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市卷帙》

作者:杜忠全 出版社:大將出版社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輕鬆 - (2011年2月13日完稿)

廟會與地方史教育

農曆新年前后僅二十來天的時間裡,檳城出現了規模不一的5場廟會,其中包括民間組織與報館等單位籌辦的,活動密度不可謂不高。十余年前,農曆年前后的廟會文化才開始進駐這島城,而這紅彤彤鬧翻天的年度活動,近年來愈見熱烈,且逢廟會必見人頭攢動,可見新春廟會之為市民所喜聞樂見。

眾多廟會之中,准官方性質而由檳州各姓氏青聯委承辦的文化廟會,這些年來已成為北馬人過年的高潮節目;其動用的資源與人力以及吸引的四方人潮,堪稱是喬治市城區最具代表性的新春廟會。接續舉辦類似的大型活動,每年除了固定出現的應景佈置與環節,近年來,主辦單位頗為注入新構思,以防活動僵化,這是值得嘉許的。

檳州各姓氏青聯委的街頭廟會已成新春期間檳 島的標誌性活動,市民不分男女老少,免不了循例逛它一輪;島外民眾以及外地遊客,也要趕來感染一番喧鬧的春意。這兩年逛廟會,我總有個念頭:既然這活動已醞釀成島城的年度盛事,那么,何不善用其勢而灌注社會教育于其中,而與喬治市的世界文化遺產城相呼應?

這十來年,該大型的街頭廟會已固定在特定的古跡街區舉行。目前的廟會地點,無疑是喬治市古跡區的精彩地段,但總計109.38公頃的喬治市世遺古跡核心區(或連同緩衝區近260公頃),其他老街區其實也不乏精彩。況且,街頭廟會既然落在古跡區,那么,那些街區和老房子顯然不僅是活動背景,而應該是一有機體。因此,主辦當局或可考慮,如何將廟會與特定街區的文化歷史作一更密切的結合?

喬治市已成古跡文化城,但迄今為止,我們的 社會教育顯然還做得不夠。更何況,專業乃至普及性的古跡文化講座或展覽,往往不一定吸引人潮——這一類活動一般是固定的小眾群體進場而形成「老朋友聚會」!如這一眾所矚目的廟會能在喬治市老城區的不同區塊流動,進而在某一重點環節突出該區塊的歷史與文化——借由歷史現場可觸可摸的實體老建築來敘述老情節,那么,每一年在不同的老街區流動的新春廟會,就不光是一番的熱鬧,而能讓白髮老人重溫舊情懷,年輕后輩則在參與活動或逛廟會的同時,也能輕鬆歡娛地多認識一些自己的城市,豈不妙哉?

既然學校的歷史課本不提供地方史教育,我們何不透過特定且有效的管道來補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