將能提供無限的創作靈感,最美好是他們都是對心理學有興趣才來,也代表他們是對人有興趣才來。

離開校園再重投校園的人,都是跟隨自己的意願來學習,否則不必大費周章,你估成年人好得閒咩?不是讀死書,而是讀生書,條氣份外順暢。近十年見很多中年人都在公餘時重投校園,求學不為求分數,是逃離日常規律生活的消閒活動。迎新日,既然你已經取錄了我,阿李媽媽老實告訴博士,「我是來re l a x的,但你這樣強調很多功課,現在我擔心畢不了業,不為一己面子,而是沒做好榜樣教導女兒做人不能荒廢學業、半途而廢。」

阿李媽媽發現今時今日開學已不用買文具,電腦也早有了,所以只買了一個可以當包包用的書包,開學喇!(買了才發現,書包上的英文串錯字!)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