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連玉精神獎得主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鄭教授也曾撰文展望華教與母語教育的未來發展。如果不是鄭教授花了許多時間和精力去疏理華文教育歷史,我們先賢過去對華教所作出的一切貢獻,將會是水過無痕,消失殆盡,而后人也無所依據,以紮實的步伐重新出發,繼續先輩的事業。

「后其身而身先」

此外,鄭教授還撰寫了《林連玉評傳》和收集了林老生前的一些著述和言論,編成一本《林連玉先生言論集》,免使有關文獻散佚各處,難以尋覓。這一切的基礎工作是前人未曾做過的,但鄭教授卻毅然扛起這個責任,以方便后人在這方面作研究、參閱和引用。從這些文獻中,世人會知道,當年林先生不只在華教事業上嘔心瀝血,而且還在一個更大的圖景和氛圍里為各族爭取母語教育基本權益平等,仗義執言。

就憑鄭教授這些功業,他早已具備條件,受推薦為林連玉精神獎為候選人,而成為得主。何況,他還勤于治丹青、修書法,並將其努力的成果舉辦書畫展義賣,並將所得悉數捐贈給林連玉基金,可見他對林先生的厚愛和敬仰。其風範實不亞于林先生當年售賣其所飼養的豬只,用以復辦尊孔中學一樣可謳可頌。

但是,林連玉精神獎遴選委員會卻為何遲遲至2015年才頒發精神獎給鄭教授呢?主要的原因是遴選委員會同仁意識到鄭教授是深得中華古典的精髓,並且瞭解道家提倡「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和「功成而弗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的深奧道理。鄭教授不居功,反而越能彰顯其天長地久的功績,永遠不會因為時序推移而失去。

遴委會頒發精神獎給鄭教授,只是作一種附加的肯定而已。對這「存在」本身的含金量,並無增加一分,也不能減少一分。真正的關鍵是在鄭教授本身深諳「后其身而身先」的道理。首先,他不在 乎得獎之先后,其次他本人的精神實質就已經與他所敬仰的林連玉先生精神融為一體,同樣值得后人學習。

鄭教授精于校仇學、諸子研究和辨偽學,這有助于他打下的科學方法進行學術研究的基礎。他擅于旁徵博引,以客觀的角度來鑒別事物的真偽、虛實和輕重,他的判斷能力具有高度的威信。1985年,他在追悼林連玉一文里,把林先生在華族青史里的地位「從列傳里編進世家」,而且是第一篇。

大馬的甘地

鄭教授更進一步強調說:「從建國以來,華族社會儘管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人物和事情,但是,那些都只是供『白髮漁樵江渚上』閒聊的資料。」在華族青史里,如果沒有林連玉先生,則會是一片空白。他對林先生的溢美之詞,使某些人感覺不安,但卻也不失為文化人的真實感受。

其實無獨有偶,曾有殖民地官員還將林連玉先生喻為馬來亞的甘地呢!你盡可說這是白人官員對林先生的反諷,但在這官員的腦中,再出現的客觀事物的形象是通過感知而得來的,在民權運動領域裡,他看到的林連玉,就與甘地無異,除了甘地外,沒有第二人,要不然他盡可用一些萬惡不赦的人物來形容和羞辱林先生,而不用一位舉世公認的和平運動領袖,來給林先生在我國的民權運動史上作下這個定位。

林連玉先生曾說:「我的主張各民族平等是正大的、公平的、合理的,雖屈于現在,必伸于將來。我的肉體可以因老病死亡而消滅,我的精神將在歷史上放出異彩。」鄭教授也一樣,其軀體雖已離我們而去,使我們感到無限唏噓,但其精神也將在歷史上放出異彩。在世時,鄭教授已對社會作出許多無私的奉獻,讓后輩永遠銘記在心里。鄭教授暨其家屬也可以此而告慰了。安息吧!鄭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