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组织诞生了

Scuba Diver (Chinese) - - 保育 -

Head)经个的汹涌的八小时旅程,拉里终于到达了他们认为是正确的目的地。

“我们当中没有人确切知道棱皮龟会在那里走出海面;我们只是跟着村长所描述去走。太阳落山,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点停了下来,希望是正确的地方,”拉里道。“因为渐渐夜深,船夫要回家,说我们不会看到一只棱皮龟的。我只好说服他们,说我们将留到明天早上。不久,我听到有人对着我们叫, “有只大棱皮龟,它是正面向我们游过来’。”

“我呆住了,因为我看到这巨大的棱皮龟拖着身子走上海滩,开始挖巢生蛋。我兴 得起鸡皮疙瘩了。当我看到她,我给她取名苏菲(Sophie), 当她转身返回大海时,我一直陪着她走,跟她说话。她消失在海浪花的前一刻,她看着我,点点头。这个遭遇引发起了我的灵感,我能看见“苏菲”和她的蛋存活下来。 经过一个严紧的资金筹募资金运动,并且很感谢以下的组织,包括迪斯尼环球自然保育基金 (DWCF), DEMA,亚洲潜水者, Aeris/Oceanic, Atomic Aquatic, 查尔斯克诺夫家庭基金会(Charles Knopf Family Foundation) 和全球众多志愿人仕和捐助者,包括艺术家伟兰(Wyland) 和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Hong Kong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