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志願

Oriental Sunday Kiss - - Kiss Experts -

三年前重返校園,不過是教編劇班,如果說是完成一個學位課程,今次重返校園跟上次讀書,是相距差不多三十年的事。

碩士班的同學仔(如果還可以叫「仔」的話),是來自all walks of life,最年輕的同學是花樣年華學士畢業,而最年長的同學則是花甲年華,其孩子剛入大學讀學士,但整體給阿李媽媽的感覺是,研究生都是想通想透才報讀,否則在已有大學學歷或工作經驗後,為何還要放時間上課做功課,這就是真正求學不為求分數,大家都是有興趣才讀,而不像中學時相對被動,老師教甚麼我就學甚麼,所以研究生上課時發言甚頻密,教授一問同學都即有反應。

將來moonmoon和sistermoon如果有幸拿到學士學位,阿李媽媽也不會要求她倆急於完成更高程度的課程,因為人在工作過一段時間後,多了人生閱歷,就更加知道自己想學甚麼、做甚麼,到時有心重返校園的話,肯定會更珍惜。

九月是今年阿李媽媽工作量最高的一個月份,因為讀的開學、教的也開學,幸好日期沒沖撞,所以教書的日子不用上課,否則會精神分裂。對於阿李媽媽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教學相長」經驗,從博士或教授身上偷師,自己執教鞭時該如何。

教「創意寫作」,告訴學生不用選一些醫生、律師、教師、消防員的model answer,他們的創意果然釋放出來,甚至透過功課告知,從前作文試過我手寫我心,結果老師給我低分,因此就嘗試去寫一些老師喜歡的,投其所好。又有同學好幽默,用了「擬人法」和暗示說家中的愛寵叫「志願」,而「我的志願」只愛吃和睡,叫主人多麼羨慕。

學生也有表示,「我的志願」就是做學生,永遠做學生。阿李媽媽一方面明白他們對成長的畏懼和疑惑,但一方面必須鼓勵他們學以致用,學完要出來社會實踐。

現在大學上課,很多老師都把教材和講義上載moodle中,這對於一些電腦盲的老師來說,可能又要費勁學習。阿李媽媽每次上課前都要上moodle看看教授和助教有沒有新的上載,更要游走於兩間大學的電郵中,一邊交功課,一邊收功課;所以近日眼睛對mo n之久,真的吃不消,結果要找Siri出來幫手朗讀一下文字,減輕眼部工作量。

這個e -年代讀大學,跟三十年前讀大學是古裝片和科幻片的分別。的你,應該留點時間去享受人生,盡量保持一副健康的體魄,一個愉快的心境,來享受人生最從容自在的一刻。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