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身生命負責 著重陰瑜伽修行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抗癌勇士 -

黃翠靈認為,如果不幸患上癌症,最重要的是找出所有的病症資訊,更全面地瞭解自己和癌症的關係,不應單方面聽取醫生和外人的意見,自己的生命還是要自己負責。「當時幸好有個親戚提供我很多資料,讓我在當下調適了心情,並逐漸找到最適合的療法。」黃翠靈勸導其他癌患不要輕易放棄,要用盡全力地瞭解自身病況和醫生背景,並學會接受事實。她說,「預防勝於治療,在還未染上一切疾病以前,我們都要多提升自己的知識面,就算疾病不幸降臨也不會措手不及。」

逃過乳癌一劫的她,覺得生命都是短暫的,人只是這世界的過客。「我們都必須經歷生老病死,因此把有生之年價值化才最重要。只要我們在精神上給予足夠『糧食』,不管任何困難來到都能處之泰然。」

身為瑜伽老師的黃翠靈,在手術結束後的兩個星期開始授課。「我媽媽擔心我的身體狀況,要我多休息,可是當時我還獨自到吉隆坡幾天。」她哈哈笑道。

黃翠靈和父母在6年前賣了位於雪州八打靈再也的住家後,一家人到怡保租房子住下。他們家境不算富有,而黃翠靈每月教瑜伽也只有幾百令吉的收入,全家靠著母親的退休金過活。她很感激患病期間得到Khazanah-IHH Healthcare Fund給予全面的資金援助,讓她無後顧之憂。她現在向朋友租用客廳位置教瑜伽,「每堂課有5至6個學生, 70令吉4堂課,相比起吉隆坡我算是便宜的了。上個月,我開始為租金多收取每人1令吉費用,為了感謝夫婦倆借用場地,我讓他們免費上課。」她著重在

在2014年確診為乳癌第二期患者前,黃翠靈已有情緒病和精神疾病病史。「十幾年前患上精神分裂症和躁鬱症後,我一直在尋找自行療癒的方法。患上乳癌後,除了在飲食方面須做出調整外,情緒和心理方面也須有所改變。」黃翠靈坦言自己還在調適當中。她表示,「早在患上乳癌的前幾年我已經有預感會得到乳癌,因為我知道自己的情緒問題,將為我帶來很多負面影響」。

堅持使用自然療法

情緒和心理是疾病的主要導因,如果一個人常生氣、心胸不夠寬大、傷心難過並學不會放下,那癌症很快找上門。2014年的4月,黃翠靈遠從怡保到吉隆坡開研討會。「當晚躺在酒店床上時,我的手摸到了左胸有個硬塊。當時我心裡有點害怕,之後趕緊回到怡保做檢查。

有人介紹她到怡保班台醫院找外科醫生蘇米特拉(Dr Sumithra)。在經歷生組織檢查和脂肪切除術後才證實為乳癌,在短短的一個月內, 黃翠靈和母親感情要好,她對母親孝順並照顧周到。 陰瑜伽的修行上,通過清空一切雜念和結合緩慢自然的呼吸,達到身心合一的境界。「現在很多瑜伽只注重動作,根本忘了心靈上的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她也將每月的部分收入捐到慈善機構,主要幫助患癌者。 黃翠靈就做了乳腺切除。然而,和藥物為伍了十幾年的她,決定不再做藥罐子。「醫生建議我做放射治療和化療,但我拒絕了,我寧願用自己的能力治癒自己。」她用自然療法配合飲食,逐漸改善自己的身體狀況。她儘量少吃白糖、米飯、米粉等,不是全麥的食物能免則免。

切除乳腺後的第二年,黃翠靈也做了子宮切除術。她認為,「我的祖父母輩和父母都很健康,因此我覺得我們家的基因都是健康的,而最大可能讓我患上癌症的原因,我相信就是心理和情緒問題了」。相比起哥哥和姊姊,3兄妹中她自嘲是最不健康的那個。「家人剛得知我患上癌症時,雖然不表現於臉上,但我知道她們都很擔心。患病這段時間,幸好還有一班同樣提倡自然療法的朋友幫忙。

她慶幸地說道「我有個學習靈氣自然療法(Reiki Healing)的朋友,他教我做了10次以後,我開始自己學習,做滿100天」。因此,在動了乳腺切除術後的第二天,她已經可以下床走動,恢復得特別快。(306)

黃翠靈在瑜伽教學上更注重身心修養。

「癌症」給人的第一感覺多為恐懼,今年46歲的黃翠靈也不例外。身為瑜伽老師的她看來身手敏捷,高挑的身材和外貌一點也不像個身經多戰的「病人」。多年來她修身養性,希望由內至外提升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