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Bull 老母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曾昭智 牛鞭等。牛溲就是牛尿,是一種菌類,可做藥用,與「馬勃」並稱,「牛溲馬勃」就成了雖然微賤、但卻是很有用途的東西之代名詞。早期的「牛痘」,即牛身上屬良性的疹性傳染病菌,可植入人體以預防「天花症」。牛奶,則是大部分人類日常生活裡所不能缺的重要食物鏈的一環。

消極方面的喻義

牛隻被人類凶殘對待的例子則有西班牙傳統的「鬥牛」娛樂。在人們一片掌聲歡笑中,競技場上一頭健壯活牛,被激怒得失去理性而攻擊挑釁牠的「鬥牛勇士」,直到最后被對方手中的長劍戳得滿身浴血倒閉才算環節結束。牠生命的終結,卻是醜惡人性極度亢奮與歡悅的要求。

消極方面的喻義:如形容一個人很蠻橫霸道,我們稱之為「牛逼」、「很牛(氣)」;非法售賣的霸王票(電影或演出之入場券),這叫「黃牛票」;固執倔強的脾氣,我們管它叫「牛脾氣」或「強脾氣」(「牛」字頭頂上一個「強」 字);說大話叫「吹牛皮」;答非所問叫「牛頭不對馬嘴」;比喻長得難看或凶神惡煞的樣子叫「牛頭馬面」等等,不好的東西全都算在「牛」或「馬」的身上。

任勞任怨不辭勞苦、犧牲小我以成全大我是牛的本色,文學家魯迅的「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就說得很清楚。我們的父母,一生之中他們不也就是在為孩子們扮演「牛」的角色嗎?

從孩子一出世,餵奶(牛奶)、長大后上學接送(耕田拖車)、生病了悉心照顧(牛黃、牛痘、牛溲)、孩子遇到問題了給予協助鼓勵(牛角當錘子給力)等等。孩子成長過程中,被父母說了兩句就覺得他們很「很牛逼」「很牛」、長大后與父母發生了溝通問題就被歸為「牛頭不對馬嘴」、嫌老人家裝扮不夠潮就是「牛頭馬面」、父母替自己照顧、教導孩子則是「牛角掛書」。造就了孩子家庭福利與歡樂、最終自己如鬥牛般倒下了,坐在觀眾席上子女們,能真正體恤自己所付出的努力與辛酸,又有幾人?

所以,人們稱自己老父老母為「老Bull、老母」,似乎還蠻貼切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