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助記憶的讀書方法

Oriental Sunday Kiss - - Kiss Experts - 李敏

最近看了一本心理學書,得到一個提醒,阿李媽媽真的沒有想過此事:你看書溫習在textbook上做highlight,即「間書」,也不等於你一定記得所highlight的內容,小心這種陷阱,自以為已經讀熟書的錯覺。

心理學中講Information processing,為甚麼有些人讀十次也不記得,有些人過目不忘,這是由於後者把訊息有效地「入腦」,前者則借了聾耳陳或盲公炳的senses。那麼,我們怎樣讀才可以入腦,原來心理學有提供一點方法供大家參考。

最簡單而言,我們需要深層地處理訊息,go deeper,否則死背100次也是徒然,就好像有些人每天乘巴士走同一條路,但當要他們帶路時還是不肯定轉左轉右,這就是因為從前沒上心或不入腦,沒pay attention。

有些人的勤力就是讀完又讀,這倒算是最基本的一種方法。「重複」真的可以把訊息輸入我們的「長期記憶」( LTM,Long Term Memory)嗎?這對大部分人的確是有幫助的,所謂熟能生巧,不過還有些比較有效的方法,也許可以省時一點。

「分段」( Chunking)就是我們把長訊息分段來記,生活上最易接觸的例子就是電話號碼,我們會把7個數字分成4+3或3+4個號碼來記憶,是一種慣常的方式,至於長句子方面,我們一樣分段,以文法和意思來化整為零,然後在使用時代零為整。如果不分段,基本上是很難把一篇長文章完全記入腦的。

「口訣」是一個途徑,例如英文有Acronym,意思是把每一個字的頭一個字母抽出來,盡量組織成另一個有意思的字,例如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和Mathematics。生活上很多這些英文簡寫,而在我們建立新記憶時,也可以自製簡寫。

「押韻」的文體也是比較易記的,所以我們在唐詩入了腦之後,過了多少時間也或多或少可以背誦一下。押韻幫助我們憶述句子中最後的同韻文字。

「配圖」也是一種方法,就是將文字化成一幅圖片,甚至一段影片般放於思海,這樣就有如身歷其境。說到身歷其境,原來把訊息與自己私人的經歷扣起來,也是有助記憶。例如說到一種感覺,又或者一種病症時,我們可以想想身邊的人,甚至朋友的朋友,有沒有人有同類遭遇。只不過不是人人都有那麼多經歷。

曾經有一個實驗:兩批考生在溫習後分別寫一次自己溫習過的,和再讀一遍溫習過的,結果發現寫了一次出來的考得比再讀一次的較好,這就回到大前提:highlight了不一定等於懂得利用。不過,如果你真的能夠把訊息寫一次出來,就是加深了記憶。

最後,要把教科書化成長期記憶,必須避免「臨急抱佛腳」,溫習是要分期才能讓記憶有鞏固的時間。

偵探 / 言情 / 少兒小說家,也是常在親子專欄出現的「阿李媽媽」,育有兩女兒moonmoon和sistermoon;兼職編劇、填詞人、公餘為家長義工,不定期到中小學出席寫作及閱讀講座。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